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七章 青銅盒子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二十七章 青銅盒子

月光映照在江麵上,微風吹拂,波光粼粼。

渾身漆黑的蒼藍號在江麵飛速行駛,符文之間流轉的熒光,在夜色之中更加醒目。

此時,在底部貨艙,眾多雜亂的貨物之中,一個滿是銅鏽的青銅盒子,上麵銘刻著古怪的花紋,花紋之間相互纏繞,隱約形成一副鬼臉。

這花紋鬼臉張大嘴巴,仿佛有股奇特魔力,會把凝視它的人靈魂吞噬掉。

青銅盒子微微晃動。

啪,盒子從貨物堆上掉了下來,翻滾幾圈立在地上。

一股灰色煙霧從鬼臉張大的嘴巴裡飄了出來。

一陣令人窒息的陰森笑聲在寂靜的貨艙響起。

“桀桀桀……”

“靈魂……時……節點……獻祭,開啟……”

未知的語言,模糊的話語,仿佛艱難的跨過世界,從青銅盒子裡麵傳出來。

灰色煙霧盤旋著,如無形無質一般,穿過船體,法陣結界,不斷接近乘客所在的區域。

灰色煙霧鑽進一間客房,裡麵的修士毫無察覺,依然盤坐在地上搬運真元吸納天地靈氣。在修士的身邊盤旋了一圈,突然猛的鑽進修士的腦海。

這個修士隻是真元境大圓滿,距離涉及靈魂修煉的靈台境差了足足兩個大境界。他的靈魂雖然比凡俗之人強大得多,但是並沒有本質的區彆。

依然脆弱無力,特彆是麵對灰色煙霧這種針對靈魂的攻擊,毫無反抗之力。

灰色煙霧輕易的就將這個修士的靈魂吞噬殆儘,修士外表看上去毫發無損,卻隻是剩下一具軀殼,已經徹底死亡。

灰色煙霧鑽出腦海,盤旋一圈,又向下一個房間鑽去。

無論是修士,還是凡人,乘客還是船員,灰色煙霧來者不拒,隻要遇見就吞噬其靈魂,直到吞噬了一百多人,灰色煙霧仿佛到了極限,開始往貨艙鑽去。

不停翻滾的灰色煙霧上不斷浮現一張張麵孔,都是剛才被吞噬靈魂之人,一張張表情猙獰恐怖,憤怒,痛苦,不甘,恐懼……

充滿了邪惡的負麵氣息。

灰色煙霧回到貨艙,鑽進青銅盒子。青銅盒子發出一陣幽光,上麵的一部分花紋仿佛活了過來,微微扭曲著。

“桀桀桀……”

寂靜的貨艙又傳來陰森恐怖的笑聲。

……

次日清晨。

一聲刺耳的尖叫打破了蒼藍號往日的安靜。

隨即房門被敲響,進來一個工作人員。

“出什麼事了?”

“例行檢查!”說完又匆匆離去,敲響下一個門。

剛剛做完晨練的白東臨眉頭微皺,他們已經在怒江航行了五日,這五日都風平浪靜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事故。

他隻想平安的度過這十八天,早日到達邊二七域,不想出現意外橫生波折。

可惜,看來事與願違,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打開房門,叫上劉大福與紫小鈴,往發生喧嘩的甲板走去。

這時甲板上已經圍滿了人,有穿著製服的工作人員在維持秩序,白東臨看見船長王陸飛也在人群之中。

看來真的發生大事了,連這位船長都驚動了。

三人走近,就聽見船長正在問話。

“這些屍體都是丙區發現的嗎?最先發現屍體的人是誰?”

“船長,其中有九十三具屍體是在丙區發現,其餘二十四具屍體是在緊鄰丙區的乙三區發現的。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後廚的張二狗,他叫同寢室的室友起床去準備早餐,卻發現他室友屍體已經涼了。”

“接到報告,我們已經檢查了全船,一共發現一百一十七具死屍,死亡原因未知!”

