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1章 李由

24天前 作者: 皖南牛二
第2141章 李由

“叔祖,您没开玩笑吧?”秦怀南道。

“我跟你开什么玩笑?”秦墨哼了一声。

莫离也是摸不着头脑,她努力思索,如果自己要叫太上皇为大爷爷,那么自己的父亲就要叫他伯父。

那么肯定不是秦族人,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太上皇当皇帝之前就认的兄弟。

总所周知,太上皇发迹之前,身边曾有一群兄弟,现在还活着的人排除,那么死去的,又是李姓,还跟太上皇有很深的渊源。

这个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莫离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秦墨见她一脸震惊的表情,“你猜出来了?”

莫离苦笑,“猜出来一点,但是不敢盲目。”

秦怀南就像个吃瓜的猹,“谁啊,阿离到底是谁啊?”

“你这个傻小子,科研是聪明,但是这一点就不够聪明了,难怪被这小姑娘吃的死死的。”秦墨无语道。

秦怀南挠挠头,“叔祖,您就说吧,要不然我得好奇死。”

秦墨摇摇头,“行了,你也别问了,下去吧,还有,以后你们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这件事,我不希望你们掺和进来。

还有你,莫离,你母亲朕会尽力去救,救不到,也会把这些人连根拔起。

你不要管,不要问,就安安心心的跟我家这傻小子过日子就行了。

看在你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又积极帮忙的份上,我恕你无罪。

至于上一代的恩怨,就不要在牵扯进来了。”

莫离跪在地上,“民女感谢太上皇。”

“下去吧。”

秦怀南虽然好奇,但是听到叔祖宽恕了莫离也是激动的不行,生怕他改变主意,背着莫离就跑出了办公室。

直到回到病房,才气喘吁吁的将莫离放下。

莫离好笑道:“你跑又有什么用,如果太上皇真的要对我做什么,天涯海角都没用。”

“嘿嘿,我这不是紧张吗?”秦怀南不好意思挠挠头,随即激动道:“太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自由人了,你不姓李,你就叫莫离,我要娶你!”

说到这里,秦怀南单膝跪地,“莫离,你愿意嫁给我吗?”

莫离顿时哭了出来,“哪有人这样求婚的,连个戒指都没有,而且,我也没对你做什么太好的事情,你至于这样吗?”

秦怀南则是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枚戒指,“我自己做的,你消失的这些天,我就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然后自己亲手打造了戒指,我告诉自己,如果能再找到你,我一定要娶你!”

莫离哭的特别凶,“傻子!”

“嫁给我好吗?”秦怀南诚恳的说道。

“你不知道,女孩子哭就是同意的意思吗?”莫离说道。

秦怀南一喜,急忙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至于莫离的父亲是谁,他父亲的父亲又是谁,秦怀南一点也不在意了。

他在意的,从始至终只有莫离。

而秦怀南不知道的是,在病房外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是秦了还能是谁。

秦了暗暗叹息一声,随即快步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叔爷,给您添麻烦了!”

“你来的正好,坐!”秦墨招呼秦了坐下,“事情大概经过呢,我已经了解了,那女孩子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最起码本心不坏,跟怀南在一起,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至于,你接不接受,那是你的事情,我管不了。”

“谢叔爷!”秦了急忙起身,一脸惭愧的道:“都是我教子无方,给朝廷,给你叔爷丢脸了。”

“跟你没关系,不用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秦墨摆摆手,说道:“我大概知道这件事背后的人是谁了。”

秦了皱起眉头,严肃道:“是谁?”

“李由,李越的儿子!”秦墨说道。

“李由?”

“对,不过是不是李由我不太确定,虽然如玉跟他离了,但是他还有几个妾侍,生了几个儿子,那几个小子都长得差不多,具体是老几,我也不清楚。

我有印象的,也就是这个小子。

但是可以肯定的事,肯定是李越的孩子。

这些年,对他们一直没有关注。

要不是这一张素描画像,我还蒙在鼓里呢。”

秦墨将素描推到了秦了面前,秦了一看,还真的跟李越长得很像。

李越跟柳如玉的孩子,一个成了儿媳,一个成了驸马,都深受秦墨喜爱,而且这俩孩子,基本上也是在皇宫长大的,秦墨一手教育的。

没听过他们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特别是柳继,在多场战役中奋勇杀敌,从小兵做起,一路做到了师长的职位,非常的不错。

而李越还有几个妾侍,生了六七个孩子。

阿嗣继位后,这些孩子也被李世隆保护起来。

有一些,秦墨甚至没见过。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李由。

“这样就说得过去了,曾经的太子子嗣,完全有理由做这些,包括泰王子嗣,其实都应该重点关注起来。”徐缺说道。

“着手调查吧,也不能尽信她,还有那个第一孤儿院的院长,给我狠狠查,一旦落实,就控制起来,我要把东京的毒瘤,全部连根拔起。

还有,全国的孤儿院,都应该来一次大调查。

传朕命令,派遣暗部暗中调查,不可以透漏风声,秘密收集情报。”

秦墨把这个计划命名为‘剃刀’,他要把这些毒瘤,连根斩断!

“是,太上皇!”徐缺应了一句,随后离开。

而秦了还留在这里,他对秦墨道:“叔爷,为了避嫌,我还是把农科院院长的职务给辞了吧!”

“你避哪门子嫌?跟你有什么关系?就因为你儿子谈对象,谈了个死士?

是你有问题,还是秦怀南有问题?”

秦墨训斥道:“朕怪你了吗?你可是农业领域的大拿,你一尥蹶子,那些人听到风声,岂不怀疑?”

秦了惭愧道:“是,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您教训的是!”

“小了了啊,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了,咱们虽然是上下级,同族,更是亲人,师徒,我不信你,能信任谁呢?”

秦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什么都不用管,做好你的研究就行了!”(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