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三十章 黃銅燈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三十章 黃銅燈

船長室。

白東臨三人與王陸飛將這裡當成了臨時指揮中心。

他們居中調度,發現了任何情況都可以第一時間支援。

劉大福盤膝坐在地上,雙眼緊閉,手掐法決,體內雄厚的真元飛速運轉。

胸前半空中懸浮著一枚青玉雕刻成的符籙,正滴溜溜的轉著,發出瑩瑩青光。

劉大福使用的是一門奇特秘術,在紫符宗當代弟子之中學會這門秘術的屈指可數,此術名為天地視聽子母符!

不僅僅是修煉難度大,還非常冷門,是一門純粹的輔助性秘術。

此術的核心就是劉大福胸前的青玉符籙,是為母符,與氣海之中的紫符元胎相連,其餘的兩百多張子符,被派出去搜尋的修士一人一張貼身佩戴。

佩戴了子符的修士將真元與符籙連接,這時修士的所見所聞就會全部的傳輸到劉大福的腦海裡,還可以相互傳音。

尋找怪異本體肯定是非常危險的行動,見到怪異本體的一瞬間,可能就會被秒殺,這時候就體現了這秘術的重要性。

白東臨坐在一旁看著劉大福施展秘術,這奇特的秘術讓他很是眼熱,這不就是互聯網雛形嗎?

事後倒是可以跟劉大福溝通溝通,異界上網也不是不可能嘛,這項目很有搞頭!

……

船底貨艙。

一行十人修士組成的小隊,滿眼警惕的進入貨艙,一步一步的搜尋,不放過任何一個物體,精神緊繃,利用神覺去感應周圍的一切。

修士到了元胎境就會覺醒神覺,可以增強對天地之間能量的感應,可以提高危機感應,猶如第六感一般,隨天賦的高低不同,神覺也威力不一。

貨艙很大,但是慢慢的進來了更多的修士小隊,搜尋的範圍越來越大,逐漸接近青銅盒子所在的區域。

一隊修士拐過死角,一眼就看見了雜物堆前麵空地上的青銅盒子!

幾乎瞬間,他們用肉眼就確定了這是怪異本體,同時神覺瘋狂示警,強烈的危機感讓他們真元運轉都凝滯了。

青銅盒子上麵的銅鏽幾乎消失殆儘,散發著陣陣幽光,布滿全身的花紋如同活物一般扭曲蠕動。

一股灰色煙霧圍繞著青銅盒子盤旋不停。

隻要不是瞎子,都看出來這是怪異本體了。在他們看見盒子的瞬間,船長室的劉大福睜開眼睛道:

“找到了!在船底貨艙!”

王陸飛聞言渾身金光一閃,化作遁光消失不見,他這兩天憋屈壞了,勢必要跟怪異拚個你死我活!

這時接到傳音的兩百多個修士,全部向船艙趕去,雖然知道危機重重,但是不去就是坐以待斃。

等著被怪異各個擊破,還不如集中力量拚死一搏!能修煉到元胎境的修士,至少沒有蠢貨,對形勢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白東臨也起身準備去會會這怪異,他拳頭都硬了一整天了!

“白兄等等!”

劉大福一把拉住白東臨,他要坐鎮船長室,維持天地視聽子母符,很明顯這種統籌全局的能力比讓他去正麵戰鬥用處更大。

“白兄莫急,讓我們先在觀察一下這怪異,看一下是否能找到它的弱點,如果就這樣下去可能會很危險!”

劉大福已經把白東臨當成了這次行動最後的底牌,相比於那些陌生的修士,白東臨顯然更重要,不是他冷血,總是需要有人去打頭陣的。

白東臨應該作為最後底牌,給怪異必殺一擊!

