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1111:一间一间来【求月票】

29天前 作者: 油爆香菇
第1111章 1111:一间一间来【求月票】

第1111章 1111:一间一间来【求月票】

察觉腰间的手缩紧,贺信安抚轻拍夫人背心:“不用担心,沈君虽是上位者,但也是个讲理的上位者。我和大哥还算安全。”

夫人道:“她会一直讲道理?”

贺信摇头:“应该不会。”

“你倒是不用人担心,只是——”夫人靠着贺信叹气,一双美眸投向贺述所在的方位,“不作那个性子就不好说了。我知道他性情……只是万万没想到他这么敢!”

听到贺述在上南干了什么,她腿都软了。

心中惴惴,恐惧到极点。

夫人当年都跟祈善battle过画技,只是稍逊一筹。这些年的内宅生活清闲,一有空便过过瘾,画技也没荒废。对于大佬而言,用什么工具都能画,碳条拿在手中不过片刻就能如臂使指。沈棠跟她凑得近,正主贺信被抛到一边。只见刷刷几下,内城大致分布就出来了。

兄弟二人默契不提答应出仕一事。

虽说如此,夫人也不敢拖延时间。

说着,祈善领着一伙人搬运祭祀牲畜爬上废墟。鸡鸭鱼鹅猪牛羊,是应有尽有。

“这高度能看到民宅大致的地基范围。”

耳朵听到的却是——

随着第一个字吐出,丹府文气似一滴水滚入热油,唰得一下沸腾飞溅开来。

含蓄道:“您若不弃,民妇愿为分忧。”

在众人注视下,她双唇微启。

第三秒,沈棠都想尴尬收回手指了。

“好古,我听元良说过,你兄长多年前就文士之道圆满,丹府文宫大成。他的文气储备,比你如何?”沈棠突然点名贺信。

沈棠撸起袖子,今日要搞一波大的。

贺信:“……”

“民妇只是好奇沈君手中之物。”

沈棠面色微变,第一时间压制暴动的文气。她已不是当年那个啥也不懂的菜鸟,如今的她能熟练操控一道言灵所需输出。她也没打算一上来就嚷嚷什么“千万间”,恰如当年跟翟乐开玩笑说的那样——既然千万间她要不起,她就不能一间一间来么?

夫人起初还不懂发生何事,但听到前面四个字,常年与文心文士接触的她就猜出部分真相,并且在内心自动补全剩下的内容。

公西仇和即墨秋化作流光飞来。

贺信:“???”

贺述道:【或许是祈元良说了什么。】

文士之道变成女子也没那个功能啊。

沈棠一听有人要主动揽活儿,也乐得龇牙,急忙让出了位置,将碳条递给夫人:“不瞒你说,我在这里画了好久了,周口那边总是不满意,说我给的图纸数据不对。”

再次睁眸,恢复镇定常色。

贺述疲倦捂着额头。

墨者开着挖掘机在下方吭哧吭哧作业,为保证精确,需图纸配合,她就自告奋勇了。画了半天,北啾仍不满意。沈棠靠着墨家钜子身份没挨喷,但看得懂北啾嫌弃的眼神。

贺信也险些傻眼:“这能行吗?”

贺信淡声道:“祈元良膝下有一女。”

“嗯,用它顺手。”

直到被送到大营,她才松了口气。

跟元良说的内容判若两人。

当年的教训太深刻,她这会儿手心都紧张攥出汗水了,口中还喃喃个不停:“要成功,要成功,一定要成功!我不贪多——”

这份担心始终悬在她头顶。

【安得广厦千万间……】

一个慈善,一个就要严厉一些。

她告诉自己,眼前这人是拿捏她丈夫性命的上位者,自己夸不出口也不能得罪。

孩子的前途比较重要。

贺述想到孩子,脸色稍缓和,一想起孩子怎么跑来这边,恨不得将罪魁祸首大卸八块。从高国贺氏族地到交战战场上南郡,一路上会有多少风险?成年人都可能水土不服生病,更何况几个孩子?他想杀人的心更重了。

贺信道:“他收养的,听说是从母族大宗的表兄康伯岁那边抢了一个女儿。大哥对康年应该有些印象。祈元良眼光倒是好,这个女儿天赋不错,就是跟他反着来。”

“夫人呢?”

