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买矿山

1个月前 作者: 淮笙南
第303章 买矿山

红莲离开后,她也沉不下心来画设计图了!

拿起笔开始在白纸上面勾勒起来一个小人儿,她的苗苗。

一笔一划,小心翼翼的将记忆里的她勾勒好,轻轻的吹干,看了眼摸摸她的小脸把纸画揣进了怀里。

这样,她就感觉她的苗苗宝贝在自己身边了。

这丫头,一定是担心她娘亲了,不知道有没有偷偷哭鼻子,夜里有没有怕黑,李三毛有没有给她做饭吃?

想到此,眼里一阵酸涩,她想起起早贪黑进山捡松子做鸡枞菌种地磨豆子做烤面包,还有以前的梦想!

她想在骆家沟种一片咖啡豆做咖啡卖,开可以看书的咖啡厅,开面包铺子,其实就想一家三口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现在呢,不能相见,她脑子一直不愿再想起李三毛,对他有一种深深的排斥之感!

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出了问题,因为他的自私她现在变得冷漠!对他的信任崩塌!

她觉得李三毛先前对她做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

现在她并不渴望谁来爱她,对她好与不好,极其理性的只想关注自己好与不好,除了苗苗。

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寻常夫妻也有吵闹的时候,可能是她逐渐信任他了,把自己交给他了,却让她突然间打碎了自己的一点点筑起来的梦!她不愿意再见李三毛,不愿意想他,不愿意回到他身边。

想念苗苗归想念,她还是得积蓄力量继续努力前行才是!

争取把恒璨琉璃发展到东璃国,达到能顺理成章回东璃国看她,接她到身边的能力。

就算不能接到身边,能在身边看着她也是好的。

想起苗苗,她顿时就燃起斗志,她要实现财富自由,要自由自在做自己!

她的玻璃生产赛道得开始规划了,拿起笔又开始埋头奋笔疾书写项目计划书。

写好玻璃开发的计划书,她起身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黑暗下来了!

没有吃晚饭拿起外衫穿上,直接去了紫愁酒吧,最近这段时间谢阿瑾会在那里办公,赌坊的生意也在经营着。

她到了那里,酒吧里正是热闹的时候,巡视了一圈,里面气氛高涨,她直接到了谢阿瑾办事的地方。

“老大,你怎么来了?”

“阿瑾,怎么样?可有人闹事?”

谢阿瑾看到门外进来的人吊儿铃铛道:“有我谢阿瑾在,谁敢来找事,不想混了?”

“呵呵,那便好,还是你办事靠谱,阿瑾其实我来有件事需要你去办!”

“哦?什么事?”

谢阿瑾提起精神来,什么事要他亲自过来,让他下人传个话不就成了。

“是这样的,这酒吧也进入了正常营业状态,我有新的生意方向,咱们势必要把它拿到手,想让你去打探一下!”

“什么方面?”

“矿山!”

“矿石?”

“嗯,经过我深思熟虑,我觉得咱们可以去买一些矿山,把这些矿石拿到手,我预测,将来一定这个矿石可利用价值极高是非常值钱的。”

现在矿石并没发展的很壮大,功能包括它的冶炼方式还没有没完全被开发出来,她想着如果凤倾城真的把电推广到千家万户,比如这钨矿就是重要材料!

他还在看修路方面的书,这基础设施起来了,矿资源一定程度上会被大量开发使用!

要是能成为矿产资源方面的龙头老大,将来的财富地位可想而知了!

“好!”

她让阿瑾去打探,哪里有矿山,哪里可以拿下被买卖,然后他们就开始着手去购买了,现在买应该是最便宜的时候,如果等到钨丝,或者钢铁铜那些东西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指定会大涨特涨!

至于资金,她不愁,有赌坊营收,也可卖几件琉璃物,再不济,去惠瑞贷款很快就能还上,她的琉璃厂现在可值钱了!

当然,这个矿山,他会给阿瑾分成。没有背景的商人也容易被背景强大的人压制,但有了镇北侯府做靠山,相信她即使拥有了丰富的矿产资源,有人想要也得掂量掂量后果吧!

除非,皇帝陛下出手垄断,那她只好自认倒霉再说了。

反正,到时她也赚得盆满钵满了,放手也是一种自保。

从阿瑾这里出去,走到长廊她突然被人撞到了,那客人恰好从盅洗室出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这地面这怎么撒了水,等会得让人清扫一下。”李夕儿正在说着话呢,听到这人说话好难听刺耳,只是这人有种说不出熟悉的感觉。

那人也在沉默不语的上下打量她,是他?

李夕儿觉得好奇怪,这个人长了一张平常的脸,可他身上散发的味道很熟悉,尤其他的眼睛给她的感觉十分不好,甚至觉得厌恶至极!

“这位小哥,我可是有什么不妥?”男子先开口,声音难听。

“不,只是觉得你有点……”

“有点熟悉?”

男人一眼瞅着她,那目光似乎要把她看穿。

“怎么会,我们第一次见,只是刚才我看到你的眼睛瞳孔有点奇怪,像是绿色的?”李夕儿懵懂无知的指着他的瞳孔说道。

男人心里一震,脸上颜色不变,“呵呵,那可能是这酒吧的烛火造成的吧!”

“这样,可能是我看错了!那,既然如此,就再见了,这位朋友。”

拓跋猗的娘亲有点蒙人血统,所以他的瞳孔在生气或者情绪激动时会变成绿色。

这是她以前跟他接触时知道的信息。

李夕儿打过招呼,就转身准备离去。

“站住!”那男子喊到。

“不知你还有什么事?”李夕儿淡淡定定的看着他。

“请问你一下,你可去过丝国?可曾听闻过花灿这个名字?”男人嘶哑的嗓音说道。

李夕儿面容平静无波:“这位大哥,你在说什么呢?丝国,我是听说过虽然想去但还没有去过,至于花灿,我更是闻所未闻了!”

男人仔细观察她的表情,他的表情不似说谎,一时也有些怀疑了!

“这么说,这家紫愁酒吧是你开的?”

“呵呵,本人是一位小商人,开酒吧是个人爱好,有问题吗?”

明显他冒犯到她的样子,不爽!

“哦,这位小哥,你不要多想,只是你长得太像我一位旧友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旧友?”不是仇人吗?

“那抱歉了,这位大哥你认错人了!下次不要见了什么人都乱任朋友!本人不喜欢!”李夕儿转身就走了,面露不善。

拓跋猗吃了一憋,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