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九章 怪異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二十九章 怪異

蒼藍號甲板之上。

一排排被吞噬掉靈魂的屍體,排得整整齊齊。王陸飛看著天色逐漸微亮,一臉的頹敗之色。

終究還是沒有找到幕後黑手。

事已至此多想也沒有意義了,隨即聲音乾澀的命令左右副手:

“通知所有乘客,工作人員,蒼藍號能量核心被毀,幕後黑手實力強大,凶狠詭異,依然蹤跡全無。全體人員準備棄船登岸!”

周圍的護衛隊成員臉露喜色,鬆了一口氣,他們實在是被嚇壞了,昨晚上他們的隊友死了一百多個,再不跑下一個就輪到自己了。

他們也隻是想賺點辛苦錢而已,可不想把命丟在這裡,而且還死得不明不白。

船上所有的人都被叫了出來,集中在甲板之上,白東臨等人也混在人群之中。

“白兄,看來我們要棄船登岸了。”

環顧四周,再看看那數百具屍體,蒼藍號現在也停止不動,不難猜到船長的用意。

白東臨一臉無奈,行程被耽誤,不知又要等多久,他隻想平平安安的到達邊二七域,然後前往雷澤域借道荒域。

為什麼?為什麼這些妖魔鬼怪總是喜歡來找死!

硬了!白東臨感覺自己砂鍋大的拳頭硬了!

一條條小船被放進水裡,王陸飛也給眾人解釋完現在的情況,眾人不敢多留開始準備撤離。

這時江麵上開始浮現一層薄霧,慢慢的彌漫到整個空中,將整個蒼藍號籠罩在其中。

此霧很薄很薄,現在又是怒江上的清晨,水汽重,起霧是非常常見的現象,這一層薄霧的出現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凡俗之人與修為低下的修士開始登上小船,甲板上一些元胎境修士也施展手段,或化作遁光,或禦風而行,開始向岸邊飛去,區區十幾裡輕易就可跨越。

出乎眾人意料的情況發生了。

這些修士剛剛飛離蒼藍號幾十米遠,接觸到空中的薄霧,瞬間被吞噬掉靈魂,化作屍體落入水中。

落水聲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短短一瞬間,就有十幾個元胎境修士命喪當場!

蒼藍號甲板上的所有人如同被定格了一般,一臉恐懼。

“吼!”

船長王陸飛怒吼一聲,滿臉狂暴之色,渾厚的真元爆發,眼冒寸許金光!

欺人太甚!

他連心愛的蒼藍號都準備舍棄,前途儘毀,沒想到這幕後之人還要步步緊逼,趕儘殺絕。

既然如此,那就不死不休!

王陸飛運轉法訣,手上金光閃爍,對著空中的薄霧就是一掌,丈許大小的金色掌印瞬間將空氣都打爆!留下一道熾熱的空痕!

可惜薄霧如同不受力一般,被擊中過後一陣翻滾,卻並沒有消散的跡象。

王陸飛攻擊不停,掌化拳形,一拳轟出,巨大的拳印擊中薄霧瞬間爆炸!

薄霧被炸得散開一瞬,又瞬間合籠恢複原狀。

眉頭一皺,這究竟是什麼法術?竟如此難纏!

他不信有破不掉的法術!

右手並攏豎成刀形,舉過頭頂,渾身氣勢磅礴,真元爆發,體內金色小人元胎金光閃耀!手臂如同大刀一般,狠狠的向前劈去。

幾十米長的金色刀芒,瞬間劃過薄霧,把怒江數百米的江麵都直接劈開,巨大的刀痕之中金光彌漫,江水一時之間都無法合攏。

薄霧如同無形無質一般,一陣翻滾,恢複原狀,如此強大的攻擊依然無用。

王陸飛臉色難看,這是他最強大的單體攻擊法術了,居然毫無作用。

蒼藍號甲板上的眾人一臉慘白,不少意誌薄弱的人,已經被嚇得癱倒在地。

所有人都明白,他們被困在這裡了,暗處獵手蠢蠢欲動,隨時都有可能冒出來把他們的靈魂吞噬殆儘!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有不少人被嚇得精神崩潰,大叫著跳下蒼藍號。

