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你们,更加危险

22天前 作者: 湖里的云
第280章 你们,更加危险

第280章 你们,更加危险

夏其妙的眼前泛起白雾,鼻尖又闻到那股子木质清香:“大家都这么熟了,怎么连面都不让我见一个?”

“不是我不让你看。”极为特别的声音响起,一听就知道是属于神柏仙的。

“不是你,那是谁?”

她等着它解释,但是没等到下文,反而听到一句突兀的道谢。

“……谢谢。”

“不用客气,”夏其妙脸皮厚,虽然不知道它在谢什么,但是先应承下来,还借坡上驴,“什么时候入住?”

神柏仙没想到她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不过依她的性子,倒也在情理之中。

“快了,张汕命数将近,吾在这里等她。等时间到了,吾带她一起去。”

“不能你先去再来接她吗?”

“执念尽散者,成不了诡物。而且,离开易,回来难。”

听到这句话,夏其妙回想诡物的产生条件,便也想通了,估计对方会要用点“特殊手段”带她进诡楼。

租一带一,稳赚不赔。

“话说,她原来叫张汕,我还以为叫大丫呢。”

“是张汕,也是大丫。”

果然如此,得到想知道的答案后,夏其妙现出笑意。

“理论上,我应该跟你签个合同要定金的,不过,考虑到我们之间的老交情,我可以先不收你的源力。”

放长线,钓大鱼。

“礼尚往来,你是不是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

听到后一句,神柏仙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吾只能说可以说的部分。”

夏其妙绕着圈子问:“哪部分不能说,是什么限制了你?”

“过。”

虽然越不能说的内容让她越想知道,但是反方向钻空子失败,只能作罢。

“那换个问题吧,明明你的能力可以杀死某骼仙,为什么你没有这么做?”

她笑得温和,但提出的问题尖锐,直击要害。

“因为吾……力有不及。”

夏其妙虽然目不能视,但是还在伸手探索着这块地方,她摸到一棵巨大的树,单人无法环抱。

她注意到对方的沉默,适时提醒:“哦,你不用管我,可以继续讲。”

接着,一声充满无奈的叹息传进她的耳朵,她只当没听见。

“万物有灵,吾是生于此、长于此的灵。”

神柏仙前面的叙述和夏其妙通过话剧知道的大差不差,千年前它还是柏巫的时候,它们这群灵物用木化山堵住诡界通道,成为此方世界的“守界者”。

这个举动开辟了以木山为结点的一块空间,特殊空间虽然实际存在于此方世界,但是大多数时候和这个世界是不相交的。

然而,木山每五年和此方世界会有一个交点,这个时候,它在某些人眼中就会“出现”,能够被进入。

能够进入这种地方的人天生就拥有“灵”。

“什么是‘灵’?”正在试着爬树的夏其妙停了下来问道。

“此方世界衍生的力量,你能理解源力,便能理解灵力。”

“我并不了解源力。”

“那即便吾告诉你,你也无法理解,”神柏仙略微停顿,“你就将它当作一种天生的资质。”

交点每五年出现一次,这是有规律可循的,这同样意味着,误入木山的人要再出去,只能在山里呆上五年。同时,外界的时间会只过半年。

当初的柏巫对这些人伸出援手,在诡物众多的山里庇护他们,等到时间再送他们出去。

“只有你吗,那个会幻术的21号租客呢?”

“它从灵物变成诡物,认为融入诡界才是大势所趋,很快就脱离木山了。再之后,吾便是从你这听到的消息。”

“吾也没有想到,它竟然会联系上某骼仙,与它联手。”

“……这谁能想得到呢。”夏其妙半点不心虚,虽然这诡物的关系完全是她生拉硬拽上去的,但是两只都死得透透的了,完全死无对证。

木山堵住洞口并不是上佳之选,因为这代表着它们会有接触,所以变成诡物的概率很大。

到最后,只有柏巫还坚守着,不被诡界污染。

只是,它救人获得信仰而成“神”,令它没有想到的是,成“神”的那一刻便是它变成诡物的一刻。

不管它再怎么不想承认,它心里也清楚自己已经跟这个世界脱离开来,并为之排斥了。

神柏仙对此一语带过,不欲深谈,它绕回山里的人,说是有人自愿留下,陪它守山。

人心可贵,可人心易变。

即使最初几代人甘愿坚守,世世代代也会时过境迁。

趁神柏仙休养的时候,他们和山里的诡物达成共识,重创了它,因为他们不止想出去,还想借诡物的力量出去当“人上人”。

结果是它惨胜。

“变成诡物最可怕的是,你会逐渐忘了你是谁。”

