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杀死某骼仙(完)

14天前 作者: 湖里的云
第279章 杀死某骼仙(完)

第279章 杀死某骼仙(完)

人们沉浸于悲伤想象之中,那感情怎么也止不住,跟着涌出的还有泪水,不知何处升起的风带走了它。

不待人们细究,台上的夏其妙一转语调。

“不过——”

“我有幸遇见了尊者,要说这尊者,那真是无所不能。”

接下来,夏其妙以夸张的表现方式赞美了某骼仙,重点描述了它的起死回生、治病救人的能力。

“这个时候也许就有人要问了,要是它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我还是个瞎子。”

“考虑到这种情况,它赐了我一瓶圣药,嘱咐我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向大家展示神迹。”

夏其妙摘下墨镜,往空框右眼倒进重新包装过的精华液,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啃食着这块地界,又痒又疼。

她的汗湿透后背,但面不改色,直到右边视野朦胧地恢复后,才转为喜悦表情。

“赞美尊者。”

“哈,说不定就是你的戏法啥的,按了个假眼珠骗人。”大肚男站起来,扯着嗓子道。

出现得真及时,要不是她不认识他,她都快以为这是她请来的托了。

“这位先生,请上台。”

夏其妙做了个请的手势,对面也毫不含糊,麻溜地跑上来了。

“近距离看,你觉得我这眼珠子假吗?”

大肚男的确看不出什么破绽,但仍然嘴硬道:“现在以假乱真的义眼多了去了。”

夏其妙只睁着右眼:“很好,那你可以比个数字,或者写字,或者随便干什么,我都能说出来。”

接下来,她这个假瞎子当然精准无误地念出了他比划出的数字。

“可能也有人觉得他是我的托……”

“呸,老子今天第一次来这,第一天认识你,我敢以我的性命担保,我绝不是你的托!”

“好的谢谢,”夏其妙把人请了下去,“其他人如果对我的视力有异议的,也可以提。”

台下窃窃私语,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看来大家都比较腼腆哈,那这样,我再换一个方式。”夏其妙积极地推着流程,亮出一把银惨惨的刀。

正是那把长马尾掉落的剔骨刀。

她朝左边胳膊割了一刀,一块肉率先掉落下来,接着才是喷涌而出,随后痛感追了上来,夏其妙的想法是,她要把某骼仙剁碎了烧成灰肥地。

台下齐齐响起惊呼,有胆子小的,已经用手捂上了眼睛,只透过指缝偷偷地看。

他们看到令人震撼的一幕,那被削了的地方被她用淡绿色的液体浇过,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起来。

他们不可置信,喧嚷起来。

“这,便是尊者的能力。”

夏其妙的目光不紧不慢地扫过整个礼堂,即使是前排那两个人,也瞪大了眼珠子。

“这便是神迹。”

“想想你患病的亲人,想想那不该消逝的生命,现在不需要你缴纳任何费用,不需要你牺牲任何东西,更不需要你等待多长时间。”

“只要现在,你愿意跟着我做,神迹便可降临到你的身上。”

“现在请大家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虔诚地想你想要实现的愿望,想要救的人。”

这套组合拳下来,加上金毛那被她训练过的能力,这都不能信某骼仙跟着她做,那说明就不是她的目标受众。

夏其妙看见眼睛都闭得差不多了,足尖敲了三下地板,示意在下头埋伏的诡物可以把阵法拼完了:“接下来请跟我念……”

“我自愿信仰某骼仙。”

台下整齐一片:“我自愿信仰某骼仙——”

就在这时,台上轰隆声响,一座雕塑冒了出来,打断了现场的进程。

那雕塑的正面被竖切,露出的截面是已经被拼合完毕的成年男性的骨架。

林绛丹拼完后比对过,这和人皮骨阵上面的阵法应该是一体的,相呼应的。

原先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现在,上下两边阵法都已搭完,骨架上的花纹亮起,在它们的作用下,正在缓慢地生成血肉。

奇怪的是,她竟然能看到有上百条细线牵连在上面,而线的另一头连着礼堂的人们。

可人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些,她思考一下,闭上右眼睁开左眼,现在只看得见骨架,没有血肉也没有细线。

再睁开,就又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右眼的能力,或者说,瞎子的能力?

