第八十五章 再回醉仙楼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八十五章 再回醉仙楼

常风和阿牧还有婉仪,在城下围剿之事结束后,便决定一起去往云都。

找到司空木羽,寻找到关于当年百里世家的一点点真相。

从墨城出发到云都,这段旅程有些漫长的,所以不能什么都没有准备。

婉仪也需要写封书信回去司徒世家,告知家人自己没有任何危险。

从墨城原路返回,便要再次经过临城,传过临城到达落霞镇。

去到落霞镇便能找到醉仙楼的老板,那个和常风因为一场酒而结识的朋友,逍遥客。

有他的帮忙,便能解决马和盘缠的问题。

逍遥客和常风的武功都是出自于修罗堂,但逍遥客要活的比常风明白,对于修罗堂武功的理解和接纳程度也要比常风高了许多。

而且对于常风来说,逍遥客终究是十分的神秘,似乎知道很多关于修罗堂的事情,城府也是十分的深,但常风也知道逍遥客不是一个坏人。

逍遥客和阿牧还有婉仪一样,虽然知道常风的身份,但不影响他们和常风成为知心朋友。

很快,常风三人就来到了临城的城门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君子堂消逝后,还是因为沈怀义死后。城里的百姓,似乎脸上的笑容都十分的多,城里也热闹了起来。

对于常风,还有帝都发出的通告,临城百姓自然也是知道的。但对于常风的事情,大伙的喜悦更多的是来自沈怀义的死。

临城在有沈怀义这几年里,暗地里百姓受了君子堂多少的刁难。有钱的要钱,没钱的要力,见到姿色不错的女人,便抓去给沈怀义玩弄。

临城城主的家人,也被沈怀义捏在手中。以至于根本不敢和沈怀义作对,也不敢将事情上报帝都。

偶尔帝都的官员下来考察的时候,明面上还要装的十分美好。

如今沈怀义一死,江湖上也少了一个祸害。

杀手榜上前十位的排名也空了一位,这位为数不多靠门派立足在杀手界的杀手,再也不会出现了。

沈怀义的府邸也被临城城主派人封掉,里面的东西也尽数充公。在沈府发现的女人和仆人,也让他们各自散去。

君子堂这个名字,自从在江湖上是不复存在了。

但常风也没有因此掉以轻心,临城虽然是没了沈怀义,但觊觎常风的人还有很多,难保在某个角落,就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常风。

赶了许久的路,常风打算找家客栈休息一下。

“客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热情的店小二看到常风等人进门,立即上前招呼开来。

常风一眼望去,楼下的桌子都坐满了人。因为正直当午,来吃饭的人也是十分之多的。

店小二示意楼上可以坐,让常风三人可以上去二楼的桌上用饭。

二楼的人不多,只有几桌有客人,从上往下看去,一楼的情况基本可以尽收眼底。常风和阿牧还有婉仪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点了一些简单的饭菜和茶水,便开始吃饭。

“离落霞镇的距离也不算太远,吃完之后,休息一下,我们便继续赶路吧,到了落霞镇,再到逍遥客那里去过夜。”常风一边吃饭一边说起了接下来的安排。

阿牧点头示意没有问题,随后继续吃饭。

婉仪也是在吃饭,只不过没有像阿牧那么好胃口,看起来似乎是因为远离家里的原因,心情不是十分的愉悦。

“婉仪,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累了。”常风轻声的问婉仪。

婉仪摇了摇头,笑着看向常风说道。“没有,就是。”

“想家了吗?”

“倒也不是说想家,以前也出过远门,就是不知道爹还生不生气,我在城门下的一番言语,想必给他照成了一些困扰。”

常风夹起一块菜放到婉仪的碗里,然后看着她说道。

“不会的,你是他的女儿,他不会怪你的。反而我才觉得不好意思,让你为我说了那么多。”

婉仪也夹起一块菜放到常风的碗里,然后十分温柔的看着常风。

“我所说的话,是因为我相信你呢。”

那治愈人心的微笑,常风瞬间便沉浸在了婉仪的身上。

“我吃饱了。”

阿牧将碗筷放到桌上的一刻,随着声响,常风才回过神来。

常风和婉仪四目相对,互相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只有阿牧是认认真真的吃饭,因为这几天他真的太累了,不断的修炼老人留下的剑谱,还和南宫天对决了一番。直到阿牧吃完饭,都没发现身边的常风和婉仪心思全在对方,根本不在饭菜。

