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八十八章 吃球球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八十八章 吃球球

月宮,白玉大殿之中。

白東臨身形挺拔而立,背後巨大的光門泛著白光,一股威壓氣勢震懾住了眾人。

哢嚓!

握於手中的漆黑珠子被他捏出一條裂縫,一絲青煙從裂縫之中冒了出來,落在地上化作一道透明人影。

“師兄!”

人群之中有人認出了透明人影,他的師兄剛剛慘烈戰死,沒想到死後還差一點被歹人收走。

透明人影衝著出聲之人微微點頭,然後感激的對著白東臨躬身一拜,化作白光消散不見,真靈回歸母河,如果不是遇到白東臨,他恐怕隻有真靈泯滅的下場了。

“阿彌陀佛!”明淨小和尚雙手合十,神情悲憫。

大殿之上的眾人見此都是神情凝重,顯然已經有點相信白東臨的話了,沒人是傻子,白東臨見此隨手扔掉報廢的珠子,說道:

“接下來我會出手解決那些細作,無關人員看著就行了,胡亂插手,彆怪我不客氣,記住,誰要是亂動,就是細作無疑!”

“如果殺了人沒找出珠子,算我誤殺,在下就在此自裁謝罪!”

說完磅礴氣勢升起,五條血焰火龍纏繞周身,被神念鎖定的十幾個人臉色狂變,內心激烈掙紮,不知是應該奮起反抗,還是靜觀其變,如果隻是在詐他們怎麼辦?

噬魂珠氣息這麼隱秘,不過是神紋境的體修,怎麼可能感應出來!

轟!

白東臨身影消失在巨坑之中,瞬間出現在一個女修麵前,長相絕美,膚如凝脂,身姿妖嬈,可惜卻早已身死,靈魂被黑霧寄生!

恐怖的速度,強絕的力量,在女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一掌拍在胸口,瞬間化作血霧,鮮血飛濺,周圍的修士臉色狂變,卻又不能躲避,隻能升起真元屏障。

“不!我的師姐啊!你死得好慘啊!”

一男子神色瘋狂,向白東臨衝了過來,白東臨眉頭微微一皺,一腳把男子踢飛,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背後的血焰火龍延伸而出,張嘴在血沫之中叼出一顆漆黑的珠子,伸手接過捏碎,十幾縷青煙冒出,落在地上化作十幾道透明人影,都感激的向白東臨躬身行禮,隨後化作白光消散。

“第一個。”

白東臨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這一下人群徹底安靜下來,他們已經相信了白東臨的話,眼見為實,在兩萬多個修士全神貫注盯著的情況之下,沒有作假的可能。

剩下的細作內心狂呼,不可能,他肯定是蒙對的,肯定隻是碰運氣而已,心裡安慰自己的同時,他們也知道,想要在兩萬多人之中,碰巧找到一個,哪裡有這麼巧的事!

他們現在如果一起群攻白東臨,肯定會被兩萬修士圍攻而死,如果不反抗隻有被他逐個擊破,在他們還在糾結的時候,白東臨已經攝起地上的儲物戒指,裝模作樣的放入懷中,其實是被死兆吸了進去。

他費儘心思鏟除細作,收點辛苦費不過分吧?

身影一動又一掌斃掉一個細作,形神俱滅,同樣的找出一個珠子,這裡人多眼雜,他倒是不好攝拿這些人的靈魂,不然與那神秘勢力有何區彆,隻能讓他們神形俱滅了。

這些人剛剛突破元神境不久,靈魂未刻入完整的法則,依然脆弱,他就是不下狠手,靈魂離開人體太久也會自然消散。

白東臨連續擊斃兩個細作,徹底的打破了那剩下的十幾個人的僥幸之心,相互之間瘋狂傳遞神念,交流信息。

“讓他這麼殺下去我們可就得全軍覆沒了!”

“做決定吧,我們死不足惜,可不能耽誤了大人的計劃!”

“犧牲一部分,保留一部分。”

“禮讚大暗黑天!”

“禮讚大暗黑天!”

白東臨籠罩著眾人的神念,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那十幾個人在瘋狂交流信息,他雖然沒辦法讀取信息,但是也能猜到,他們要狗急跳牆了。

默默的將地竅,天竅,以及少量隱藏靈竅通通燃燒!背後再次浮現出兩條血焰火龍,力量再次增強兩百萬斤!

