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1112:一个一个来【求月票】

29天前 作者: 油爆香菇
第1112章 1112:一个一个来【求月票】

第1112章 1112:一个一个来【求月票】

沈棠的为人处世原则有三。

其一,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其二,外耗别人,丰盈自己!

其三,我行我素,天下第一自信!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首言灵的分量,但凡是个文士就没有不懂的。历来有不少文心文士尝试修行,或许是能力有限,或许是言灵另有奥妙,属于一众言灵中修行门槛比较高的一首。诸如“俄顷风定云墨色”、“八月秋高风怒号”,效果多用于影响战场环境,呼风唤雨以达到影响敌军军阵的效果。

甚至连“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也被用出花样,效果包括但不限于削弱敌军体能、减缓行军速度和拉长反应时间,“风雨不动安如山”能辅助武卒抵抗战场极端天气,如狂风暴雨。

沈棠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工作。

若非文气不充裕,高低还要整上土炕。

地砖铺完整个地基,四方各角又升起四根等高的圆形木柱。随着木柱升到顶点,木柱与木柱之间开始堆叠一排排、一块块大小一致的石砖。石砖堆砌过程还留下了门槛、大门、窗漏等位置,之后才是架起数根横梁,搭建屋顶,铺上草垛瓦片。整个过程持续了一炷香功夫。众人要一瞬不瞬盯着,生怕眨眼会错过这间屋子从无到有的每一步变化!

随着最后一点儿收工,这间神奇的屋子算是大功告成,地面也不再涌出多余文气。

若非文心文士能用文气护住心脉和各处要害,他被解冻及时,下场就不是变成废人而是变成死人了。也是从此开始,世人不再跟这句言灵较劲儿,毕竟性命更重要!

刚听到沈棠吟诵前四个字的时候,贺信的心还悬吊一瞬,直到沈棠魔改言灵,这些紧张揪心全部糅杂成了无语。亵渎言灵,不敬先贤,这道言灵要真成功才叫见鬼。

贺信一时找不到能准确表达他心情,同时又不得罪新老板的话,太为难自己了。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

至于那个天纵之才?

沈棠握拳窃喜:“成了!”

“主上又不是要星星要月亮,她只是想要用言灵等价交换一间坚固房子罢了,还能不给她?”祈善也听说过那个大聪明冰雕的事迹,“……上一个试图发动这则言灵的人,他所图何物?图的是万千固若金汤的军阵护盾,付出的文气才多少?他不被反噬,谁被反噬?反观主上只是要一间房子,普通低阶武者和墨者配合,半日也能盖一间像样房子。”

贺述自然没有拒绝的权利。

为救火争取宝贵时间。

不知不觉,碳条都磨光了大半根,只剩一点儿小尾巴还被她捏在手里。这样子,她都没舍得更换新碳条。城墙下方,北啾等人将小屋子隔壁的地基也清理出来。这块地基比之前的大了一倍有余。有了第一次成功经验,第二次就熟门熟路,效率也提升不少。

全部铺了整齐石砖,大道两侧还弄了排水道。上南郡每年降雨量不算多,只要注意附近河流疏通,堤坝巩固,基本不会有被水淹的可能。看着屋子一点点将城内废墟填满,一种莫大满足感涌上心头。她还想一口气再搞一排房子,却被一只手死死攥住手腕。

只是卡顿两秒就给了反应。

一间房子有多少价值?

刨除地皮,也只剩建材与人工。

对方眼睛不复清亮,显然是贺述。

甚至连公西仇这个顶尖战力也被差遣下去清理地基,其他充电宝在一旁待命。沈棠三言两语将事情安排妥当,末了还复盘了一回,确信没有落下任何一人:“开工!”

“安得广厦两小间……”

“接下来就是尝试两间!”

【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这道言灵的代价便是遭极寒阴气入体!

大活人变成大冰雕!

祈善一听就知道是贺述钻出来说风凉话。

她沉浸在计算的海洋。

尽管治所在战争中摧毁大半,庶民被第一时间转移至别处,但毕竟故土难离,所以在战事停歇之后,便有不少庶民重返家园。

“殿下,我呢?”

他在获得传承记忆的时候,便有心理准备了——眼前的殿下注定会忽略他,而他要做的就是跟紧,绝对不能将她跟丢!即墨秋澄澈的眼神浮现几缕晦暗,转瞬即逝。

不多会儿就坐在贺述身边打坐调息。

他倒要看看沈棠这次能做到什么地步。

站在她身后的即墨秋幽怨又凄凉委屈。

沈棠自省,莫非是自己对人太不上心了?

庆幸,这位大祭司性格宽和不计较。

眼下,却只耗费一道言灵的功夫!

贺述的脸色逼近锅底灰。

“沈君,莫要竭泽而渔。”

直到奇迹真的发生!

理论归理论,跟实践还是有差距的。

夫人悄声问:“这就结束了?”

“文气怎么对不上?”

翻来覆去发现缺口出在花纹上面,只差告诉沈棠,有房子住就不错了,整什么花样?

她喟叹:“……还是毛坯房性价比高。”

偏偏沈棠还冲他摆手。

“听从沈君差遣。”

几息功夫,下方始终无动静,祈善以为言灵要失败,开始起草安慰沈棠的腹稿。

文气耗尽的就下去恢复,换下一个上。

不管是简装还是精装,整体质量不高还多花文气,不过是几个瓦当图案,居然要了她近乎一面墙的文气,这像话吗?又不是多精妙的手艺!沈棠撇嘴,只得放弃搞装修。

从一间,两间,三间,再到四间。

即墨秋的声音飘入耳膜,沈棠一拍脑门,不好意思道:“瞧我这个记性,怎么能忘了大祭司。来来来,这里也有你的份!”