現在重要的是要摸清這怪異的底細,提高白東臨必殺的成功率。

白東臨聞言也停了下來,劉大福說的沒錯,他雖然不死不滅,但並不代表他就可以消滅這怪異,他的攻擊可沒有他保命能力這麼強。

劉大福單手掐訣,一指白東臨,把他通過母符看見的畫麵傳輸了過去。

……

當王陸飛趕到貨艙的時候,已經有數十個修士把青銅盒子圍在中間,這灰霧很奇怪的沒有主動攻擊,但是這些修士也不敢先動手。

強烈的危機感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他們,輕舉妄動必死無疑。

王陸飛神色凝重的看著青銅盒子,他很清楚這怪異的恐怖之處,不過他既然敢來,自然有所依仗。

鄭重的拿出一盞黃銅燈,此燈渾身布滿殘痕,最大的一條裂紋幾乎貫穿全身,一股歲月的氣息撲麵而來。

不知名材料撚成的燈芯,上麵燃燒著黃豆大小的幽藍色火焰!

王陸飛將全身的真元灌注進黃銅燈,幽藍色火焰激烈燃燒起來。

舉著燈,一步一步的向青銅盒子走去,隨著他不斷接近,灰色煙霧激烈翻滾起來。

眾人見此不由的後退一步,灰霧盤旋一圈,不在猶豫直接向王陸飛撲去!

王陸飛臉色鎮定,舉著銅燈猛的對著灰霧吹了一口氣,一道幽藍色的火焰巨龍瞬間形成,與灰霧糾纏在一起!

有效果!

王陸飛眼睛一亮,隻見火焰巨龍與灰霧的交接處滋滋作響,一股白煙升起,隨著兩者糾纏不休,逐漸都變得微弱起來,仿佛在相互抵消。

“一起攻擊怪異的本體,青銅盒子!”

王陸飛滿頭大汗的大喝道,他要維持黃銅燈,消耗極大,根本騰不出手來攻擊怪異的本體。

周圍的修士聞言壓住心裡的恐懼,祭出各種各樣的法器,遠程攻擊青銅盒子。

一時之間船艙裡光芒四射,無數的攻擊將青銅盒子淹沒,戰鬥餘波將周圍貨物摧毀殆儘,船艙船體雖然有陣法加持,可惜能量核心被毀,也因此被打得稀爛。

煙塵散去,青銅盒子重新顯露出來,渾身閃爍著幽黑光芒,詭異的花紋蠕動得更激烈了,竟然毫發無損!

所有人臉色一變,青銅盒子的堅硬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這麼密集的攻擊哪怕是靈台境修士也不敢硬接,可這怪異本體卻安然無恙。

他們的攻擊雖然沒有對青銅盒子造成傷害,卻仿佛激怒了它,盒身上的花紋一陣扭動,一股更加強烈的灰霧從花紋鬼臉的嘴裡冒了出來!

盤旋一圈瞬間朝修士撲去,這些修士可沒有黃銅燈護體,被灰霧挨著就死,幾個呼吸間就死了幾十個!

王陸飛臉色慘白,他的真元快要枯竭了,一時三刻黃銅燈就會熄滅,到時候必死無疑!

要拚命了!

一臉決絕的催動氣海之中的元胎,金色小人渾身綻放強烈的金光,小金人狠狠地捶了三下胸口,一大口金色的血液吐出,直接噴在了黃銅燈的燈芯上!

哢嚓!

黃銅燈直接裂開一條大裂縫,幾乎將整個燈身分成兩半!

轟!一股猛烈十倍的幽藍色火焰猛然出現,火焰巨龍仿佛活了過來一般,龍目烈焰滾滾,發出一聲龍吟,向灰霧撲殺而去!

灰霧見此也不在追殺那些被嚇破膽的修士,轉身與幽藍火龍纏殺起來!

王陸飛雙眼無神,握著殘破銅燈的手臂微微顫抖,他已經沒法催動下一擊了,黃銅燈也瀕臨崩潰。

可是怪異的本體,青銅盒子還安然無恙,這可如何是好?

難得要失敗了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