不重要,回头再说。

现在的情况是,某骼仙降临了,并打算借吸收这些信仰。

“大家不要紧张,这便是某骼仙尊者的真身。”她特意强调这点的意思是,看准了,等会就朝这砸。

然后,她打了个手势,示意演员就位。

“别信他,他就是个骗子!”细眉女在台下尖叫起来,她的音调高,像是要穿破人们的耳膜。

她冲上了舞台,抓住王叔的手:“这就是个骗子,他们害得我家破人亡!”

“你说什么,什么骗子。”夏其妙的脸上适时地露出慌乱的神色。

细眉女伸出手,一把扯下对方藏在耳朵里的无线耳机:“你要不是骗子,这是什么,你根本就是和其他人串通好了,让他们在耳机里给你指示。”

“什么看得见,都是假的,你根本就还是个瞎子,根本没有重获光明!”

细眉女的角色原来是由林绛丹承担的,但是诡物到底不如真人来得情感充沛。

现在对方红着脸,声嘶力竭的模样,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个演员,而是一个勇于揭露黑暗现实的姑娘。

“你的眼睛,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不,不要。”

两人“扭打”在一起,细眉女“夺”到了一颗眼珠,是夏其妙刚从左眼抠给她的。

为什么不是右眼?因为那现在是真的,抠着疼。

而在这兵荒马乱之际,瞎子身上好巧不巧地掉下一块红色的肉。

“大家快看啊!”细眉女站起身,一手一个东西向整个礼堂展示,“这眼珠根本就是个假珠子,这肉也是提前准备的道具,根本不是什么现割现疗的奇迹!”

然后,她假模假样地踢了王叔两脚:“就因为你们这种骗子,我父亲卧底到这里,现在失去意识生死不明!他办了那么多案子,救了那么多的人,现在自己都醒不过来!”

细眉女说着说着,越来越入戏,竟然真哭起来,话里掺了泣音,但依旧坚定。

“我妈因为担心他才难产,早产生下妹妹,我妹妹又因为先天不足,根本撑不下去!”

“是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全是这某骼仙这东西害得!!”

台下的人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一边是倒在地上满地摸寻导盲杖的瞎子,一边是声泪俱下的受骗人,心的天平立刻偏向了后者。

他们被当猴一样耍了!

“原来是个骗子!”不知是谁最先喊起来,有激愤者就要冲上台,但他在离近的时候顿住了,因为他看到从幕布后,走出了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而这并非个例。

当他们听着别人的话时,或许可以冷眼旁边;可当事情牵扯到自己的时候,那就大不相同了。

“怎么有跟我们一模一样的人出现?”

“快看!”细眉女尖着嗓子,“起死回生、治疗疾病根本就是假的,他们只是做了复制体出来,而且还想用复制体取代你们!”

满堂哗然,怒火高涨冲天,情绪达到峰值。

“打倒某骼仙!”

“打倒邪教!”

细眉女砍了下雕塑上的骨架,被情绪冲昏头脑的人们一拥而上,手边有东西就砸,没东西也要创造条件去砸。

夏其妙睁着右眼看得明白,有些线断了,而有些线不仅没断,还变得血红,并且如血管一样鼓动着。

而雕塑里骨架上的血肉,别说继续生长了,就连维持原貌都难,甚至长出一个个脓包。

那骨架竟动了起来,朝着夏其妙跑来。

诺厄非尔斯的材料中写过,邪仙主要靠的是负面情绪,所以更容易污染和堕落。

本来诡物成神成仙就有很大的风险,而邪仙面临的更甚,因为它不挑剔。

人类信仰邪仙的门槛很低,邪仙也是来者不拒。当人类信仰它的时候,建立联系的通道就开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信仰它的人集体倒戈推翻它,那么它会受到反噬,甚至会被汹涌的情绪裹挟,彻底丧失属于自己的理智、情感。

也就是说,某骼仙此刻核心不稳,核心不稳源力溃散,实力大降。趁它病,要它命。

夏其妙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它朝自己而来,但这是好事,一路狂奔,将它引到备用计划点。

她边跑边听见极为尖细的婴儿啼哭,边哭边叫着什么?

