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杀死某骼仙(三十)

1个月前 作者: 湖里的云
第278章 杀死某骼仙(三十)

第278章 杀死某骼仙(三十)

长马尾避重就轻地回答,并将责任推卸给了某骼仙和这个世界的人。

“她”讲“她”是被迫无奈,全是某骼仙想要人皮和骨头,疗养院的人想要赚钱。

前半句夏其妙不信,后半句倒有可能。

周院长为了敛财才创办这个疗养院,他压根不信某骼仙。

他可以先压榨一波招进来的人的价值,从他们身上收走值钱的东西;再通过给这些人洗脑,让他们拉亲近的人进来;等实在榨不出钱了,就被当祭品献祭。

他们打着某骼仙的幌子,用“起死回生”“包成百愿”的噱头吸引人过来,用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躲避监管和制裁。

总结长马尾的话说,“她”只是被卷进来的倒霉人,坏事全是某骼仙和周院长干的。

“她”声泪俱下,好似吃了极大的苦头,全是情非得已被迫无奈。

“她”说着说着,泪眼如斯地看了下瞎子,还含情脉脉。

真·媚眼抛给瞎子看,细眉女感到极为肉麻,打了个寒颤,拽着王叔离远了点。

“你别被她扯瞎话骗了,”细眉女见瞎子隐有动容的样子率先跳了起来,“你忘了她刚刚还想杀我们呢!”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夏其妙假模假样地说道,不待长马尾高兴,就补上话,“最后一个问题,你想怎么死?”

其实她原本有个问题是关于玩家骨皮的特殊之处,但经过刚刚那一战,她灵光乍现,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不需要这个满口胡言的长马尾。

“你什么意思,你耍我,你这个瞎子刚刚的承诺全是在耍我?”

“我可没有承诺过你什么。”

夏其妙可没有一个字承诺过或者答应过“她”,她见长马尾虽然愤怒,但是不见慌乱,对死无所畏惧的样子。

“你是觉得自己不会死在这里吗?”

“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只要某骼仙活着,你就死不了是吗?”她边观察边测出答案,“放心,它很快也会下去的。”

“一、二、三,”她数着地上的三副组长的材料,拍了拍噬诡玫瑰,对方又从地底拖出两副,是属于周院长和屠夫的,“四、五。”

最后,夏其妙抬起手,杖指长马尾,声音落地——

“六。”

“小心‘她’的肚子。”

噬诡玫瑰收到指令,卷起原先打斗中掉落一旁的刀,剖开“她”的肚子,从中掏出一块血肉模糊的东西,扔至一旁。

长马尾原先都是用刀割别人,这回落到“她”自己被剥皮剃骨,痛不堪言。

恍惚之中,“她”出现了幻觉,想起自己的现实人生,一事无成债务缠身,天天被讨债东躲西藏。

他以为游戏会带给他新的人生,但他还是在游戏里被其他玩家吊打。

凭什么别人都能过上美好的生活,他不行?都怪这个世界没有让他拥有好出生,都怪他父母不肯帮他还钱,都怪没有好天赋,一个破幻术,能抵什么用?

夏其妙听着诸如“错的是这个世界不是他”之类的话,揉了揉耳朵。

长马尾的天赋是幻术,让她想起21号租客,对方也是,还把这个能力传给医生让他给丧尸洗脑从而获得信仰。

“她”这边应该是一个路数。

“王,王叔,我们接下来要,要干什么?”细眉女虽然舌头打结,但是总体而言还算冷静,起码没有腿软倒地。

“你会演戏吗?”

“我,我在学校里演过小品,算,算吗?”

“加油,我看好你。”

细眉女的肩膀被拍两下,感觉有重担跟着搭上来,她很想说“王叔你别开玩笑了,你连路都看不见还看好我”呢,到底因为对长辈的尊重而没有说出口。

她听着王叔接下来的按排,眉毛扭得更加弯弯曲曲了。

“这地方什么味儿,怎么这么难闻?”大肚男走进礼堂,夸张地捏了捏鼻子。

“估计年久失修吧。”方脸男应和道,他借此跟大肚男攀上话,聊起天来。

跟在他身后的小年轻绷着脸,走路板正,被方脸男拐了一胳膊肘才装得松弛些许。

他们挑了前排坐下,小年轻看清台上的人,瞬时瞪大双眼,下意识看向方脸男,发现对方也有一瞬间的惊诧。

看样子队长也没收到通知。

方脸男状似不经意地提醒道:“小许啊,你之前不是说想上厕所吗,怎么现在不去了?”

“哦,我想着先到这放个包。”小年轻立刻接茬。

“去吧,这里我会看着的。”

没过多久,他就回来,给方脸男打了个手势。

夏其妙注意到下面的插曲,毕竟人家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离这么近,她自然将他们的动作尽收眼底。

她虽然看不懂他们之间的手势,但是从神色可以分析出,他们在警惕她。

只要不影响后面的戏,就都好说。

“欢迎大家来到疗养院,因为一些小小的变动,话剧被延迟了,所以现在由我,王某,先进行演讲。”

演员全躺地上了,可不就演不了了,只能她先顶上。

也不知道某骼仙最后能让她捞多少救场费和加班费,要是不够的话,能不能让神柏仙补一部分。

“我听到大家对我很好奇,‘怎么是个瞎子站在这’,实不相瞒,在三天前,我也没有想过会在这里。”

“大家不妨先听听我的故事,我从小就跟我祖父相依为命,只有他不嫌弃我是个瞎子。”

说着,夏其妙把墨镜摘下,左眼紧闭,睁开空无一物的右眼,引得礼堂内的吸气声此起彼伏。

“我也不怨我的父母,毕竟,没有人想要我这种怪物,”她又将墨镜戴上,“只是有的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要遭受这些痛苦呢?”

“大家试想一下,你在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坎儿,即使你拼进全力也迈不过的坎儿,你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你最爱的、最亲近的、最珍视的东西离你而去。”

“你有没有遇到过让你无比遗憾的、悲伤的、痛苦的事情?”

有人低声抽噎起来,倒不是因为这些人太感性,而是金毛在发力。

想起有张画马的图,前1/3厚涂,中1/3速写,后1/3极简线条。

脑子:这会是个大场面!

手:一个字一个字一个字,时速100。

脑子:能写出来就是胜利!

手:两个字两个字两个字,时速200。

脑子:别要我了!

手: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我今晚结束掉这个副本再睡觉。

二编:两点了可能写不完了,感觉下章要写5000才能完,怎么就喜欢往结尾塞塞塞(给自己一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