这也不是不可能。

她道:“沈君还点了我?”

贺信拱手:“信愚钝,不及兄长。”

贺信口中的“罴儿”是他长女,兄弟二人一共就两个女儿,小女儿是普通人,长女有修炼根骨。罴儿八月早产,民间常说七活八不活,担心孩子夭折,细心照料之余又给长女取了罴儿的小名,希望她能身体雄壮如熊。今年九岁,她有启蒙基础,现在开始修炼也不算太晚。只是,他不清楚康国女子修炼秘密,自然要找个知根知底的人请教,少走弯路。

夫人只当自己没听见。

夫人毫不怀疑,要是祈善阵亡,听从祈善命令要挟他们一家老小的护卫会将他们大卸八块。兴许还会将尸体拼凑一下,给贺述送去。祈善丢了性命,他贺述也要家破人亡!

“安得广厦……”

沈棠流畅篡改言灵。

第一秒,风平浪静。

贺信听得云里雾里。

不明白前后两段话有什么联系。

“他应该是不能生的。”

文士之道的后遗症现在还没缓解。

兄弟二人心声高度统一,莫要骗人!

祈善这回还真没骗人,确实要盖房修路。

正准备留下来等候消息的夫人惊诧。

画技跟自己不分伯仲。

贺述不关注这些细节,只是听到祈善也有育儿经验,心中抵触削弱不少。他喃喃自语道:“罢了,只当是为了罴儿的前途吧……”

特别是贺述,他最后悔的便是没将祈善成功献祭了。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二人刚用完早膳,夫人前脚刚过来,沈棠的人后脚到。贺信与贺述对视一眼,后者微微颔首,抬手掐诀解除文气化身。夫人不是第一次瞧见这手把戏,但每次都要惊叹世间神奇。

殊不知,这次还真找对人了。

此獠总喜欢用那个破文士之道伪装女子,骗人感情,屡试不爽。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祈元良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

神经一样的一小间。

高手在民间,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人。

咬字清晰,顺利吐出熟悉的言灵。

路上,贺信还在猜测沈棠为何要见夫人。

贺述对他这个朋友还是比较了解的,夫人过来确实是祈善“从中作梗”,沈棠看到贺信身边有个陌生女子,怔了一下,瞬息猜出对方身份:“好古,这位是尊夫人?”

贺述二人因自身异常,深知一具健康的身体有多难能可贵,对几个孩子也没太高要求。学业不好可以慢慢学,懂为人处世、有自保之力就行。天资不好就安心躺平,贺氏也没穷到会饿死他们的程度。不管是贺述还是贺信,养育方式都偏向散漫,倒是夫人比较紧张。

贺信凑近祈善:“这么大阵仗是作甚?”

当着他的面,想打什么算盘?

沈棠不卖关子,直接道:“我待会儿要做一件事,需要的文气比较多。要是文气不足,少不得跟好古借点。好古也不足,那你就用你大哥的,也算他给城内受灾庶民的补偿。不作仁善,与民同心,不会吝啬这点吧?”

呵呵,真是一报还一报。

夫人谦虚道:“略懂一些。”

不知沈棠葫芦卖什么药,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夫人颔首应下道:“稍等,可否容我稍作梳妆?连日奔波,没来得及整理妆容。这般模样见人,太过失礼。”

沈棠所指地基给出了答案。

沈棠问:“你现在能用他的?”

北啾操控挖掘机在空中比划,回复没问题,再率领一众墨者撤出清理好的废墟。

祈元良有多黑,他女儿就有多白。

贺述:【???】

“你说它?这是用来绘画的。”

自信道:“小庇一户寒士露欢颜!”

她将书册卷成喇叭模样,冲下方北啾位置高呼:“周口,你那边准备好了吗?”

“民妇献丑了。”

“安得广厦一小间……”

贺信顺手摆筷子:“去看孩子了。”

简单寒暄,贺信才问出心中疑惑。

武卒对这个要求并不意外。

“摆祭台。”

提及罴儿,贺述收敛对祈善的敌意,只是在听到祈善有女儿的时候,他竟表情古怪道:“元阳都在,谁给他生一女?他自己?”

