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七十章 黑刀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七十章 黑刀

歸墟絕兮,無歸葬域。

一處黑色平原之上,從閉環空間出來白東臨埋頭狂奔七日,除了修煉就是趕路,但是他極其詭異的沒有遇見一點危險,也沒有遇見一個活物。

直到跨入這黑色平原。

光禿禿空無一物的黑色平原之中,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傳來,刺激得眉心隱隱作痛。

白東臨眉頭緊蹙,看著麵前的空曠平原,退縮是不可能的,上肯定是要上,不過讓他比較糾結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前進的方向是否正確,有可能跨過這黑色平原不是離開葬域,反而是深入其中。

終究還是要進去探視一番,大不了死幾次罷了,隨即向小紫傳音道:

“小紫,此地太過危險,你在外麵等著大哥,我先進去探探路。”

右腕上的紫色藤蔓微微扭動,脫離手腕落在地上化作丈長,傳出一陣童音:

“好的,大哥你小心一點。”

白東臨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小紫雖然剛剛誕生不久,但是卻極為聽話,沒有一點小孩子的頑皮,對他言聽計從,除了胃口比較大以外,什麼都挺好。

神通法則本源也快凝結出來,可不能讓它跟著進去冒險,得不償失。

又思慮片刻,把極道手鐲取了下來扔給小紫,如同紫玉一般的藤蔓接過手鐲,緊緊纏繞其上。

極道手鐲雖然極其堅硬,但也不是不可損壞,這可是他回歸的唯一道具,不可有失,此地荒涼無比,看不見一個活物,讓小紫拿著比跟他進去冒險要安全得多。

怕這小紫耐不住寂寞到處亂跑,白東臨忍不住又囑咐一聲:

“小紫,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大哥去去就回。”

“好的,大哥!”

點了點頭,空間扭曲,一步跨過已進入了黑色平原,唯留小紫立在原地,藤蔓上緊緊纏繞著極道手鐲。

幾步跨出,白東臨已深入黑色平原,越是深入,他發現咫尺天涯的效果越來越差,最後甚至完全無法使用,此處的空間極其堅韌,黑色平原上的空間被封禁了。

白東臨隻有徒步而行,輕輕一跺腳,身影就消失不見,速度也是極快。

奔跑了盞茶時間,白東臨被一條巨大的峽穀裂縫攔住了去路,此峽穀極長,一眼望不到兩邊的儘頭,仿佛整個黑色平原被直接劈成了兩半。

體內靈竅血元湧動,化作血色遁光一飛而起,氣修在元胎境,體修打通人竅,就都可身化遁光飛行。

不過這遁光速度與他在地上奔襲速度差不多,在禁區裡飛在天上目標太顯眼了,為了少一些麻煩,一般情況他都不會飛行的。

此時他卻想飛過這峽穀,峽穀雖寬,但還不至於一眼望不見頭,眨眼睛就飛到了峽穀中間。

正當要飛過峽穀之時,異變頓起,一道灰蒙蒙的刀芒,以超越想象的速度衝天而起,直接劃過白東臨所化的血色遁光。

遁光一滯,白東臨的身影顯現出來,眼睛瞟了一眼峽穀深處,隨後一道血紋從眉心緩緩浮現,嘩啦,大片血雨噴湧而出,竟是被從眉心斬成了兩半!

殘屍掉落的瞬間,無數細小的刀芒從屍體之中射出,殘屍瞬間化作虛無。

呼吸之間,白東臨原地複活,**的身體紅光微微一閃,一套血紅的鎧甲籠罩全身。

正是“血甲”秘術,趕路這幾天已經被他練成了,此術主要就是需要對血元血液有極強的控製能力,以白東臨強悍的靈魂,修煉得很容易。

有意思,被恐怖刀芒斬殺的白東臨眼露好奇之色,身影一動就往峽穀下麵飛去。

剛剛動身又是一道刀芒衝天而起,又是被瞬間秒殺,“血甲”隻能提高他一層的防禦,作用微乎其微,也就隻能用來擋擋身子。

複活的瞬間不再猶豫,直接往峽穀下麵飛去,他速度極快,雖然每次複活幾個呼吸之間就會被斬殺,死了百來次也順利的來到了穀底。

當白東臨站在穀底之時,一直要置他於死地的灰色刀芒卻不在出現,意念微動,在前方感到了一股霸道慘烈至極的刀意!

