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後會有期

3個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後會有期

在玄極鎮的事情,終於是要告一段落了。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得到了較好的回應。

附近的毒物被全數殲滅,鎮子裡的百姓也不用擔心受怕的了。

常風等人終於可以繼續踏上前往雲都的道路。

這條路很長很長,等待眾人的,也有許許多多未知的地方。

但眾人相信隻要團結一致,事情的真相終究會浮出水麵的。

東方閣的領頭人被逍遙客和東方玲交代過後,也選擇不會透露出任何關於眾人的原因。

儘管到最後一刻,領頭人還是不知道那個身穿黑袍,頭戴鬥笠的人其實就是百裡世家的後人,百裡常風。

出去玄極鎮,就又是許許多多的道路,好在隊伍裡逍遙客這樣的一個人,也不用擔心會不知道路。

常風,婉儀,逍遙客,阿牧還有東方玲,眾人齊聚在客棧門口。

“決定好了嗎?”婉儀拉著東方玲的手問道。

“嗯,出來這麼多天,估計阿爹和臭阿拓已經極壞了,正好跟著東方閣的馬車回去。”東方玲笑著說道。

東方玲跑出來的這段時間,東方世紀何止是著急,東方家主和東方拓本就極力反對東方玲來找常風報仇。

自從被東方玲跑了出來之後,更是每天都派出人手各處尋找,隻是東方世家沒有想到,東方玲竟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

“那這次回去隻有,要好好跟你爹和你哥道歉才行。”婉儀說道。

其實一直以來,婉儀在東方玲這裡所扮演的就是一個溫柔大姐姐的模樣。

在東方玲惹了事情不知道怎麼解決的時候,隻要東方玲偷偷跑到司徒世家,找到婉儀。

婉儀就會給東方玲提出各種有效的建議,幫助東方玲渡過難關。

東方玲也十分喜歡這位姐姐,雖然說自己有一個十分疼愛自己的哥哥,但哥哥和姐姐,畢竟是不一樣的一種身份。

每次東方玲找上婉儀的時候,婉儀也沒有去拒絕東方玲。

反而是十分的照顧她,因為婉儀也十分喜歡東方玲這麼一個可愛的妹妹。

“百裡常風,你給本小姐記住了,本小姐總有一天會打敗你的,你瞧好吧!”

東方玲雙手叉著小腰,一臉不服氣的說道。

雖然說輸給了百裡常風,是在東方玲的意料之中,但也正因為如此,東方玲也將把百裡常風視為她努力打敗的目標。

“嗯,等你。”常風冷冷的說道,但這一次,常風有看著東方玲了。

“放心吧,我不會跟爹還有我哥說,我已經找到你們了,但我會回來找你們的,你們,一定要等我!”東方玲笑著說道。

雖然隻是短短的幾天,但東方玲和大家的相處,也是十分融洽。

雖說是來找百裡常風報東方拓的受傷之仇,但除了在客棧後院的那一次比試之外。

東方玲也沒有一直在眾人之中無理取鬨,反而是在處理毒物事情的時候,東方玲總是能夠幫助到常風他們。

絲毫沒有任何拖後腿的感覺,而且在常風,逍遙客和阿牧三人聯手抗敵的時候,東方玲也是將婉儀保護的十分的完好無損。

東方玲雖然性格愛玩,但該有的東西她都有,一些該明白的事情,東方玲也明白。

這就是東方世家的二小姐,這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算得上江湖中人的少女。

和眾人聊了幾句之後,東方玲也打算走了,但阿牧的眼神似乎有些依依不舍的看著東方玲。

“怎麼?舍不得這位大小姐啊,那還不快說啊,有什麼要說的,現在不說可就來不及了。”逍遙客湊近在阿牧的身旁說道。

被逍遙客這麼以調侃,阿牧的臉頰一瞬間就泛紅了起來。

常風和婉儀看了一眼之後,也是輕輕笑道。

“我沒有啊,哪有?”阿牧輕輕說道,頭已經低了下去。

看到阿牧遲遲沒有說話,大小姐脾氣的東方玲自然是沒有等他,選擇自己先開口,隻見東方玲在東方閣的馬車後麵打開簾子,大聲喊道。

“臭流氓,你也是,等著我,我會回來打你的!後會有期!”

東方玲一邊大聲喊道一邊揮舞著她的小手。

阿牧看著東方玲探出頭來和自己說話,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

慢慢抬起頭,嘴角都逐漸上揚,大聲應道。

“後會有期!”

