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0章 浮出水面

26天前 作者: 皖南牛二
第2140章 浮出水面

莫离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我六岁进入孤儿院,这么多年,我看到太多例子了。

院长对那些人很好,但是他们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猎物。

培养死士,不仅仅是意志上的摧残和洗脑,潜移默化的让他们认为院长是好的,院长教授的东西是对的就够了。

只需要在这些孩子心里种下种子,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的。”

听到这话,秦怀南倒吸口凉气,“怎么会这样?”

“她是不是带你进入了一个满是遗物的房间?然后对你说,这些都是离开孤儿院孩子寄给她的?”莫离问道。

“对,她说了!”秦怀南一愣,“莫非这句话也有问题?”

“是的,那些都是死去孩子的遗物,而那些孩子怎么死的?

自然是被她派出去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死的。”

“那你知道院长的来历吗?”秦墨问道。

“她是不是李氏族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有相当一批人,从大乾时期就在了,院长今年五十多了,按照大明立国的年限,她应该很早之前就在为大乾效力了。

而大乾之前除了有锦衣卫之外,还有另一个组织,据我所知,这个组织是李世隆建立的,并没有传给他儿子。

大乾亡国之后,这些人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或许被解散了,又或者,他们已经被秘密处理了。

但我相信,这些人应该只是隐姓埋名,用另一种身份为大乾效力。

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此大的布局。”莫离再次揭露了一个秘密。

秦墨眯起了眼睛,因为这件事他也知道。

当初老六似乎为了摆脱他的影响,数次对锦衣卫进行了清理,后来或许是感觉到肃清不了,所以就单独又开了一个组织。

只不过,这个组织叫什么,有什么人,谁来负责,一概无人知道。

后来,他有没有传给阿嗣,秦墨也没询问。

随着大乾没落,大明接管中原,这件事也被人遗忘了。

现在莫离重新提及,倒是让他觉得,这件事肯定也有这一部分人。

而李氏族人,肯定有人掌控了着一股力量。

这就很可怕了。

几十年如此一日的潜伏在黑暗角落里,谁也不知道这个组织现在有多少人。

事情似乎越来越无解。

也就意味着,就算李勇猛他们处理掉了那些人,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躲了起来。

而这些人躲在黑暗里,就像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引爆。

“你接触过这些人吗?”

“没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棋子,像我这样的棋子,还有很多很多,因为母亲,我开始反抗,通过调查,得到了一些信息。

但是这些信息,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

但是我方才说院长有问题,肯定是真的,因为她曾经也想把我洗脑。”

秦墨点点头,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如果真如莫离所言,那么这么多年,有多少无辜的孩子被这个恶魔利用操纵?

那些先天残缺的孩子,本来就凄惨,到死还要被利用。

他看了一眼徐缺,随即又问道:“能画出你母亲跟你父亲的样貌来吗?

你是工程学院的学生,画图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以,但是我只能把我母亲画全。,记忆里我对哪个男人样貌已经模糊了,虽然后来通过不断地画画加深印象,但是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真实样貌。

而且,十几年过去了,他的样貌肯定也有所变化。”莫离说道。

秦墨打了个手势,徐缺拿来了一支笔和一本画本,“画吧。”

莫离也没有说什么,接过素描笔就开始画了起来。

秦怀南则还沉浸在方才莫离揭露出来真相里。

他苦笑起来。

看来,莫里说的没错,自己真是个傻子,这么轻易就相信了别人。

越是漂亮的女人不能随便相信,就连貌似慈祥的老妇人也同样不能相信。

也许,只是坏人变老了,而不是老人变坏了。

办公室里气氛有些紧张。

秦墨也没有打扰她,而是从院长的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也就半个时辰左右,莫离停笔,“好了,请您过目。”

徐缺将画拿过来,“太上皇,要现在去查吗?”

秦墨看了一眼女人,女人面容还不错。

而这个男人,秦墨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看过。

他不会有这种无端的情绪,也就是手,这个人,或许他真的认识。

“你仔细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挺像一个故人?”秦墨问道。

徐缺一愣,随即也认真的看了起来,“您还别说,仔细一看,好像还真的有点像一个熟人,但是又想不太起来。

如果是咱们熟人,又经常见的话,那么肯定能想起来。

如果咱们觉得熟悉,又想不起来的话,那这个人不是太久没露面就是已故多年!”

“说到点子上了。”秦墨点点头,随即在脑海中思索熟悉但是已故的熟人。

不过他认识的人太多了。

“已故的不一定是李氏族人,也有可能是忠于李氏族人的人!”徐缺又道。

秦墨冥思苦想,“年纪大了,居然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莫离也有些紧张,如果秦墨能认出这个人是谁,那么她就知道自己父亲是谁。

虽然她厌恶他,痛恨她,但是总要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吧?

就在这时,秦墨有意无意的瞥向了一旁的小八,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我知道是谁了。”

“是谁?”徐缺急忙问道。

秦怀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叔祖,莫离的父亲是谁啊?”

秦墨摇摇头,“不可说,不能说,只能说这个人跟我有不小的渊源。”

莫离也很好奇,“太上皇,民女斗胆.”

“你也别问了。”秦墨叹了口气,“难怪看到你我竟觉得熟悉,原来,是故人之后,算起来,你得叫我一句大爷爷!”

莫离一愣,“叫您大爷爷?这,这怎么可能?”

秦怀南也是脑瓜子嗡嗡的,怎么莫离还跟自己叔祖有这一层关系?(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