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八章 灰霧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二十八章 灰霧

夜晚。

白東臨的客房裡。

劉大福師兄妹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著白東臨做柔軟操。

動態側弓步拉伸,背後祈禱式拉伸,站姿前屈體股四頭拉伸……

這難道就是白兄如此強大的原因?這難道是某種神秘的煉體功法?

劉大福若有所思,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於是問道:

“白兄,你這是何煉體功法?為何看起來如此,如此奇特?”

劉大福實在是想不出該用什麼形容詞,這些動作看起來很簡單,也沒有引起靈氣波動。

白東臨動作不停,邊做邊回複到:

“哦,這個啊,這是柔軟操,我每天睡覺之前都會做一遍,這樣可以提高我的睡眠質量。”

“呼~舒服,你們要來杯熱牛奶嗎?”

停下動作,白東臨從須彌戒指裡拿出一罐牛奶,放在木桌的陣法上麵,按動了一個按鈕,一陣靈光閃過,牛奶瞬間被加熱。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很多地方還是挺方便的,陣法,銘文,符文,與生活各方麵都結合得挺完美。

靈氣是一種乾淨萬能的能源,充斥著天地之間,隨取隨用,優勢比前世的電能大得多,讓這個世界有了發展“工業社會”的基礎。

“白大哥,給我倒一杯!”紫小鈴眼睛一亮,對於吃吃喝喝的她是最熱衷了。

白東臨眉頭一挑,他身材欣長高大,氣質儒雅成熟,他不說沒人會覺得他隻有十三歲的。

給兩人一人倒了一杯熱牛奶,自己也倒了一大杯,坐在椅子上慢慢喝著。

“嗝~真好喝呀!”

紫小鈴眯著眼睛,一臉滿足的說道,小嘴巴周圍還印了一圈乳白色的牛奶。

白東臨頗為認可的點了點頭,這牛奶是南陽國的特產,一種名為紅毛奶牛的動物產的奶,醇香濃厚,香甜可口,不用處理也毫無腥味,他須彌戒指裡可裝了不少。

劉大福一臉無語,感覺自己跟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外麵如此凶險,是品嘗牛奶的時候嗎?

他再次檢查了一遍符籙有沒有紕漏,白東臨的房間已經被他貼滿了各種各樣的符籙,門上,牆上,窗子上,密密麻麻。

還用靈石布置了幾重結界陣法跟預警法術。

出門在外,危機重重,再小心也不為過,這是他的行事準則。

“啊~我睡覺了,你們隨意。”

白東臨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爬上床準備睡覺。

這房間隻有一張床,當然是他使用,好心的給紫小鈴打了個地鋪,至於劉大福他說他不需要。

“我也睡了,師兄晚安!”紫小鈴屁顛屁顛的鑽進被窩,倒也沒有嫌棄隻能睡地鋪。

劉大福搖了搖頭,盤膝坐在地上,默默地搬運靈氣,同時警戒著周圍。

……

底部船艙。

青銅盒子一陣抖動,一股比昨晚上還要粗壯的灰色煙霧冒了出來。

“感應……節點,……附…停…”

“桀桀桀……”

灰色煙霧又發出一陣陰森的笑聲,盤旋了一圈,穿過船壁,向乘客區飛去。

船長王陸飛害怕引起騷亂,所以決定封鎖消息,可是這船就這麼大個地方,人口密集,一傳十十傳百,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所以到了晚上,除了少數幾個心大的,其餘都沒有睡覺,小心的戒備著,不想像那一百多個人死得不明不白。

可惜,灰霧的能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無論是陣法結界,還是符籙等手段,一一無視。

灰霧速度極快,比昨晚上更強了,屋內警戒的修士看見灰霧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吞噬了靈魂。

灰霧肆無忌憚,遇見活人就撲上去,就算是巡邏小隊也不放過。

很快就吞噬了四百多人,這時候也驚動了船上的護衛,警報聲響起,整個蒼藍號瞬間燈火通明。

一隊隊精銳修士組成的巡邏隊伍快速跑過,四處搜尋。

灰霧到了極限,並沒有繼續獵殺,盤旋一圈往甲板下麵飛去。

灰霧並沒有回青銅盒子,而是在四處穿梭,仿佛在尋找什麼。

沒過多久灰霧就來到了蒼藍號的核心之處,這是一處不大的空間,密密麻麻布滿了繁雜的銘文,全部連接著中心的一個銀色球體。

銀色球體正是蒼藍號的能量核心,是蒼藍號最重要的部位,也是防禦最嚴密的地方。

沒想到灰霧這麼容易就突破了進來。

灰霧繞著能量核心不斷盤旋,仿佛在感應著什麼並沒有馬上動手。

過了不到一盞茶時間,灰霧仿佛感覺到了什麼,一陣激烈的翻滾,瞬間鑽進銀色圓球。

銀色圓球上麵白光黑芒不斷交替,能量核心雖然很重要,但是它本身並不具備禦敵能力,最終白光熄滅,徹底報廢。

“桀桀桀……”

灰霧發出一陣怪笑,然後回到了船艙的青銅盒子裡。青銅盒子上麵的花紋,又有一部分活了過來,微微扭曲著,邪惡恐怖。

在能量核心被摧毀的一瞬間,蒼藍號渾身的銘文一陣閃爍,最後徹底熄滅,速度慢了下來直到徹底停止不動。

整個蒼藍號也在一瞬間陷入漆黑之中,四處傳來驚恐的尖叫聲,人類天生對黑暗有種恐懼,特彆還是知道周圍隱藏著吞噬靈魂的恐怖東西。

不少人直接嚇得精神崩潰,哇哇亂叫。

幸好過了一會兒,燈光又重新亮起,這是備用能源被啟動了。

可惜這能源很微弱,根本不能驅動龐大的蒼藍號,隻能維持一些基礎設施的使用。

燈光重新亮起,驚慌失措的眾人逐漸冷靜下來。

船長王陸飛忙得焦頭爛額,他帶著護衛隊將蒼藍號搜索了好幾遍,沒有發現一點凶手的蹤跡,隻有屍體被不斷發現,跟昨天晚上的一模一樣,都是被吞噬掉靈魂而死。

當蒼藍號的能量核心被摧毀的一瞬間,他臉色一白,暗道遭了,對方這是要趕儘殺絕!

他心思轉動,蒼藍號上麵還有一顆備用的能量核心,可是更換核心至少得三天時間。

而且對方能輕而易舉的突破蒼藍號防禦最嚴密的核心空間,就算更換了又有什麼意義?

對方還是能輕易地毀掉能量核心,隻有先把他找出來除掉,或者就隻能棄船了,對方很明顯把蒼藍號當成了獵場。

先把命保住再說,等救援趕來,再奪回蒼藍號。

船長王陸飛繼續帶隊尋找,期望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心中也做好了決定,如果今晚上還是發現不了對方的蹤跡,明日天一亮就棄船登岸。

怒江雖然寬廣,但是蒼藍號並沒有離岸太遠,也就十幾裡遠,以修士的手段,廢不了多少力氣。

王陸飛心裡也清楚,等到明天天亮,今晚上的死亡人數曝光,就算他不說那些修士也會自己棄船登岸。

現如今沒有離開,一是存在僥幸心理,覺得自己不會是下一個。二是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乘客棄船登岸,發生這種事情,對他們商會的名譽損傷極大,沒有人會青睞這種沒有安全感的商會。

而作為主要負責人的自己,可以說是前途無光了,還會受到商會的處罰!

想到這裡王陸飛臉色陰沉,更加賣力的搜索起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