之前夏其妙找到一本书《万间无量尊者言大人言》,里面记载某骼仙发出的声音是“某”。

现在听来并不准确,其实是“某啊”“某啊”,“某”的发音很短,“啊”却又重又长。

连起来,是在喊“妈——”

某骼仙降临到此处,就感受到无数的信仰之力汇聚到它身上,它知道牵头的是眼前这个人,喂它吃饭的当然就是它的妈妈。

它见妈妈突然停下,惊喜不已,边喊边扑到脚边,结果被一根柏木杖贯穿钉在地上。

夏其妙冷声:“燃。”

李恣得那个大活人喊她干妈,她看在她亲妈给她交租金的份上也就忍了,现在怎么什么诡东西都敢来认妈?

诡物发出凄厉的叫声,它越缩越小,变成胎儿大小的模样,这个胎儿跟正常的差别很大,因为左右各长了三颗肉瘤,像是没长成的人头。

它的四肢乱扑,努力地伸出手,但是火烧得又猛又烈。它叫声凄厉,整间疗养院都虚了虚影。

就在这声音逐渐微弱时,破风声传来,夏其妙侧身堪堪躲过,脸上被擦过一丝血线。

“王鲶,怎么是你?”椭圆脸看清这人后非常惊讶,但收起了武器。

这说明他是同一阵营的。

“你忘记上面的要求是什么吗,这东西可是要回收利用的,你快要把它搞死了。”

夏其妙没有收手的意向:“这东西要是不被弄到只剩一滴血,它肯定会逃走的。”

“没事,我们不是用你的……咳,交易了个监容器吗,用它收着,跑不了。”

椭圆脸从怀里掏出个椭圆形物品,走了过来。

夏其妙脸上看不出波澜:“那你按着它,我来装。”

“好。”

椭圆脸毫无防备地照着做,他忽然脑后一疼,眼前发黑昏了过去。

夏其妙重新握住柏木杖,留它一命,怎么可能?

“杀。”

她另一只手转了转这胶囊样式的东西,上面刻有她极为熟悉的几个字符——“AWA”。

她将某骼仙死后化成的灰和零星碎骨装进胶囊里,交给突然出现的租客。

“楼主,突然出现了一波人,”林绛丹恭敬地收下,“他们正在引导人群,并在搜查整个疗养院。”

“你跟X侦探和噬诡玫瑰注意,别被他们发现了。”

“是,楼主。”

夏其妙正准备离开,却正巧遇见细眉女,她身后还跟着个女人。

“王道长,王道长,”憔悴女人抓住她的手,“救救我家小幺,救救她。”

“小幺?”

“王叔,在这呢。”细眉女无奈中带着嫌弃,屏着呼吸拉开婴儿包的拉链。

一股恶臭扑鼻。

里面是个僵青的死婴,已经出现巨人观的情况了。

这就算是大罗神仙在世也不一定能救回来。

她轻嘶一声,表示不是很会应付这种场景,但手腕上传来的力量不容拒绝,她只得闭上眼睛。

“生辰八字。”

夏其妙听见年月日,抬手掐着指节,趁这个空档构思草稿:“要是按这个时间来看,她的命格不凡啊。”

“她原是菩萨座下的童女,负责看守神火,由于玩忽职守看护不力,致使神火烧山,所以被罚下凡间受苦。如今她劫数已尽,回天上去了。”

“你若是想她,便去种一棵树,它要是能活,便是她收到了。”

“现在,把这可怜孩子的肉身葬了吧,刚好,我认识一个可以为她祈福的地方。”

这地方自然是小木公村,哦不,现在改名为药山村了。

不知道大丫还在不在,现在过得怎么样,她想要做的事情成功了吗?