這可以說是他常規戰力的極限了,所謂的常規戰力就是體內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的燃燒速度,低於他不死不滅的恢複速度,可以一整天開著不停而毫無損傷。

而非常規戰力就是“極儘升華”,無視恢複能力的平衡而全力燃燒一切,可能燒個幾分鐘就會被燒成虛無吧,當然,複活過後又可以繼續燒!

不過第二次施展就會少了血元能量,威能會衰弱不少,畢竟血元能量是要融合天地靈氣才能形成的東西,他的恢複能力可不能憑空產生天地靈氣。

不過瑕不掩瑜,本來血元能量提升的力量也不多,對他來說唯一的作用不過是用來施展神通、秘術、陣法、法寶這些需要能量催動的東西,他的力量本質還是在於**以及靈竅靈魂,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燃燒並且恢複的,攤牌了,他白東臨就是永動機!

二哥你說得沒錯,我確實很適合體修!

心思電轉不過一瞬間,在白東臨爆發的同時,有五個準備犧牲自己的細作也爆發啦!

四個氣修直接燃燒元胎,剩下的一個體修也崩裂自己的血海靈竅,渾厚的血氣衝天而起!

“殺!”

五人神色猙獰,爆發出最強一擊向白東臨攻去,眼睛之中滿是狂熱之色,有種宗教狂熱分子的味道了。

蜉蝣撼樹而已!

白東臨狠狠一踏,轟!白玉大殿直接崩裂一小半,身影瞬間消失。

眾人被劇烈震動弄得東倒西歪,隻能看見煙塵四起,碎玉飛濺,一道紅色閃電在白玉粉末之中左衝右突,形成如同亂麻的紅色光線團,巨大的交擊之色震耳欲聾。

片刻過後,煙塵落儘,白東臨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一身黑袍纖塵不染,臉色掛著溫和的笑容,氣質儒雅隨和,與剛才的猛獸判若兩人。

“好了,沒事了,細作已經除儘,大家繼續探索秘境吧。”

眾人目光掃過淪為廢墟的戰場,一道道巨大的刀痕,深入地底,裂縫上還殘留著一絲充滿破滅氣息的刀意,十來個修士被切割成無數一立方厘米的正方形小塊,隻有一具屍體還算完整,頭顱卻不知去了何處。

好吧,白東臨他承認自己做不出來這麼惡心的事,隻是將陰陽人的頭顱打爆了而已,願世上再無陰陽人。

白東臨剛才趁著混亂,已經將剩下的十二個細作同時解決了,黑珠子也被他毀掉,各種戰利品也儘皆收入囊中,現在這種情況也不會有人質疑他是否誤殺。

麵對這種狂人誰還敢多嘴?

所有人都對白東臨微微供手,感謝他鏟除細作,讚揚他的實力,好一陣恭維,隨後才陸續進入光門之中。

神海之中,十二道靈魂被佛光鎮壓,白東臨的靈魂盤膝而坐,口誦《地藏菩薩本願經》,不過片刻,所有的靈魂都化作白光消散,揮手將所有的黑霧都收集起來,一同封印進白色小球裡麵。

將十二團透明靈魂體收攏,在功法傳承之中下封禁是所有大勢力都會做的事,仔細的將裡麵擁有封禁的記憶與垃圾記憶剔除扔掉,唯獨留下有用的純粹記憶體,兩隻手掌一撮,形成一個透明小球,扔進嘴裡嚼了兩下,吞進腹中。

完了,白東臨他覺得自己好像喜歡上了吃記憶的感覺,準確的說,是喜歡上了吸納裡麵眾多知識的快感。

各種見識,修煉經驗,功法,秘術,法術,陣法,煉丹,煉器等等,五花八門的知識全部被他吸收。

這種方法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在吃之前他已經將無用的東西剔除乾淨,隻留下了與修煉有關的東西,與書山裡麵的玉筒知識沒有任何區彆,不用擔心變成精神分裂,也是他靈魂異於常人才能做到這一步。

隻是這種手段肯定不被正道所容忍,妥妥的魔道手段,隻能偷偷的使用了。

他也不會輕易這樣做,隻針對於玩弄靈魂的邪修罷了,這些神秘勢力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乾得心安理得!

神海之中的各種操作,沒有影響外麵的白東臨,依然麵帶微笑,淡然的跨入光門。

進入到下一層秘境之中。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