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意外

13天前 作者: 生如蚁美
第55章 意外

白嘉宴抱着雪茄,把罐头都码好在它的零食箱里,边码边冲着客厅的方向喊人:“时晴,时晴?”却没听到有人应声。

没在家吗?白嘉宴心想着,不应该啊,刚才还发信息说有在家等他。

往客厅一走就瞧见时晴的后脑勺,她背对着他端正坐在沙发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白嘉宴一瞧见她就高兴,往她身边一坐,没骨头似的倚靠着她,自顾自地说话:“想什么呢?叫你都没听见。雪茄的罐头我给添上了,你记得别买了啊,还有后天它又该打针了,咱们一起去吧?”

“白嘉宴,咱们谈谈吧。”时晴语气严肃得像是要进行一场商业谈判。

白嘉宴这才发现她的脸色有多么正经,他一愣,转而又笑了,“这是怎么了?”

时晴瞧他这懵懵懂懂的样子更加烦躁,屁股往旁边上移了移,坐得离白嘉宴远了些,俩人面对面相隔一米远。

“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清楚,你严肃一点。”

白嘉宴手一松,雪茄就从他怀里跳了下去,他就算再笨也看得出时晴是要跟他说正事,便收起嬉皮笑脸,“成,你说。”

时晴眼睛盯着白嘉宴,“我必须要先跟你道了歉,对不起,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搞错了一些事情,导致我们都对双方的关系产生了一些误解。”

白嘉宴从早上就开始的心慌在此刻发挥到了极致,他甚至说话都开始磕绊:“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时晴叹了口气,只好厚着脸皮从头说起,“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天我喝多了,抱琴庄园的那个服务生说去给我拿药,然后就没回来,他……他叫小白。”

白嘉宴还是一脸问号,他还是不明白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时晴满眼愧疚,目光都不大好意思往白嘉宴那边扫,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又添上最后一句:“……他鼻子上也有一颗痣。”

瞬间,客厅里的气温降到了冰点,双方都沉默到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白嘉宴的脑子终于慢慢运行,他猛地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瞪着时晴,甚至觉得她是在讲离谱的冷笑话。

过往的一幕幕瞬间充斥在他的脑海,那些他为之不解的话语和行为终于有了答案。

她叫他帮她挡酒时的理所当然,希望他不要再去抱琴庄园的可惜眼神,给他“零花钱”时的随意敷衍……

她之所以做这些事,是因为,她把自己当成了抱琴庄园的男……?

白嘉宴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生气更多一些,还是慌张更多,他只是觉得这件事太过荒谬!自己掏心掏肺谈了几个月的恋爱,在时晴心里只是一场见不得光的包养,这实在太过荒唐了!

“你……我……”白嘉宴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时晴看这孩子红白交替的脸色愈加愧疚,站起来深深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再次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雪茄看着两个主人之间尴尬到极致的气氛,打了个哈气一歪脑袋就睡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双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白嘉宴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又想到什么,一扭脸就进了时晴的卧室,果然在她的柜子第三层看到那张银行卡,他早就把卡放回来了,可当时因为雪茄的事插了进来就忘了说,主要是他从小就没缺过钱,根本就没把这卡当回事。

白嘉宴把卡放到时晴面前,吐了口浊气,心里打定主意,既然这几个月的孙子他已经做了,也就没所谓了,当务之急是以后。

他压抑住心头的愤懑,说道:“这卡我先前放你房间忘了说,也怪我,要是早把这事摘清楚,你也不会误会,没事……都不重要,现在弄清楚不就得了嘛,翻篇儿成吗?那个,我刚才跟你说的你听见没啊,雪茄该打针了,你后天抽出空来咱们一起去,省得它害怕。”

时晴愣愣地听白嘉宴颠三倒四的说话,终于回过神来,抿了抿嘴道:“白嘉宴,这事不能这么过去,我们……”

“医生说过段时间就可以给雪茄做绝育了,再耽搁下去就不好了。”

时晴无奈叹气,“小白,你听我说……”

白嘉宴被这声“小白”给点炸了,脸色紧绷得十分难看,控制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你别叫我小白,我不是你包养的那个小白!时晴,我诚心诚意跟你谈恋爱,每天都绞尽脑汁讨好你,想让你对我多上点儿心,不是因为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是因为我喜欢你,你明白吗?”

时晴重重闭了闭眼,除了再次道歉,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白嘉宴被她这态度彻底击败了,像只被针刺穿的气球,浑身的劲儿都卸了下来,耷拉着眼,万分心酸地说:“时晴,我这么喜欢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你还小……”时晴沉默半天,终于组织好了语言:“你还小,以后还会碰见更多更值得你喜欢的人,我们差了七岁暂且不提,在一起……也是个意外。”

“不是意外。”白嘉宴目光灼灼,“我找了你半年。”

时晴眉头紧锁,“什么?”

白嘉宴看她不解的神色就明白她根本不记得他们的初遇,苦笑一声,“去年年末,在平江你追尾了一辆车,还记得吗?那辆车的车主是我,我一直很后悔没在那天真正的认识你。”

时晴的脸色瞬间煞白。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活了二十多年,只有那一天的每一分每一秒还深深刻在她的脑海,午夜梦回时,她不晓得多少次被那天的回忆折磨。

那是她永远都迈不过的坎儿,是她的阿克琉斯之踵。她从没想过,白嘉宴竟是在那一天闯入她的生命。

时晴的手开始轻微发抖,她竭力控制住急促的呼吸,假装镇定地说:“白嘉宴,就算在那一天认识,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不同,我很抱歉耽误你这几个月的时间,如果你愿意,以后我们还可以做普通朋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