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八十六章 醉仙樓晚宴

3個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八十六章 醉仙樓晚宴

這個氣質非凡,十分吸引人的女人,就是醉仙樓的頭三甲之首,林夢之。

她便是整個落霞鎮,甚至是整個天下,都想要得到這個女人。

能和林夢之睡一覺,這是天下間多少男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

連帝都內的許多高官也愛慕著這個女人,但礙於醉仙樓在天下的名聲實在過於龐大,根本不敢肆意妄為。

對於常風的到來,逍遙客是十分的高興的。

對於常風帶來的這個女人,逍遙客也是略有耳聞。畢竟是三大世家之一的司徒世家,他們的大小姐司徒婉儀,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了解的。

醉仙樓內的客人有很多,所以逍遙客為了避免發生不必要的麻煩,便將三人帶到隔間的房間去談話。

進到房內後,常風和阿牧也是自然的摘下鬥笠,婉儀也是跟著卸下了帷帽。

“那個女人管你叫樓主?”常風問道。

逍遙客輕輕一笑,說道。

“醉仙樓的老板其實算是樓姑,我是背後的老板,所以像夢之她們和我比較熟悉的人,便會叫樓主,但有時候也叫老板,一個稱呼,無妨。”

醉仙樓的大小事務都是樓姑在打理,逍遙客是依靠其名聲和武功,守護這醉仙樓而已。

加上現在醉仙樓有了帝都在背後護著,基本是無憂無慮了。

“來,先坐。”

逍遙客讓常風等人先坐下,然後喊了一聲樓姑。

房門推開,樓姑便走進房間裡麵。樓姑也很之前一樣,雖然年齡有些高,但韻味十足。

進門後,樓姑沒有喊逍遙客,而是笑著行禮,逍遙客也點頭示意。

“司徒小姐?”樓姑看向婉儀。

婉儀立即從椅子上起來,看著眼前這個十分美麗的女人。

“您認識我?”

“認識,司徒世家的大小姐,我當然認識,據說你滿腦子裡都是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樓姑的意思是指婉儀的腦子中裝著大把大把的知識。

“不敢,隻是讀過些許書籍,不敢擔無數二字。”婉儀的言行舉止之中,也是儘顯大家閨秀的風範。

“樓姑,吩咐一下,做些飯菜,然後你和夢之也一起來吃。”

“是。”

逍遙客交代完樓姑之後,樓姑走出房間。

夢之,想必就是方才在門外的那個女人吧,阿牧如此想著。一會定要為進大門時莽撞的行為再次跟她道歉。

不過她是長得真好看,阿牧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女人。

雖然說婉儀也是長得十分美貌動人,但林夢之給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不像司徒婉儀那種從大家族裡出來的書香氣息,林夢之不但十分美麗,也多了些許江湖氣息。想必在醉仙樓也待了很長的日子,穿著打扮上,也是十分的美麗誘人。

很快,醉仙樓的小二便拿著許多的飯菜進來,擺滿了整整一桌。好酒好菜都是醉仙樓的上品。

“常風,今日定要不醉不歸。”逍遙客笑著說道。

“好。”常風也笑著回應。

飯菜上齊後,樓姑和林夢之也來了。

和方才在大門時的裝扮不同,林夢之卸去了那些華麗的飾品。臉上的妝容也是化了比較但淡的妝容。

而且就連方才蒙在臉上的麵紗也褪去,展露出來的臉龐,可謂驚人。

雖是淡妝,但完全不妨礙林夢之的美貌。就真的宛若天仙下凡,憐愛世間。樓姑也算是氣質非凡了,但一旦和林夢之並肩齊行,卻顯得黯然失色。

林夢之一踏進逍遙客的房間,連桌上的飯菜都似乎不香了,整個房間隻有林夢之是最美麗的風景。

“坐吧。”逍遙客示意,樓姑和林夢之行禮,隨後坐下。

林夢之就坐在了常風和逍遙客的中間,婉儀挨著常風,然後是阿牧,樓姑也是坐在逍遙客的身旁。

“這位就是林夢之姑娘,我這醉仙樓的頭甲,許多收入都得靠她呢哈哈哈。”逍遙客玩笑般的說道。

但也的確,林夢之雖然出現的次數不多,每次陪客人喝酒吃飯,門外都會有打手護著。

接一次客,為醉仙樓帶來的,便是數十天的銀子。且有很多達官貴人,用儘銀兩,獻出珍寶,才能博得林夢之的一次相伴。

其實倒不是因為林夢之愛錢,這是樓姑教她的道理。

一旦成名,成為天下間所有男人都想得到的目標。便更要保護好自己,不止是要看對方也沒有錢,而且要看對方是不是一個正經人。

醉仙樓可以保護所有在這展現自己的歌姬,但保護不了所有歌姬的內心。

所以一定要潔身自好,若真的遇到自己想托付終身的人,便一定要跟逍遙客還有樓姑說。他們不會加以阻攔,而是幫林夢之看清對方,若正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正人君子。才會將林夢之交給對方。

