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十九章 何至於此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六十九章 何至於此

這小紫是個大寶貝!

竟然能凝結神通法則本源,這也彌補了他沒有天賦血脈的缺點,四種感悟法則基本要素全部頂級,直接起飛!

這小紫想要凝結第一個神通法則本源還需要半個月,他可沒時間在這裡耽誤,神紋境已成,可以出去試一試是否能離開空間閉環了。

意念一動,地上的小紫收縮變小,化作紫玉手環緊緊的纏繞在白東臨的右手手腕上,紫玉藤蔓堅固異常,大小如意,甚至可以當做法寶來使用。

這小紫自從誕生意識過後,就已經算是一種生命體了,不能再存放進極道手鐲,隻有隨身攜帶了。

從手鐲裡拿出一套衣服穿上,看來得儘快修煉成那一門“血甲”秘術了,不然每次戰鬥或者修煉都要弄壞衣服,實在是麻煩至極,也有損他的高大形象。

“血甲”秘術得自於書山,是一門將血液血元化作衣服鎧甲的輔助性秘術,具有屏蔽神念掃描的作用,略微帶有一點防禦。

主要是“血甲”與修煉者血液血元相互依存,大小如意,隨意變化修複,據說,每一個修煉“法天象地”神通的前輩都修煉過這門秘術。

收攏思緒,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什麼遺漏,一步跨過,空間微微扭曲,身影瞬間出現在地麵之上,對空間法則有所感悟,咫尺天涯有很大進步,數千米岩層已經影響不到他了。

白東臨神情一愣,看著大變樣的骨海,還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

骷髏頭堆起的山峰已經消失不見,巨大的白骨大殿也沒了,原地留下一個巨大的坑洞,五道巨大的指印深深刻在地麵。

抬頭望天,極高的穹頂破了一個巨大的洞,白東臨神色凝重。

看著眼前的殘破景象,一幅畫麵浮現腦海,一隻巨手瞬間穿過數千米的岩層,打破穹頂,一把將骷髏山峰連同白骨宮殿一起抓走。

神念傾瀉而出,感應到一絲氣息,一步邁出消失不見。

大坑底部,一顆乾癟的頭顱落在廢墟之中,白東臨彎腰撿起頭顱,正是老巫婆的頭顱,身軀已經化作虛無,隻剩下一顆頭顱裡麵還有一絲微弱的靈識,也即將消散。

“白,白公子,求求你,救,救救夫人……”

白東臨眉頭一挑,感覺到乾癟頭顱裡的靈識已經徹底消散,一絲靈識能堅持這麼久才消散,看來心裡的執念很重啊!

“嘖,沒想到你這個老太婆能做到這種程度,倒也算是忠心。”

手掌勁力輕輕一吐,頭顱化作灰燼隨風飄散,他並沒有將老巫婆的話放在心裡,先不提他們之間的恩怨,以這巨手的恐怖實力他拿什麼去救?拿頭去救啊!

老巫婆也明白這個道理,向他求救不過是心裡執念作祟罷了,畢竟這骨海裡除了白東臨也沒有第二個活人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白骨夫人在這骨海安安穩穩生活了萬年都沒出事,怎麼自己一來就家破人亡了喃。

“哎,讓你放我走你不聽,硬是要留下我與你成親,如果聽我的,何至於此,真是罪過罪過!”

抬頭看著穹頂之上的大洞,這個洞口應該是通往那片廢墟,不再多想,一步跨出身影消失不見。

廢墟之上,白東臨神念掃蕩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情況,雖然模樣大變,但確實是當初自己降臨的那一片廢墟。

盤膝而坐,閉目凝神,神魂空間之中靈魂光芒閃耀,白東臨在全力感應周圍的空間,銘刻空間法則的靈竅也微微發光,他想要找到空間閉環的縫隙。

片刻之後,白東臨一無所獲的睜開雙眼,眼露疑惑,不應該啊,空間閉環不可能找不到一絲痕跡,就算他空間法則感悟不高,哪怕找不到空間縫隙,也不可能一點異常都感應不到,周圍的空間太正常了!

難道是……

白東臨神色一動,仿佛想到了什麼,起身一步跨出,沒過多久就停下了腳步,露出喜色,果然如他所料,空間閉環已經被破掉了,這片空間恢複了正常,當然感應不到異常了。

應該是那巨手的主人隨手破掉了空間閉環,也好,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畢竟他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脫離空間閉環。

他對這葬域一無所知,也不用特意辨彆方向了,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施展神通咫尺天涯,瞬間消失不見。

……

哞!

