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六章 蒼藍號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二十六章 蒼藍號

夜晚的酒樓靜寂無聲。

四個隱藏身影的修士悄無聲息的落在白東臨的小院外。

“布陣!”

四個修士一人掏出一支黑色小旗子,手掐法訣,小旗子自動飛出插在小院四周。

一股若隱若現的黑霧像小蛇一樣從旗子裡鑽出來,眨眼睛將小院籠罩住。

完成這一步四個人都鬆了一口氣,隻要沒有驚動臨江城衛,這趟活就穩了。臨江城衛可是幾大宗門的修士組成,像他們這樣的散人修士絕對不敢招惹。

刀疤臉使了個眼神,四人陸續踏入院子。

在四人剛剛進入院子時,躺在床上已經入睡的白東臨突然睜開雙眼,目光冷厲。

一臉自得的老三站在臥房門外,跟另外三人傳音道:

“我說這小子不是修士吧,連最基本的警戒法術都沒布置!”

嘴裡如此說,心裡卻暗惱自己過於謹慎,要是自己一個人來,這好處不就全歸他了嗎?

“大哥,就讓我……”

尖嘴猴腮的老三話還沒有說完,一隻閃爍著晶瑩玉石光澤的手臂擊破木門,瞬間將他的腦袋貫穿!

猶如刀插豆腐一般,強大的勢能將腦漿血液擠壓得噴出丈許。

“什麼?!”

“老三!”

另外三人被驚得瞪大雙眼,真元境的老三竟然被瞬間秒殺了!

還是刀疤臉反應最快,手掐法決一顆高溫火球擊中房門,劇烈的爆炸與火焰瞬間將門後的白東臨淹沒。

白東臨從火焰之中跨出,被劇烈的爆炸高溫燒傷的皮膚瞬間複原,除了衣服被燒得破破爛爛,看起來毫發無傷。

“還愣著乾什麼?!一起動手!”

看著還愣著不動的老二老四,刀疤臉破口大罵,真是一群廢物。

說完自己又拿出兩張符籙貼在身上,一張金剛符可以提供不錯的防禦,一張疾風符可以提高速度。

另外兩人回過神來,連忙祭出法器,老二拿著一個黃銅鈴鐺,真元灌入,輕輕一搖,一股肉眼可見的聲波向白東臨籠罩而去。

老四的法器是一把鬼頭大刀,刀身布滿銘文,隱隱約約有漆黑怨氣纏繞。

眼看著白東臨被聲波籠罩,眼睛一亮,好機會,一刀就向白東臨的頭頂劈去。

帶著尺長漆黑刀芒的鬼頭大刀,瞬間劈中白東臨,老四眼中剛剛浮現喜色,就聽見“鐺”的一聲,大刀劈開了頭皮卻被堅硬的頭骨死死擋住,不得寸進。

白東臨仿佛感覺不到疼痛,神情自若,七傷拳運轉就是一個直拳,駭人的巨力瞬間突破空氣,發出刺耳的音爆。

晶瑩的拳頭帶著狂暴的靈氣與衝擊波,將還在空中無處躲避的老四瞬間打爆,整個上半身都被打成了血沫,殘缺的下半身如破布娃娃一般,被慣性帶出去老遠。

**著上半身的白東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拳頭因為激烈摩擦空氣產生的高壓高溫還冒著一股白煙!

刀疤跟還在搖鈴鐺的老二直接被嚇傻了,一臉慘白。

這是什麼怪物啊!

這麼恐怖的防禦,這麼恐怖的力量,這是個凡俗之人?

刀疤臉恨不得把老三原地複活再殺他一百遍,這個白癡竟然害他們招惹到這麼可怕的人!

兩人一臉慘然,看來今晚上不能善了了,恐怕都得栽這兒。

刀疤臉背在身後的右手暗掐法決,白東臨腳下的地麵翻滾,一根根粗大的樹根纏繞而起,想將他絞殺,白東臨的身影微微晃動消失不見,原來隻是個殘影。

“不好!”刀疤臉臉色巨變,後退防禦。

白東臨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老二麵前,手按在他的頭頂之上,在其一臉絕望之中,微微用力,將腦袋按進胸腔!