神柏仙略过那些人的下场,只说自己陷入沉眠,再醒来时,木村又是另一番变化。

夏其妙总结了下,大概就是同类之间互相迫害,男女比例失衡,医疗技术落后,死的人多,出生的人畸形,里面的人快死绝了。

山里的人之所以还没有死光,是因为他们做了一点“措施”。

村子被分为大木公村和小木公村,大村掌握向外的通道,他们会引诱人进来,同时弄到外面的货物,输送进小村。

小木公村里的人,是被圈养起来的类似于“种猪”的存在。

他们被封闭在更深的山里,唯一的任务就是保证基因“不被污染”就行。

大木公村则是还没有放弃和诡物合作,开始尝试从诡物那获取力量。

某骼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在大木公村的,它的原身是被制造出来的怪胎,靠着吸收同胞姐妹的营养才活下来。

它的身体两边各长着三颗肉瘤,那是未成形的生命留存于世的痕迹。

它智力低下,只会喊“某”,被发疯的母亲掐死后,变成诡物吃了母亲。

吃了这一个妈妈,再去找下一个妈妈。

“照这样说,它头脑简单,情绪极端,不像是能做出这么多事情的样子。”夏其妙爬了一半,摸到分叉处,坐在上头歇口气。

“它从生到死都在被人利用着,而且,诡物自有天教。”

“什么意思?”夏其妙皱起眉,她无法理解后半句过于玄乎的话。

“吾解释了你也不懂。”

又是这句话,她摸着树杈上粗糙的纹路:“懂不懂也得你解释了再说。”

“源力不是死物。”

这还真不懂,短短六个字,分开她都认得,合在一起也太难解了吧。

“吾不确定你能听到什么,但是意义应该是准确的。”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饶是她这个自认为很会分析言语的人,也觉得难以下手。

“你知道我们的语言不通,现在讲的话是被翻译过的?”夏其妙呼吸一窒,刚刚那句话换种说法不就是“它不清楚翻译成什么样子,但是它相信译义没错,是可以转达给她”的吗?

“源力不是死物,”神柏仙重复一遍,“靠它才能顺利对话。”

它稍一思考,举了个例子:“吾给大丫取名时,只取了此界的一个字,意为愿她如山似水,那么,你听到的便是你所知晓的对应的字。”

汕,水字旁加山。

“如果没有对应的字,那就是意为山和水的两个字。”

这就是噬诡玫瑰交检讨的字数存在差异的原因。

玩家之所以活动在不同的世界,还能听懂异族语言,是因为源力在翻译?

的确,不可能是游戏在翻译。

因为林绛丹和诺厄非尔斯他们不是在一个世界,但也能听懂彼此的话,甚至噬诡玫瑰还是被诺厄非尔斯教着写字的。

她原先只是以为它们都属于诡物,所以能无障碍交流。

从神柏仙的话来分析,事实也如她所想,只是她没接触到更本质的东西——它们都是由源力构成的,交流其实是在用源力交流。

如果不是游戏在翻译,那么为什么玩家在第一次进副本的时候就能听懂异世界的语言?

那个时候,新手不可能从未通关的游戏里获得源力。

这就指向她之前已经察觉的可能了,玩家或许“自带源力”。不是游戏给予的,而是本身就拥有的。

其实夏其妙一直在思考,玩家的骨与皮和疗养院的人有什么相同之处?

现已知疗养院处于大木公村,人员的准入条件是拥有“灵”,“灵力”与“源力”从某种程度上是相近的。

同理可得,玩家处境相似。

她问了出来:“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跟村子里的人一样,天生有‘灵’?”

“不一样,‘灵’是会随着时间溃散的,但是你,或者你真正想问的,玩家,身上的天生源力是不会溃散的。”

“你们,更加危险。”

“时间快到了,最后一句忠告,诡运是相趋的。”

神柏仙的话音静下,夏其妙眼前的白雾散去,她隐约看见奇形怪状犹如呐喊的高大木林,仿佛树里被封印了各种扭曲人形。

等着雾气彻底散去,她看到的是诡楼和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张萦跟着自己钓上来的“鱼”面面相觑,真是梅开二度。

“罗罗!”她赶紧把钩子解下,做贼心虚般地踢远了些,然后才发现四周景象的变换,“咦?回家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