林夢之從小就是孤兒,被樓姑收養。一晃許多年過去了,林夢之也成為了一個二十有三的妙齡女子。

從小跟著樓姑學習,見慣了許許多多的是非,也讓林夢之懂得了許多的事情。

“夢之姑娘,方才在門外的行為,的確有些魯莽,請原諒。”阿牧舉起酒杯說道。

林夢之也拿起酒杯,十分端莊的向阿牧說道。

“沒事的,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兩人相視一笑,共同喝下杯中的酒。

“這位是百裡常風,至於其他的,你也多少知道了。”逍遙客向林夢之介紹常風。

常風是百裡世家的後人,這件事情,林夢之也知道。畢竟她和逍遙客還有樓姑的關係比較密切,時常一起聊天喝茶。

“百裡公子氣質非凡,與來醉仙樓的那種凡夫俗子,的確不同,夢之敬你。”

“客氣。”

林夢之舉起酒杯,常風也和她一樣,兩人喝下杯中的酒。

其實林夢之在大門時看常風的眼神,就已經讓常風覺得這個女人似乎十分在意自己。方才的話也好像在告訴常風,早就看出了常風不是普通人。

但那些花大價錢來醉仙樓喝酒的客人,被林夢之輕描淡寫的稱之為凡夫俗子,倒是有些可憐。

但和林夢之這樣的仙女比起來,也倒的確算是凡夫俗子了。

“對了,我師父呢?”阿牧這才發現自己的師傅並沒有來這場晚宴。

“老前輩嗎,早就離開了我這了,哦對,有一封信,他讓我見到你的話要教給你。”

阿牧接過手,翻開來看。

傻小子,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為師已經離開醉仙樓了,其實每天大吃大喝還不用錢的日子很好,不過很快就乏味了。為師要去外麵多走走,你不用掛念為師,給你的劍譜叫做殘劍訣,是我的絕技之一啊,完全掌握之後,你一定能成為高手。我也會去看你的,就這樣啊。

原來老人在常風和阿牧離開落霞鎮之後,隻待了一天就走了。

不用錢的好酒好菜的確十分的誘人,但最後還是有些乏味。

“師傅走了麼。”阿牧看完書信後,竟有些許傷感。

“沒事的,有緣會再見的,你是他唯一的徒弟,不是嗎。”常風笑著說道,溫柔的安慰著阿牧。

“嗯,這封信我留著蛤,謝啦。”阿牧笑著對逍遙客說道,感謝他將老人的書信交給自己。

“客氣,本身就是你的。”逍遙客說道。

“對了,這位老前輩究竟是誰?”常風也想知道老人的來曆。

“我也隻能知道一點點,全憑直覺。”

“那師傅是不是真的是高手。”阿牧期待的看著逍遙客。

隻見逍遙客輕聲笑道。

“高手?這位老前輩應該是這世間最強的人了,淩駕於三絕的人。”逍遙客說道。

此話一出,常風和阿牧,甚至是婉儀都有些驚訝。如此強的人,居然成為了阿牧的師傅,還為常風治傷。

“若是沒有猜錯,老前輩便是獨孤前輩。”

老人的名字沒人知道,隻知道他姓獨孤。連天下三絕之一的陳老太爺,也無法接住老人認真的十招。

伴隨著逍遙客介紹老人的點點滴滴,眾人便開始了這頓美味的佳肴。

墨城司徒世家

司徒家主也總算是收到了婉儀的信。

爹,娘,妹妹,想不到又給你們寫信。城下圍剿之事,望父親不要生氣,也希望父親能好好思考我的建議。我先出遠門一段時間,看看四處的風景,也想找到當年百裡世家真相的相關信息。不必擔憂,女兒沒有任何危險。婉儀書。

第二次看到自己女兒寫給自己的信,司徒家主百感交集。

婉儀不願回來家裡當麵說,而是通過書信。而且在城下圍剿百裡常風時,還將自己的女兒逼的落下了淚水,司徒家主也覺得自己挺失敗了。

司徒婉琳看過了書信後,便決定去尋找婉儀的下落。她要試圖帶回自己的姐姐,也要去見識一下劍術奇特的阿牧。

醉仙樓這邊的晚宴過後,也停止了招待客人,關上了大門。

逍遙客給所有人安排了房間,讓大家都好好的休息。

似乎是最近的事情發生得太多,常風也有些睡不著,獨自來到醉仙樓的閣樓頂吹風。

一眼望去,大半個落霞鎮,以至於鎮外的地方都能看到一些。

“睡不著麼?”一陣溫柔悅耳且極其熟悉的聲音在常風背後傳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