有真元境修士踏波而行,有凡俗之人在水裡使勁的狗刨,可惜在接觸到幾十米外彌漫的薄霧的一瞬間,依然直接死亡。

也有自認為聰明的人想從水底潛出,可是當離開船體幾十米遠,靈魂依然被吞噬殆儘。不到片刻,屍體就浮出水麵。

直到又死了十幾個人,其他人才冷靜下來,隻能癱坐在甲板上,嚶嚶哭泣。

白東臨也是臉色凝重,情況比他想象的還要遭,如果敵人當麵,他倒是可以無所畏懼的莽上去。

但是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總不能朝著空氣揮拳吧?

他雖然實力強大,但都是靠強化能量強行提升上去的,缺乏對敵手段,特彆是麵對這種詭異的敵人極其無力,心中對加入體修宗門的渴望更加強烈了。

“劉兄,你可看出這怪霧的破綻來?”

在他眼裡玩符籙的都是抓鬼小能手,對這種詭異縹緲的敵人,應該有應對之法。

劉大福手上掐著符籙,一臉警惕的看著薄霧,凝聲說道:

“白兄,我們應該沒有猜錯,這霧氣應該是屬於妖魔鬼怪之中的‘怪’,怪誕邪異之物!”

“是一種極其難纏可怕的東西!”

說到這裡,劉大福皺著眉頭,仿佛回憶起了不好的事情,又接著說道:

“這種東西千奇百怪,形態各異,手段更是詭異莫測。在三年前我與師傅外出曆練之時,就曾碰見過這種東西。”

“那是一個無臉通體血紅的女子木偶,會發出美妙的歌聲,凡是聽見歌聲的人都會被引爆七情六欲,相互廝殺而死!”

“我師傅花了極大的代價才將其消滅,想要對付這種怪物,最主要的是要找出它的本體!不然沒有消滅的可能。”

白東臨點了點頭,果然劉大福這小子見識不淺,不虧是天符公子,有兩把刷子的。

“既然如此,我們把這消息告訴王船長吧,我感覺再拖下去,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劉大福認同的說道:“沒錯,這種怪異幾乎都有通過殺戮增強自身的能力,從兩天晚上死亡的人數可以看出來,它的實力在增強!”

當務之急是要聯合船上的修士,把這怪異的本體找出來,攻擊周圍的薄霧隻是無用之功。

必須徹底的消滅其本體才能將之殺死!

兩人直接找到王陸飛,將猜測全盤托出,王陸飛正束手無策,兩人的點撥如同及時雨。

船長抓住了救命稻草,自然全力以赴,把船上所有的元胎境以上的修士全部召集起來。詳細的把劉大福的猜測重複了一遍。

“各位道友,現在形式危急,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我們想要活命就必須乾掉這怪異,否則我們都會被吞噬掉靈魂而死!”

“連真靈重歸母河懷抱的機會都沒有!”

這個世界對於真靈極其看重,任何玩弄真靈的修士都會被打入邪修之列,人人得而誅之。

真靈是一個人的根本,你可以殺我,你可以讓我魂飛魄散,但是你不能搞我的真靈!

這是天下修士的共識!

所有的修士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對王陸飛的話當然言聽計從,其中還有幾個神橋境修士,現在也是乖巧聽話。

能活下去誰想死啊?

還是連真靈都被泯滅的那種死亡!

所有人都開始行動起來,按照船長的命令,展開神覺,一寸一寸的搜尋起來。

尋找一切可疑的物體。

在蒼藍號上麵,現在任何物體都有可能是怪異的本體。

都不敢大意,生怕錯過活命的機會。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