神情震動,這股霸道之意太過強烈,甚至超過了他當初在書山之上看見的那一行字。

無緣無故被斬殺了上百次,白東臨可不想空手而歸,身影一動就往散發著刀意的地方射去,沒走多遠,速度突然慢了下來,這股刀意衝擊著他的神魂意誌,令他舉步維艱。

刀斬肉身,意斬神魂。

原來如此,白東臨神色冷靜,意念全部沉浸於神海靈魂之中。

盤膝而坐的耀眼靈魂瞬間睜開左眼,眉心金色豎紋熠熠生輝,無數刀意化作大刀劈向靈魂,白東臨雙手合十,左眼深處“卍”字符文滴溜溜一轉,靈魂瞬間化作純金之色,神色悲憫,如同佛陀金身。

他的靈魂日日夜夜不停的誦經讀道,可不是沒有一點收獲的。

無數刀意劈在靈魂金身之上,發出金鐵交擊之聲,火花四濺,靈魂卻毫發無傷。

神魂意誌抗住了刀意的攻擊,白東臨繼續往深處走去,每前進一步,刀意攻擊就變強一分。

神魂之海之中灰霧翻湧,如同天河傾瀉一般的刀意連綿不絕,堅硬的靈魂金身終於扛不住了,開始出現細密的裂紋,呼吸之間裂紋又快速愈合。

白東臨他還有手段可以加固靈魂,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他又要開始作死啦!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施展靈魂佛陀金身的目的是借這刀意淬煉靈魂金身,同時強化能量他也不想放過。

白東臨又大步向前走了幾步,靈魂金身瀕臨破碎,靈魂被千刀萬剮的劇烈疼痛衝擊著他的意誌,破壞與恢複達到了平衡,一股股強化能量不斷憑空產生,又瞬間被靈魂吸收。

靈魂強悍的好處實在是太多了,特彆是未來對《孕神鑄魔真經》的修煉,具有很重要的意義,他要強化出世間最強的靈魂,不能放過每一次能刷能量的機會。

時間飛逝,這些刀意不知來自哪裡,仿佛無窮無儘,一刻不停的攻擊著白東臨的靈魂,當靈魂變強之後,恢複能力稍微壓製住刀意的破壞,白東臨就又往前幾步,繼續維持著微妙的平衡,始終保持著強化能量最大的產出,在這方麵他現在可是經驗豐富。

抗著刀意的白東臨也沒閒著,一心多用,開始感悟刀意,他雖然不怎麼使用武器,戰鬥都是靠著一雙鐵拳,但是此時的條件實在是太好了,不感悟刀意實在是浪費。

技多不壓身,白東臨從始至終都沒忘了他要納無窮知識蘊養己道的目標,感悟刀意,以後在靈竅之中孕育一尊刀魔不香嗎?

再孕育一尊劍神,劍神刀魔,刀劍雙絕,想想都帶勁。

十二萬九千六百靈竅,每一個靈竅都需要孕育一尊神魔,所以任何知識,任何一條道路對他都有用。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堅定信念,堅韌的意誌無視掉靈魂破碎的劇痛,開始感悟這霸道至極的刀意。

峽穀深處。

一具巨大的男屍雙膝跪地,身著漆黑的鎧甲,雖然不知死於多悠久的歲月之前,但是身軀依然挺拔鮮活,仿佛剛死不久。

男屍巨大的雙目怒瞪天空,渾身氣息強絕,周圍空間微微扭曲,要知道這黑色平原深處空間極其堅韌,這具死屍的殘留氣息竟然差點撕裂空間,可見這男屍生前實力一定恐怖至極。

男屍全身上下隻有一處傷勢,一把通體漆黑的長刀深深插進眉心深處,一刀斃命,毫無反抗之力。

漆黑的刀柄極長,露出的一截刀身漆黑無光。

隱隱有刀鳴聲傳出,仿佛刀中的意誌被驚醒,攻擊白東臨的無窮刀意就是由此刀泄露而出。

漆黑峽穀底,黑刀鎮巨屍。

白東臨的意外闖入,打破了此地多年的寂靜。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