看到阿牧吃饱后,常风和婉仪也是尽快结束。

将银子放至桌上,便准备起身离开。

“要不就在这里写封书信回去吧。”常风知道婉仪想要快些和家里说明情况,便提出在临城就写信回司徒世家的想法。

婉仪也听从了常风的建议。

临城的城门附近,会有一种人,叫着驿使。

这种人平日里就负责帮助官员或者百姓们送信,收取一定的路费,便将信送往指定的地点,交给指定的人。

根据路途的长远,所收取的银两也不一样。

婉仪跟客栈掌柜要了纸笔,将其写完之后,交代了驿使将信送回司徒世家。

信的内容大致为婉仪要出趟远门,寻找关于百里世家当年的真相。自己没有危险,望家人不用挂念,很快就会回来。

驿使收到信后,也是快马加鞭的赶往司徒世家,不出一日,司徒家主便会收到这婉仪的书信。

寄出了书信后,常风等人便继续往落霞镇赶去。

墨城东方世家

东方拓自从输给常风后,身体似乎也落下伤患,虽然可以自由的行动。但在使用武功方面似乎有些受阻。

今天,大夫照常的给东方拓把脉,查看情况。

“东方少爷,还是和昨日一样,多加休息,药按时服用。”

东方拓点头示意,似乎大夫的话已经人东方拓习惯了。

“还是没有找到可以医治的方法吗?”一旁的东方家主问道。

“回家主,东方少爷的伤算是伤,也可不算是伤。因为依旧可以想正常人一般的行动,但其心内似乎被一股不知名的内气所堵。我想,只有将这股内气打散,才可恢复如初。”

东方拓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走动,甚至跑动都没有问题。但却一直感觉自己的心里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

常风和东方拓的决斗,两人都已经是精疲力尽。东方拓使出武神附体,又使出自己修炼的招式,本就十分疲劳的身体,哪能承受的住。

常风也是拼尽全力的使出他的武功和东方拓对招,但修罗堂的武功终究是十分高深莫测,使得东方拓留下了伤患。

如今想找到一个可以帮东方拓打散这股内气的大夫,是不太多见的。

毕竟打散内力而不动到其经脉,靠药物是不太能做到的。

东方家主谢过大夫后,也是在想谁能就自己的儿子。

“爹,其实你不必担心。虽然感觉心中堵得慌,但也不妨碍我做事的。”东方拓不想要东方家主担心。

“你就好好休息吧,如今能救你的人,为父能想到的,只有他了,只不过找到他,可能比找到百里世家后人还要难。”

东方拓当然知道东方家主说的是谁,如今这天下要论谁是医术最强,鬼医李寒安定是排在天下前三甲的医者。

但其捉摸不定的行踪,和喜怒无常,全凭心情的医人手段,是十分令人头疼的。

东方玲在知道了东方拓被常风所伤后,成天嚷嚷着要去找百里常风决斗,为东方拓出气。但东方玲哪是常风的对手,自然是被东方家主和东方拓所禁止。

自己便一直在那练习武艺,东方拓有时候休息过后,便去指导东方玲,也顺便想打消东方玲去找常风的想法。

落霞镇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热闹,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十分的多,醉仙楼的客人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多。

争先恐后的先坐在舞台最前方的位置,观看歌姬们美轮美奂的舞姿。

常风等人也来到了落霞镇,也是十分快的往醉仙楼赶去,阿牧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自己的师傅了。

阿牧拔腿就往醉仙楼的大门冲去,突然出现的一个身影,让阿牧急忙停住脚跟,险些没摔倒。

一个婀娜多姿,气质非凡的女子站在阿牧的面前,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身穿婢女服装的女人。

这个女人只是站在那,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她的身上靠去。即便这个女人脸上带着面纱,也依旧是让周围所有的人或物都为其静止不动。

随后赶来的常风和婉仪也是看到了这个女人,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和其身材,是可以无论男女都为其折服的。

常风将阿牧扶起,阿牧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抱拳向那个女人行礼道歉。为自己方才的鲁莽行为道歉。

“无妨。”那女人也弯腰行礼,她的声音,就如同吟唱歌曲的仙女一般,动听悦耳。好像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的缺点。

“我想找一下你们老板。”常风话音刚落,一个男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总算是记得回来找我了。”是逍遥客。

“楼主。”女人向逍遥客行礼,且称呼其为楼主。

“梦之,你先去休息一下,一会我再喊你。”

“是。”

女人走之前还看了一眼常风,虽然带着斗笠,但女人的眼神也是让常风注意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