“昨晚上可有人聽見什麼動靜?”

“已經詢問過死者周圍的房客,均說沒有,就是同寢室的也沒有聽見任何動靜,仿佛這些人都是自然死亡一般。”

船長聞言冷哼一聲,整艘船上一共就隻有三千多人,能同時自然死亡一百多人?也排除了食物中毒的可能性,而且死者如此集中,很明顯是人為的。

作為神橋境大圓滿的修士,他自然也有不少手段。

運轉心法,默念法訣。

“破虛之眼!開!”

輕喝一聲,船長的瞳孔化作黃金之色,冒出寸許金光,對一具屍體從上往下,仔細觀察,最後目光緊緊的盯著屍體的腦門。

船長停下法訣,雙眼恢複正常,臉色卻越來越凝重。

靈魂竟然被吞噬得一乾二淨,人死之後,靈魂消散天地之間,真靈歸於母河。

即使如此,屍體裡麵也會殘留一些靈魂氣息,甚至是靈魂碎片。

而這些屍體裡麵空空如也,這絕對不是自然消散,是被針對靈魂的手段攻擊了。

是靈台境之上的高手?還是妖魔鬼怪作祟?或者是修煉詭異秘法的邪修?

不論是那種情況都不樂觀,能一夜之間悄無聲息的殺掉一百一十七人,其實力絕對在他之上。

船長來回踱步,思考著怎麼辦,蒼藍號還有十三天才能到銀蛇碼頭,距離太遠不能指望碼頭的支援。

隻有多做幾手準備了,不能大意,船上有不少修士背景不小,如果出了意外,自己恐怕也活不了了!

王陸飛隨即命令左右:“將所有屍體妥善保管,放入冰庫。驅散人群,叫乘客都待在自己房間裡。”

“命令船員回各自崗位,不得討論此事。”

“是!”

左右副手領命退下。

船長又拿出兩張萬裡傳音符,傳入求援信息,符籙自燃,化作兩道白光一南一北,瞬間消失不見。

做完這些又把幾個護衛隊長叫進船長室仔細商量夜間巡邏事宜。

白東臨三人在不遠處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劉大福一臉凝重,白東臨麵無表情,紫小鈴還在沒心沒肺的吃著桂花糕,小嘴巴鼓鼓的,像鬆鼠一樣。

“劉兄,你怎麼看?”白東臨看他臉色凝重,於是主動問道。

“白兄,此事必有……咳咳,我是說我們可能遇見麻煩了。”

“能在這麼多修士的船上,悄無聲息的殺掉這麼多人,其中有幾個我還認識,都是元胎境的好手,卻死得跟普通人沒有區彆。”

“而且,這種無差彆的殺人,可能不是正常的修士做的!”

白東臨神色一動,仿佛想到了什麼。

“你是說……”

“沒錯,這很像妖魔鬼怪的作風,可能還是最麻煩的那一類。”

劉大福雙眼微眯,仿佛想到某些不愉快的經曆。

白東臨雖然接觸的妖魔鬼怪不多,但是他知道一個道理,萬事萬物,有因必有果,可妖魔鬼怪不在此列,它們存在的目的隻有殺戮破壞。

這種無差彆殺人,而且方式如此詭異,確實是妖魔鬼怪的行事風格。

肆無忌憚,實力強大,攻擊詭異,對任何生命充滿仇恨。

如果沒有猜錯,那麼蒼藍號上的所有人,確實遇見了很大的麻煩,一不小心就會沒命那種!

“白兄,從今天開始我們三人住一個房間可好?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

劉大福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白東臨實力強大,跟他待在一起安全得多,不僅他自己,他也怕自己保護不好紫小鈴。

“如此也好。”

白東臨點頭答應,他當然不怕死,隻是跟劉大福兩人相處了這麼久,還是有點感情的,幫助一二不過是舉手之勞。

至於紫小鈴會不會在意。

畢竟現在是特殊時期,我輩修士,就應該不拘小節。

“唔唔~桂花糕真香!真好吃!”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