轟隆隆——

一頭渾身火紅,毛發如同烈焰的巨牛發出一聲高昂的嚎叫,隨後賣命的狂奔,足有千丈高的龐大身軀,每一腳落下都發出巨大的地鳴聲!

四隻蹄子燃燒著熊熊烈焰,岩石土壤接觸火焰的瞬間就化作岩漿,如此恐怖的怪牛卻渾身布滿傷痕,炙熱的鮮血狂飆不止。

火紅巨牛根本不敢停下腳步處理傷勢,一刻不敢停留的快速狂奔,巨大的牛眼之中恐懼仿佛要溢了出來。

“哈哈哈!火牛王,彆跑了,看看你這血流得,真是浪費啊!”

“放心吧,老夫下手很快的,不會讓你感到痛苦。”

“嗝!痛快,好酒!哈哈哈!”

火牛王身後高空之中,一位渾身衣袍破爛,花白頭發亂糟糟,如同乞丐的老者立於虛空之中,手上拿著一個巨大的酒葫蘆,猛灌一口,大呼痛快!

哞哞哞!

火牛王聽見老者的聲音,眼中恐懼更甚,渾身爆發赤紅烈焰,周圍空間被燒得微微扭曲,四隻蹄子踏碎空間,速度飆升至極限!

邋遢老者看見火牛王跑得更快了,無趣的搖了搖頭,一步跨出,瞬間出現在火牛王巨大的頭頂,盤膝坐下,周身空間隱隱錯位,完全無視熊熊燃燒的赤紅烈焰。

火牛王渾身一顫,不再奔跑,四膝跪地趴俯在地上,不過片刻,此地就化作一片岩漿火海。

嗚嗚嗚哞——

火牛王發出巨大的悲鳴之聲,仿佛知道自己在劫難逃。

咕嚕咕嚕,邋遢老者狠狠的灌了兩口烈酒,不屑的撇了撇嘴,開口罵道:

“現在知道怕了?當初老夫可是被你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要不是幾位師兄以命相護,老夫早被你燒成灰燼了!”

“那些禿驢說得不錯,有因必有果,以往你追殺老夫,今日老夫借你一身血肉,以了結因果。放心,老夫會放你真靈重歸母河,上路吧,火牛王!”

哞——

老者豎起劍指,輕輕一點,火牛王耀眼的火紅靈魂瞬間被斬成虛無,隻剩下一點真靈,微微一閃消失不見。

咕嚕咕嚕。

灌下一口烈酒,手一揮,火牛王巨大的屍體就直接縮小,被擒拿於手中。

解開腰間的獸皮袋,一股濃烈的血腥煞氣從袋子裡麵噴出,老者也不在意,隨手把火牛王的屍體扔了進去,袋子裡與火牛王一樣氣息強烈的屍體,不下百具。

“劍癡,劍癡——”

一道聲音傳來,如同索命梵音,縹緲不定,仿佛在遙遠的天邊,又仿佛在耳邊低聲呢喃。

邋遢老者臉色一變,把獸皮袋子狠狠的係上,拿起酒葫蘆灌了一口,壓低聲音罵道:

“哼!催催催!死禿驢,就知道使喚人,要不是看你是前輩,定要捅你幾劍,我白劍進黃劍出,我紮你屎包……”

邋遢老者罵罵咧咧,口吐汙言穢語,如同乞丐流氓,完全沒有得道高人的樣子,實力卻高深莫測,身影一晃就消失不見。

葬域深處。

一處奇異的空間之中,此地非實非虛,存在於不存在之中,時空不定,維度莫名,幾道扭曲模糊的身影盤膝而坐。

幾道身影隻能略微分辨出一絲人形,一會兒被壓縮成一點,一會兒又被拉伸成線條,身影跌落一維,又瞬間躍遷至七維,飄忽不定,不可觀測。

異常的空間之中,交流變得異常困難,幾人隻能分裂出一絲神魂,相互融合在一起,勉強的做到了正常交流。

“諸位道友,此次古界之變,是吾等唯一的機會了。”

“這處空間快要堅持不住了,祂的目光不時掃過,恐怕……”

“無數年的計劃,在此一舉。”

“嘿嘿,這麼大的一盤棋,連黑冥界,死寂滅界都成了棋子……”

“為了得到‘蒼’,一切都是值得的。”

“阿彌陀佛!”

“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