這人一直拿個破鈴鐺搖來搖去,本來被打擾了休息就極其不爽,還一直製造噪音惡心他。

刀疤臉看見這一幕,掉頭就跑,贏不了的,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他還不想死啊!

身影微動,帶出一串殘影,瞬間出現在刀疤臉麵前,抬手掐住他的脖子。

“饒……”

微微一捏,刀疤臉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扭斷了脖子,金剛符瞬間被破掉,這種低級符籙效果果然不怎麼樣。

白東臨並不是嗜殺之人,隻是誰還沒有點起床氣呢?

隻怪這四個毛賊運氣不好,換個時間,說不定還能死得體麵一點。

殺人者,人恒殺之。既然做了這刀口舔血的買賣,死了也怨不得彆人。

白東臨把現場清理乾淨,撿起四人的儲物袋。

儲物袋是最低級的儲物法器,空間小,不穩定,無法認主,誰拿著都能用,唯一的優點就是便宜。

把儲物袋裡的東西全部倒出來,一共就一百多顆下品靈石,一些低級材料,低級符籙。

幾本低級功法法訣,對他無用,把地上掉落的幾件低級法器也撿起來,有時間可以到夜市商店處理掉。

這四個修士還真是窮酸,全部身家加起來也就值三百多顆下品靈石。

也是,不窮酸也不會乾殺人越貨的勾當,修仙也是要錢得嘛!

隨著屏蔽結界的小旗子被拿掉,黑霧消散,白東臨喚來掌櫃解釋幾句,又賠了一大筆銀子,換了一個院子繼續回去睡覺。

……

時間過得飛快。

白東臨在等巨舟這段時間,平日裡不是辛苦的修煉七傷拳,就是吞毒刷強化能量,實力每天都在穩步上升,單臂拳力已經快突破八萬斤。

除了練武,不時也與劉大福師兄妹聚聚,喝酒吹牛聊天打屁,臨江城除了少數隱晦之所,其他地方都被他們三人玩了個遍。

倒是過了一段清淨日子,也沒在遇見不開眼的修士來找他麻煩。

直到今日,已經是巨舟靠岸之日。

一大早劉大福就帶著紫小鈴前來找白東臨,三人結伴前往臨江碼頭。

“白兄,臨江碼頭如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曆史了,當初這一片隻是無毛之地,隨著碼頭的建立,臨江城隨之也建立起來,到如今已經成為周圍數國最繁華的城市!”

三人到了碼頭,一邊四處閒逛,劉大福一邊介紹碼頭的曆史。

碼頭沿江修建,足有十幾裡,無數大大小小的船隻不停進進出出,每日吞吐的貨流量十分驚人。

臨江城就是碼頭的延伸擴展,可以說整個臨江城北門都是屬於碼頭。

“嗚嗚——”

這時江麵傳來一陣巨大的船鳴聲,碼頭上的人都停了下來,朝江麵望去。

隻見一艘整體漆黑,不知用什麼材料建造的無帆巨船,破開江麵,向碼頭駛來。

船長近百丈,高二十來丈,船上閣樓林立,船身銘刻著繁雜的符文,微微有靈光流轉。

確實是一艘巨船,白東臨不由感慨,哪怕是比之前世的巨輪,也不遑多讓。

修煉界果然與凡俗世界是兩個世界,從這些冰山一角就可窺探一二。

三人交了靈石,順利的登上名為“蒼藍號”的巨船。被侍從引導進入各自的房間,三人房間相鄰。

二十幾平米的臥室實在是不小,裝修豪華,生活設施一應俱全。

正在這時,臥房上一個圓形法陣發出微弱的靈氣波動,一道雄厚的聲音從中傳出來:

“各位乘客你們好,歡迎乘坐蒼藍號,我是船長王陸飛。”

“本船航行目的地為邊二七域,銀蛇碼頭。”

“預計耗時十八天,再此期間請遵守以下條款。”

“一,不得在船上施法戰鬥。”

“二,……”

嗚嗚嗚——

蒼藍號發出一聲巨鳴,渾身符文閃爍,快速的駛離臨江碼頭。

沿江而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