就這樣,東方玲坐著東方閣的馬車,先行離眾人而去。

所謂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一行人成為知心好友,總是會麵臨分開的一天。

因為各自的使命和各自的執念都不一樣,需要去做的事情也有很多。

一輩子一直待在一起,基本是不太可能實現的。

阿牧需要陪著常風前往雲都,尋找關於百裡世家的真相。

而東方玲也需要回一趟東方世家,出來這麼多天,是該回去給東方家主還有東方拓一個交代了。

這些天下來,對於阿牧來說,是認識了一位有趣,且能讓自己很開心的女子。

對於東方玲來說,就是認識到了幾位新朋友,且證明了自己可以一個人出來闖蕩江湖,還遇見了一個讓自己感覺十分特彆的少年。

“行了,我們也該走了。”逍遙客打開折扇,一邊扇風一邊說道。

“走吧。”

眾人各自上馬,緩緩走向鎮外出去的大門。

不知道是不是心靈相通,還是事先約好。

在馬上,阿牧回頭再看了一眼東方閣的馬車,眼神裡居然真的有些不舍。

“這感覺,好奇怪。”

阿牧自己也很奇怪,自己當時離開村子,和小香告彆的時候都沒有這種感覺。

不舍中夾帶著一絲略微的難過。

婉儀似乎是看了出來,輕笑一聲說道。

“阿牧,是不是喜歡上小鈴了呀?”

常風和逍遙客也是偷笑了起來。

“沒有,哪有,司徒姑娘你可不要亂講話啊,我,我沒有。真的。”

阿牧被婉儀那麼一說,說話都變得十分著急了。

“還說沒有,你看你連話都不會說了。”逍遙客笑道。

阿牧架勢馬兒靠近逍遙客,對著逍遙客就是一頓亂拍。“老逍,你說什麼呢,閉嘴閉嘴。”

“行了,彆鬨了,以後,會有機會見到的。”常風說道。

幾人之間的感情也是越來越好。

對於對方來說,在互相的心裡,身邊的這些人,都是自己十分重要的朋友,甚至是家人。

和之前所遇到的朋友不一樣,現在的他們,其實更加的開心,更加的快了。

阿牧和逍遙客一邊打鬨時,在遠處馬車內的東方玲,其實也回頭看了一眼阿牧。

從一開和阿牧打了一場,再到後來,阿牧救了東方玲。

漸漸的,這個憨厚老實,偶爾還有點傻傻的少年,在東方玲的內心裡,似乎占下了一個位置。

且這個位置,是東方家主和東方拓都無法達到的一個位置。

“臭流氓,等著我,我還會來找你的。”

東方玲看著阿牧,心中暗自想到,嘴角也已經不自覺的往上翹。

常風等人離開玄極鎮,往鎮門的方向走去,途徑又來到了那家他們從一開始就來到的劍具店。

心念必得

一開始來到這個地方,要離開的時候還是來到了這個地方。

似乎一切都冥冥之中注定的。

常風看著店鋪牌匾上的這四個大字,心中也漸漸在想。

希望接下來的一路上,都能夠心念所得。

常風隻希望能夠順順利利的去到雲都,找到司空木羽,且真的能得到關於百裡世家事情的真相。

這劍具店的老板也恰好走出店鋪的大門,看到了常風一行人,便伸手打著招呼,常風眾人也是十分禮貌的揮手。

其實劍具店老板從一開始就覺得常風這夥人不是什麼普通的貨色。

單純從阿牧的那把劍上來看,就可以知道,這幾人都算是江湖上的高手。

再聯想到最近傳出毒物總舵被破的消息,帝都的人又是什麼都不想管,但什麼都想把功勞牢牢握住的人。

顯而易見,毒物總舵被破的事情,也肯定是和常風這夥人有關,但劍具店老板沒有多嘴,隻是將自己心中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埋藏的心裡。

出了玄極鎮的大門,下一步,就是繼續前往雲都了。

還是一樣的方向,還是一樣的路線。

眾人在逍遙客的帶領下,騎著馬慢慢走了下去。

雖然都不知道在路的前方,等待眾人的又是什麼未知的事情和未知的麻煩。

但眾人也不會太過於擔心,畢竟隊伍的,要謀略有謀略,要武力有武力。

即便是一大堆殺手此刻出來殺他們,他們也絲毫不會懼怕。

太陽漸漸準備落山,眾人繼續趕路。

在夕陽的照耀之下,常風的等人的背影,猶如一幅畫一般,十分的好看。

四個人四匹馬,慢步在這道路之上,等待他們的,有將是什麼事情。

或許在一段時間之後,大家都能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見到自己想要見到的人。

在時光更替,飛速變換的江湖之中,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那麼一份美好的念想。

想著等待一切都結束了,可以安安穩穩的過上自己想要過的日子。

不必擔驚受怕,不必經曆腥風血雨。

無論是常風,還是其他人,都是這麼想著。

隨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眾人也離玄極鎮,越來越遠。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