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53章 甜棗

2個月前 作者: 生如蟻美
第53章 甜棗

白嘉宴的獨舞名為《大夢敦煌》。

幕布緩緩拉開,為觀眾展現出黃沙堆積和迷霧漫天的敦煌之景,琵琶樂起,仿佛一個曆經滄桑的老者在低聲訴說,舞台的燈光全部聚集在一個人身上,他覆蓋在一層銀灰色的紗下,一隻腿屈膝在胸前坐在舞台中央。

隨著古老音樂,他緩緩抬頭,表情麻木,身體仿佛承受不了劇烈的風沙一般顫抖,緩緩地,那層紗被拉開,他僅著白色中衣,跌跌撞撞站在黃沙中央,眼神空洞……

時晴驚訝地張大了嘴,她甚至沒有認出來,舞台上那個蒼鬱迷茫的人就是白嘉宴,他給她的驚喜遠遠超過預期!

明明是那麼陽光活潑的一個孩子,一到舞台上竟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禮堂裡眾人屏住呼吸,白嘉宴的舞把全部的人都帶入到那個黃沙漫天的古敦煌。

這樣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孩子,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至少在這一刻,時晴是真心在為白嘉宴驕傲,同時也替他慶幸,這樣的好苗子,還好沒有真的陷在那個無法上岸的深淵。

獨舞時間不長,幾分鐘就結束了,直到音樂停止、幕布重新合上,觀眾席依然保持著沉默無聲,他們似乎還沒反應過來這個精彩的節目已經結束,直到十幾秒後才迸發出熱烈的掌聲,毫無疑問,白嘉宴的獨舞贏得了大家的高度讚揚。

時晴等掌聲結束才感覺到包裡的手機振動,是秘書阿瑞,已經打了好幾個電話,語氣很是急切,見她接電話了才鬆下一口氣,說嘉成的薑總臨時約她,已在抱琴山莊等了。

時晴問阿瑞是哪個薑總,因為什麼約的她,阿瑞那邊一問三不知,隻說是嘉成那邊的總裁辦聯係的,也沒說具體因為什麼。

嘉成是他們的大金主,時晴這會兒也兌現了對白嘉宴的承諾,便毫不猶豫地離開了h大。

白嘉宴剛下了台就迅速往後台紮,一路上不停有人同他道喜,祝賀他演出完美成功,他在道謝中飛快奔走在人頭攢動的後台,想要趕緊給時晴打了電話,可還沒到更衣室就被老師攔住。

“白嘉宴!乾什麼這麼著急?一會兒千萬彆走,你今天表現真的太棒了,院長剛跟我說了,今天的晚宴一定要帶上你。”

白嘉宴雖然高興,但他現在真的顧不上,可麵對老師也不能應付得太過敷衍,耐著性子和老師聊完,又一陣兒風似的去更衣室拿手機。

“喂,時晴!”

那邊時晴的車剛駛出h大校門,被他這一吼嚇了一跳,“喊什麼啊?我又不是聾了。”

白嘉宴忙問:“你現在在哪兒?我去找你。”

他剛結束一舞,迫不及待想見到她,也迫不及待想聽到她的誇獎。

時晴卻說:“忘了告訴你了,我公司那邊有點急事,得先走了。”

白嘉宴一愣,隨之肩膀都垮了,整個人精神萎靡下來,他沉默許久才開口,卻“我”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就像小時候,你攢了一年的錢去買心愛的玩具,滿懷期待拿著小豬存錢罐去商場,售貨員卻告訴你那個玩具早就賣完了,而且永久停產,你永遠都無法得到。

期待與現實的巨大落差,擊垮的不僅是孩童。

可事情總有峰回路轉,就在白嘉宴失望到無以複加的時候,電話那頭的時晴卻說:“放心,我看完了你的《大夢敦煌》。白嘉宴,你真的很棒很棒,簡直太讓我驚喜了,等我忙完這件事,會給你獎勵的,乖。”

先打個巴掌再給個甜棗的衝擊力絕對比直接給甜棗要強得多,至少對白嘉宴是如此,他折騰半天為的不過就是時晴的一句話,如今得到了,已經心滿意足,至於所謂獎勵更是額外驚喜。

再說另一邊,時晴到了才知道這回來的是兩個薑總——薑家姐弟倆,當然,說是兩口子也沒什麼問題。

這兩口子根本沒什麼大事,抱琴莊園那事本來翻篇了,可兩人這幾天在香港玩的時候也不知怎麼就又提了起來,薑幸這人吃起醋來沒完,薑偕隻好說是因為抱琴莊園的湯做得比較好喝才選的那個地方,根本不是因為什麼男公關,倆人又鬨起來,非得故地重遊,重遊還不算,還得把當事人時晴找過來。

是以,嘉成的總裁辦說不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事,雙方秘書也都是稀裡糊塗的,就因為這兩人莫名其妙的鬨彆扭。

時晴有一瞬間真想把酒潑這兩人一臉,可仔細想了想,潑完了她吃不了兜著走,還是忍忍這倆大奇葩吧。

隻能陪著這倆人在抱琴莊園吃了頓晚飯,好在這裡的食物味道確實不錯,那兩個混蛋也還知道收斂,沒鬨得太過分,一頓飯也算是賓主儘歡,聯絡雙方感情對時晴來說隻好不壞。

壞就壞在快吃完的時候那經理一句多嘴,這經理記憶力也是好得出奇,時晴幾個多月前多問了一句小白他還記在心裡,為顯示他的絕佳服務,便上前說道:“時小姐,小白今天也在莊園裡。”

時晴還以為聽錯了,問道:“你說什麼?”

經理見她臉色驟變,馬上就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話了,就想打個哈哈混過去,忙說:“沒什麼,沒什麼。”

時晴卻認真了,一臉嚴肅道:“不對,你剛才說小白也在,是之前陪過我的那個小白嗎?”

經理硬著頭皮說:“是。”

時晴心道這怎麼可能,白嘉宴剛剛在學校結束一個重要的舞蹈,怎麼又過來這邊,若說趕過來時間上倒是來得及,但他不是已經答應過她不來了嗎?

滿心疑惑下,時晴繃著臉讓經理把小白叫到隔壁休息室。

薑偕姐弟倆哪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看時晴那模樣決計不是好事,薑偕記者出身,慣是愛湊熱鬨,笑著問了一句:“怎麼了時總,瞧你這臉色……”

時晴扯起嘴角,露出一個得體笑容,“薑總,一些私人瑣事,不值得提,你們二位吃著,我出去處理一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