沈棠道:“哦,来验证猜想的。”

她仔细去看沈棠画的内容。

有人代劳,她求之不得。

只是没想到不仅贺述在,贺信也在。

几个猪头还绑着红色蝴蝶丝带。

夫人是再普通不过的世家主母,沈幼梨作为国主,基本不跟这个群体打交道,不可能突然对谁生出好奇心。除了祈元良在她耳边进谗言,他想不到还有第二种可能。

贺信道:【希望不是坏事。】

夫人:“???”

“夫人请便,不用着急。”

“绘画?”

“罴儿不能耽误了。”

这份如影随形的恐惧,不仅是怕自己赶到的时候只能看到他尸体,更怕贺述将祈元良也干掉了。因为祈善行事比她丈夫还要狠!

皆是严阵以待的架势。

这样也不错。

“找他作甚?”

沈棠见对方眼睛似有异样光彩,招手示意她近前。夫人这才看到布帛之上画着不规整的线条,一块又一块,不知是何物。沈棠主动解释:“我在临摹城内民宅地基。”

武卒道:“夫人也请过去。”

贺信笑容僵硬:“自然不会。”

她抬手遥指一片民宅废墟。

父母总有一方要唱红脸白脸。

贺信道:“大哥这次确实莽撞。”

沈棠将半身重量都倚靠在废墟墙垛之上,右手抓着一条修长碳条,不停在一张布帛上写写画画。夫人压不住心中好奇,微微伸长脖子。小动作被贺信察觉,隔着袖子提醒她,夫人瘪了瘪嘴。沈棠注意到他们的互动,笑道:“不是什么机密内容,夫人想看?”

几个孩子自打出生就是娇生惯养的。

这些人会牢牢记着这份仇恨,通过外嫁女的关系借力重建本家,假以时日,只要后人之中出个人杰,贺氏就麻烦了。贺信垂眸掩住眼底光彩:“罢了,来日方长。”

第二秒,无事发生。

“正是拙荆。”

贺述:【……】

见夫人神色有异,沈棠并未想到是引以为傲的吃饭画技被人吐槽:“夫人善丹青?”

略微收拾了个淡妆,跟在贺信身侧前往。

他环顾四下没看到熟悉人影。

夫人:“……”

祈善道:“盖房修路。”

贺信不解:“沈君,您这是?”

他以为沈棠见自己是要听他的回答,但看周遭环境又不太像——谁招揽臣子会不待在营帐,反而跑到城墙废墟?脚下这片正是二道城城墙,从这里能看到城内废墟。

“路上吃了点苦,消瘦了些。”

沈棠看着布帛:“不错不错。”

沈棠执行计划,需要北啾帮忙清理废墟。

夫人垂眸行礼:“民妇见过沈君。”

夫人正想同意,又听贺信道:“正所谓人死债消,大哥没能斩草除根,还留了点儿尾巴,日后必是隐患。这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绝,杜绝隐患。只要各家都死绝,本家没了人,外嫁女再不甘心也不能如何。”

见贺述周身杀气腾腾,贺信仿佛没瞧见:“今日回复沈君,再找祈元良问问。”

一番心理暗示,她成功冷静下来。

“夫人不用多礼,”沈棠不等她行礼到位就让她起来了,同时仔细观察这位夫人相貌。仅从五官气质来看,对方是温柔如水、小家碧玉那一款,瞧不出一点儿张扬。

沈棠深呼吸,气沉丹田。

心里装着事,夫妻二人没什么睡意,闲聊熬到天明。帐外武卒送来洗漱清水,贺信简单整理,打理短须,便听到熟悉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自然道:“大哥醒了?昨晚睡得还好?早膳刚送来,你先用点儿。”

偏偏留了几个本家的人。

大人在陌生环境都会惴惴不安,更何况是几个孩子?没有熟悉的人在身边,心里不知道多害怕。安顿孩子的营帐离这里不远,夫人先过去瞧瞧。从这点来讲,沈君确实宽容,换做其他势力,哪里会考虑一个母亲担心孩子的需求,便允许她在军营来回行动?

“昨日还未来得及问孩子如何。”

第四秒——

地龙翻身,文气涌动,四墙高升。

|ω`)

香菇整理一下键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