认识瞎子的人似乎很多,即使她刚刚还在台上大肆宣扬封建迷信,但是那些身穿特殊制服的人没有一个拦下她的。

就这样,她不仅没受到任何阻碍,甚至还有人帮她指路。

夏其妙走近药山村,最先遇见的是坐在树下的婆婆。

这是熟人,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张家婆婆的身形佝偻,皱纹看着比葬礼副本里的更多更深,眼珠如同一滩浑水。

她到底是心善的灵婆,听到她们的来意,只是叹了一口气,便答应了。

憔悴女人没有跟过来,她怕自己忍不住把婴尸抢回来而不是让孩子安息,所以来的只有细眉女。

“你多大了?”准备材料的时候,张家婆婆没由头地问了这么一句。

细眉女答道:“我十四了。”

才十四?夏其妙看着她接近一米六五的身高,有些惊讶。

张家婆婆也很诧异,很快又笑了:“十四好呀,十四好。“

趁着这会时间,夏其妙去逛了这村子。这里的变化翻天覆地,只是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很多房屋都空置出来,剩下三两户人家。

她去了记忆里的大丫家里,也去了牙子家,都人去楼空,荒废多时,这是搬走了吗?

挺好的。

夏其妙折返,回到树下,张家婆婆正给死婴洒着柏水,即使她面对的是具尸体,脸上也不见半点嫌弃。

“等吧,等太阳翻过山头,再举行仪式效果会更好一点。”

她眯着眼,脸上似乎出现怀念的神情,不知是不是想起她那去世的孙女,那会儿的张萦估计也是这么小小一只。

夏其妙没找到想见的人,索性就跟张家婆婆搭话叙旧。

“你孙女过得挺好的,儿子儿媳也都还不错。”听说好像都能醒过来一会了,不用担心散不散的事情。

张家婆婆依旧和蔼:“谢谢,但她们已经去世很久了。”

她露出和善的微笑,不置可否。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有没有想好去哪,总不能在这里待着,这村里没几个人了,要是有个万一,你的身后事……”

夏其妙又想给她诡楼拉业务了,张家婆婆到时候过来,总不可能跟小夫妻俩住一屋,必须要单住一间。

“我还能活很久,因为我要看着这个村子死。”

张家婆婆抬起头,平静地看着这个村子,或者说,她的一生。

“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不需要考虑什么了。”

怎么样一个村子才是死了?当然是一个活人都没有,一切归于尘埃,归于自然。

包括她自己。

“你还是考虑一下吧,毕竟幸福家园环境优美,邻里和睦,33号是你的不二之选。”

看着对方微微颤动的眼珠,夏其妙的微笑愈发温柔。

“选二楼可以跟你儿子、儿媳和孙女做邻居,选四楼或者六楼可以跟你的神住上下楼。”

忽然,风摩擦过树叶的声音落进夏其妙的耳朵,这应该是一种预兆。

她边推销边猛灌精华液,她可没有忘记要给瞎子长对新眼球的想法:“咕噜,总之,33号欢迎你的到来。”

“如果回心转意的话,可以通过神柏仙找我,现在……”

猝不及防地,她的眼前出现了个似曾相识的鱼钩,于是伸手抓住。

“现在你孙女来接我了,希望能和你再次相遇。”

在上升的过程中,夏其妙看见不远处的院子里供着两张牌位,一张神柏仙,一张药仙。

她忽然想起来,大丫说过,她会为药仙烧三炷香,以感谢药仙对她们的救命之恩。

药仙牌位前,正好烧着三根。

不会吧?

王鲶再睁开眼,看到的是细眉女,当初被他驱过邪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他是不是也得给自己驱个邪,不过对方瞧着也不像是个邪啊。

“王鲶!”椭圆脸追了过来,揉着自己后脑勺,“你什么意思啊,怎么还偷袭我?”

“如果我说,那不是我干的,你能信吗?”

“信你个头,”椭圆脸翻了个白眼,“你眼珠子里不是藏了AWA-R-3507吗,回头读取一下数据就知道了。”

“恐怕不行。”王鲶按了按自己的眼皮,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原装的好啊。

他虽然从小讨厌这双阴阳眼,但人这种东西,就是得失去了才会念起原来的好。

“我知道你摘下就看不见了,会有点抵触心理,但那不是没办法呢,都是上面……”

椭圆脸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清他的眼睛,右边是重瞳。

“你的眼睛怎么回来了,不是早就被,”他捂住自己的嘴,“这可是个大事,我要赶紧上报。”

“大概是,仙的馈赠。”

倏地,王鲶皱起眉:“这是哪儿,我在这里做什么?”

夏姐没犹豫,我犹豫了,删删删删删删删改改改改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