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往事回首

1个月前 作者: 淮笙南
第304章 往事回首

李夕儿感觉身后有一双毒蛇似的眼睛冷冰冰的盯着她的背影。

她有百分百确认,哼!这个人他就是拓跋猗。

“小诺诺!”

什么?

李夕儿如遭雷击!心脏骤停!

“怎么,记起来了?”

拓跋猗不死心再次在后面说了起让她痛彻心扉的话题!

她知道她内心深处的那根痛刺终于要被拔出来了,连根拔起来了,她恨他,恨不得抽他的筋拔他的皮!

一剑杀了他,李夕儿眸子闪了闪加快了步伐!

“不是吗?”

走了?这么平静?拓跋猗再次疑惑。

拓跋猗!!!压制住打死他的冲动,这个杂碎!她还没去找他,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该死的男人,该千刀万剐的男人,李夕儿出了酒吧后门几大步跨到了后街,蹲在墙角压声痛苦的抽打着自己的心脏,疯狂奔跑起来,任大雨冲刷她的身体!

让她的头脑清醒,一幕幕呼啸而过……

那日,花玲珑也是这样连夜赶路不死不休的跑回了将军府,看到停在大堂的棺材,即将被抬起来安葬,喊了一声“爹!”

一个跟头便栽倒了下去,任她体力再佳毕竟是路途遥远艰辛,她还是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了花将军的葬礼上,二叔,被祖母,二娘见状便连声指责她不孝!

她被来的宾客千夫所指,“亏她还被她爹从小捧在手心!为了学武抛弃她爹几年不回,连这种事也是二房的花颜姑娘代办的,还是花颜有孝心哪!玲珑不配为花将军之女!”

花颜一身白衣头戴小白花哭的肝肠寸断,我见犹怜,是她代替花玲珑照顾她爹的灵柩又送了花将军这最后一程。

然后,没过几日,突然传出花将军之女花玲珑在守孝期间醉酒,还不守妇道竟然与下人暗自私通,那私通之人被祖母亲二叔等人亲眼看见喊家丁给乱棍打死。

即使传闻有假那逐渐大的肚子越来越大却假不了,花玲珑荡妇之名顿时在盛京城内外名声大噪!

想到她以前悍妇的名声,想到他爹那种日子她还那样简直是人人唾弃,人人喊打!

祖母二叔二娘嫌她丢人,影响他花家声名,花颜还要嫁人呢,一起将她赶出了将军府!

为了表示一下诚意还给她寻了个小偏房等她生孩子,而在她生产之时,这个该死的拓跋猗突然出现跑来践踏她的尊严!

抓住她最脆弱的时间拿走她的孩子,威胁她交出黑羽,不然就杀了小诺诺!

她的宝贝!

怎么可以?

她苦苦哀求,跪着求他愿意为他所用,他可恶的面庞历历在目:“花玲珑,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被本太子利用的?

“啊呸!残花败柳,丑陋不堪,你爹死了,呸!你也不照照镜子你是个什么脏东西?”

“诺诺?又是和哪个野男人海誓山盟,一诺倾情?”

她当然没有交出黑羽,那是她父亲的心血,知道他得到了将要做什么!“我给你几天时间好好考虑,你这野种我就抱走了!”她躺床上眼睁睁看他抱走她的宝贝!

“还有,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立马结果了他!”

甚至,这家伙还没有喝到她一口奶水。

当夜,花府传出花玲珑生的孩子没足月什么的,不在了!

她无脸面对凤倾城,她没脸见他,她没有保护好他的孩子也没脸面对他,她不配为一名母亲!

可是,风倾城至始至终都不曾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甚至连他们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他们在外习武期间,在山里不小心沾染到了一种毒花,有催情的作用,加之喝了点酒凤倾城不省人事!

这意外就这么发生了,就那么一次,她也是回来才发现的。

而也是在第二日,蒙国继续加大力度攻打丝国,丝国跟凤蓝又有边境之争,丝国内忧外患,堂堂丝国竟没有如花将军一般的人物?

于是就想到了花玲珑,也有人提议她是花将军之女,学了一身本领,让她去可以振作花将军先前带领兵团的人心。

皇帝知道最近传闻不堪,但大臣也说了,代罪立功,让她爹死得其所明目!即使她战死了也好过现在这名声,也就颁发了圣旨让她承父亲衣钵带兵上阵攻打蒙古。

打了三次,赢了三次,军心大震,皇帝封她为一品大将军!

打了蒙国,打北方的乌巴!最后,这下便是去对战凤蓝国了!两国边境之争已久!

可是,就在作战途中,她便得到确切消息,诺诺被拓跋猗这个畜生丢进了野狼窝,给她报信的人是她以前的下属亲眼看着诺诺被那些禽兽撕扯着吃了,她愧对爹爹,愧对凤倾城,愧对自己的诺诺!

所以,与其说凤倾城杀她,不如说她心如死灰,自己一心求死去见自己的宝贝,血腥的眸子闪了闪……

这个禽兽,他怎么来了?她没去找他,他怎么来了?

凤蓝与丝国联姻?莫非他是随公主的送亲队伍来的?

可是,公主殿下需要他一个王爷来送吗?既然送他堂堂一丝国王爷,为何要装扮成这副模样来送亲?

不用想,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丝国他不是一直扮演着贤王的角色吗?

作为贤王也是要见一些重要人物的,他离开丝国这么久没有被发现?

要么丝国有他的替身,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对了,这位丝国公主她也没有听说是哪位公主,早知道就先打听一下了。

看到拓跋猗她脑海不由得就会浮现起那张纯净无暇的脸,花颜。

她去出征前花颜并没有如愿嫁给拓跋猗,好像因为她爹去世的原因,拓跋猗没有看上她的地位,至于后面嫁没嫁给他当小妾她不清楚!

她先前应该打听一下的这位公主的事迹的。

失魂落魄,心思复杂的回到李宅门口,她一直思索这件事情,捋了捋准备从先红莲那里了解了解那位公主。

“灿,怎么回事?天都黑了你怎么才回来?”

耳边响起一道关心的声音,惊醒了她,李夕儿抬头一看头顶被一把伞遮住了!

“你在发什么呆,本王在问你怎么回事?”男人瞪大眼睛抓着她!

“为什么不撑伞,不好好照顾自己?”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