每一排房子之间留下宽阔笔直的大道。

沈棠视线扫过了祈善和贺信。

他缓了口气,笑容僵硬。

沈棠发现文气消耗不算太大。

贺信反问:“你确信?”

这次的言灵发动比上一次快得多。

即墨秋屡次帮了她大忙,还让喜欢到处跑的公西仇安定下来,可谓功不可没。自己却不知为何,总是下意识忽略对方的存在。明明她连顶着文士之道debuff的崔孝都能记得,唯独即墨秋,仿佛一团没什么存在感的空气。

公西仇踩着武胆图腾的脑袋,两只手搭在嘴边成喇叭状,冲沈棠叫唤,将她飞散的思绪拉回。沈棠回过神,冲公西仇比划了一个手势。充电宝们,一起来盖房子吧!

沈棠还在那儿喊:“下一个轮到谁了?”

她需要尽可能多的数据,这才能算出每一部分建材所需要的文气消耗。刚才的房子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层小平房,空间虽大,但用于后期居住,还需要合理划分。

“小庇两户寒士俱欢颜!”

丹府文宫一下子就被抽空,前所未有的空虚感让他眼前发黑,险些站不住脚。沈棠再不换人,今儿的祭品怕是变成他贺述了。

他说话腔调跟刚才有了明显变化。

据传闻,多年前曾有一名天纵之才扬言攻克这道言灵,试图剑走偏锋,用最快速度扬名。结果呢?真正演绎啥叫“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满城飞雪没过脚踝。

“大家伙儿排个表,一个一个来。”

沈棠尝试在文气打印屋子结构的同时,控制屋子内部空间划分,让屋子外形不再是枯燥的正方形或者长方形,甚至还弄出圆润的弧角,连屋檐瓦当也添上花样纹路。

主上祸害言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一开始还有些反应,次数一多,祈善也见怪不怪。篡改言灵对其他文士而言,轻则失败,重则反噬,但对主上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唯独“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不曾有人涉及,倒不是无被人敢吃这只大螃蟹,而是这句言灵消耗文气过于庞大,当年的沈棠仅吟诵四个字就原地死机了。

贺述文宫大成,比较耐造。

除此之外,它的副作用也让人心惊胆战!

【呜呼!】

居然真的成功了!

她没第一时间庆祝,而是捡起碳条在布帛记下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便是这一间房子消耗的所有文气!沈棠又翻找出这间地基的具体面积,刷刷记下几个潦草的数字。

即墨秋这个充电宝潜力无穷啊。

沈棠:“啊,这么快吗?”

“先贤的忧国忧民到了她这儿……”

地皮就是主上的,余下建材人工值多少?

所以——

沈棠指着那一堆祭品:“军中虽有战俘,但这些战俘是要留着开荒的,不能给你当献祭祭品,便用这些牲畜代替。可行否?”

一扭头,看到一张苍白近乎萎靡的脸,连黑山老妖看到他都要施舍他一口阳气。

贺述乜他,只冷冷呵了一声。

沈棠打算在建造过程就将这部分解决,同时尝试建造二层小楼。二层小楼比一层平房能容纳更多的家庭人口,人均活动面积大了,居住起来也更舒服。屋子内的家具就留着让庶民自己解决,也算是给市场增加需求了。

他们没落脚处,只能带着从废墟翻找出来的家当,晚上找个地方窝着,白天再收拾废墟,将还能二次利用的建材拾掇出来。

贺信微微摇头:“还未。”

嗯,真的没有落下谁吗?

然而,祈善的文气也没支撑多久。

为了追求效率,她不断试探一次性最多能盖多少房子,数量从五间开始,一路往上攀升,从“小庇”进化到“中庇”。房子大小、样式都是一样的,只在房子与房子之间,多建一面高墙。莫要小瞧这面高墙,它的作用可大着呢。有了它,就算其中一座房子不慎着火,火势也不会一下子蔓延一大片。

弄完,再计算一遍数据。

大发慈悲道:“也罢,换人。”

同时在内心备注她要两层小楼。

对沈棠的回答,即墨秋并未纠缠不休。

祈善道:“能成。”

沈棠见他没一点怨言,反而心虚起来。

从头到脚都被封在三丈厚的坚冰之中。

“玛玛,这边准备好了!”

沈棠口中喃喃自语。

他的文气储备说不定能破自己的记录。

与祈善错身的时候,后者拍他肩:“莫要气馁,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感受丹府逐渐充盈,沈棠不再磨叽。

她捧着写满数据的布帛,如获至宝:“我的文气储备在盈满状态,理论能修五十到五十五间房。这点房子对灾民而言,只是杯水车薪。今天能盖多少,看诸君了!”

就是不知怎么回事,骨子里冷飕飕的。

随着一汩汩犹如清泉的文气源源不断涌出,坑坑洼洼的地基被逐渐淹没,直至光滑平整。文气也从流动液体,逐渐凝固成一块块坚硬石砖。这些“石砖”大小一致,严丝合缝得交替错落,形成规整图案。即便是技艺精湛的老匠人,也很难精准控制每一块砖石大小!铺这么一片,工期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天。

只要天道认可,这道言灵理论上能成功。

日头高悬,正是人多的时候。

沈棠这边动静大,怎么可能不注意?

(_)

真是服了,服役两年的鼠标仇恨误删稿子,备份都找不到,硬生生丢了这个月的全勤,唉,都是命。

PS:键盘收拾出来了,还翻出来一堆的键帽,头疼,这都什么时候买的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