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我杀了我!?

29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23章 我杀了我!?

看着面前的炎帝,夏鸣心中猛地一悸。

夏鸣知道,此境之内真正的杀局已经来了。

炎帝不光是大黑天的五魔之一,他更吃了黄龙遁一!

五气朝元,始能归元无极本体?

这是要干嘛?

回归无极本体?

谁是那个无极本体?

莫非是五只心魔想要夺舍本尊?

还是说……这难道是浩宰元央的算计!

夏鸣可不会忘了。

遁一五色,说到底还是元央道君的大道痕迹。

浩宰元央道果无从知晓,鬼知道他有多大的能耐!

“香火焚大世,五魔化五帝。”

“这便是我的劫!”

“不度劫难,何以成仙?”

“如此这般,那便杀吧!”

“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才是乱心魔障!”

炎帝吞噬了大量的香火道痕,还未来得及彻底消化。

如今的他顶多就算是大乘境。

夏鸣知道,这便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

黄龙异变,说不定其他四个也出现了问题,不能再拖延时间了。

夏鸣猜得没错,就在他攻杀炎帝的同时,四大天野的香火之道也陡然爆起。

东方青帝动,东方木气朝元,青色帝袍之上,九鹤羽翼交织浮现。

南方赤帝动,南方火气朝元,红色帝袍之上,炉火蛤蟆栩栩如生。

西方白帝动,西方金气朝元,白色帝袍之上,白蛇虚影起伏游动。

北方黑帝动,北方水气朝元,黑色帝袍之上,巨狼爪牙参差交错。

而这四方大帝竟然都顶着夏鸣的面庞。

万千香火道痕,凝聚通天大道,直扑中域而来。

于九野苍生那虔诚的祈祷之中,五方大帝毅然踏上了斩魔之路。

与炎帝交手的那一瞬间,夏鸣立马觉察到了香火之道的难缠之处。

香火道痕,宛若荆棘,极难摆脱。

一旦陷入战局,便好似陷入无尽流沙。

于是乎,夏鸣想速杀炎帝的想法也成了奢望。

更让夏鸣感到麻烦的是,对面的炎帝也会他的仙法。

如此战局,简直就是左手打右手。

此间僵持之际,四方大帝已然降临中域之内。

无尽的香火道痕,直接将天穹染成了绚灿扭曲的彩色。

“五气朝元,始能归元无极本体!”

“乱心魔障!莫要再挣扎了!”

“你挡了真仙路了!”

四帝咆哮之际,炎帝也腾空而起。

五气朝元,五方天地,五只大手,悍然压下。

无尽香火,无尽生民,整个九野的大势似乎都于此刻倾泄而下。

望着苦苦支撑的夏鸣,一旁观战的重阳儿也忍不住了。

扯断脖子上的铁牌,重阳儿兀自朝着夏鸣冲去。

五帝没有理会重阳儿,依旧用力压下。

轰——

五气朝元,一击之下,中域沉沦!

恐怖冲击席卷周遭,重阳儿也被无情掀飞了。

于那冲击的中央,夏鸣整个身躯都在寸寸崩解。

见此一幕,五方大帝念头一转直接化掌为指。

香火焚大世、道痕流转,熔炉天成。

他们竟然想炼化夏鸣!

于此生死攸关之际,夏鸣反倒是渐渐冷静了下来。

望着头顶那绚灿纠缠的天穹,夏鸣眼中也悄然凝出漩涡。

黑漩纠缠,森白圆环接连浮现,混乱之中,酝酿着绝对的秩序。

森白圆环来回收缩,漆黑漩涡交织旋转。

不惜代价,夏鸣竭力催动浑沌轮回眼。

轮回眼祭起,夏鸣眼前的世界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但见那天穹之上,密布着一道道彼此纠缠的道痕。

不光是天穹,周遭万物皆是如此。

道痕纠缠,不断演变,最终构建起了此方格局。

透过那参差道痕的缝隙,夏鸣看到了那三双截然不同的眼眸。

他们于囚笼之外贪婪地窥探着。

目光一寒,夏鸣继又看向天穹之下的五方烟火大帝。

于他们的体内,夏鸣也看到了数股截然不同的纠缠道痕。

那里面有浩宰元央的遁一,还有他夏鸣的五魔,更有那接连天穹的香火。

这三者之外,还有一缕缕宛若操线木偶一般的细绳道痕。

“道都是活的,平衡最重要。”

“一旦平衡被打破,山会阻断河流,河流会冲毁山势。”

“香火道痕便是一条汹涌咆哮的大河,而我要做的便是打破堤坝!”

“唯有打破此间的平衡!方能寻得一线生机!”

“统御欲望的不是遁一,而是五魔之道!”

“欲望愈强,五魔越强。”

“而五魔源起于我!”

“他们吃我乃是为了夺回本源道痕!”

瞳孔震颤,右目流血之际,夏鸣指间也猛地迸发出一道璀璨的剑痕。

剑指凝成,夏鸣没有斩向天穹之上的五帝,反倒是斩向了自己。

五帝体内的遁一道痕,以夏鸣现在的实力可是斩不断。

而那几缕天外道痕,怕是斩了也无济于事。

夏鸣能做的便是斩断自己的五魔大道。

五魔大道可是大黑天的支柱。

舍得吗?

舍不得又能怎么办?

若是再舍不得就要真的死了!

自断五魔,便有可能获得一线生机。

念头通达,夏鸣剑指猛地刺入胸膛之内。

剑道绞杀,五魔本源道痕灰飞烟灭。

正如夏鸣料想的那般,五魔道痕破灭的同时,上方五帝身躯也陡然一颤。

没了五魔统御那些寄托着各种欲望的香火道痕,五帝身躯立马溃散。

离乱的香火道痕,顿时弥散整个天下九野。

寄托着生民希望的五帝败了,所谓香火道痕自然土崩瓦解。

崩灭的香火道痕不仅彻底湮灭了五魔,它还崩断了五道遁一。

望着空中那渐渐湮灭的五道遁一,夏鸣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

似乎这一切都来的太顺利了就好像是设计一般!

“不对!不对劲了!”

“假境真道!我斩了我的五魔!”

“我也毁掉了五道遁一!我中计了!”

“所谓香火之道!本来就是假的!”

“此方囚笼在骗我!”

“他们编造出了香火道痕!”

“我斩了我的道标!?”

“不对!不对!香火大道是真的!”

“假道焉能压制真我!?”

“若我不斩五魔,五魔也会斩我的!”

“难道是……我杀了我!?”

“难道禁锢我的一直是我自己?”

“不对!五魔本就是乱心魔障!我这是在斩魔!”

“去除魔道!方能成就真仙!”

“此五魔便是我渡劫之难!”

混沌轮回眼眸不住震颤,一行血泪悄然流淌。

也于此刻,夏鸣看到了那不断朝他走来的重阳儿。

“爹……”

“我帮你把香火大道都吃了!”

“咱们赢了,爹……咱们快些出去吧。”

“咱们得出去啊!”

望着重阳儿,夏鸣只觉得内心猛地一惊。

此刻的重阳儿,已然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

一道道黑死怨气宛若绸带一般,死死缠绕在他的身上。

于破碎的中洲山河之上,一只恐怖凶兽镇压周遭。

一对血染双目,宛若凌空日月。

白骨筑台,堆砌头顶。

巍巍九层,威压隆隆。

九层白骨楼上,重阳二字,鲜血浸染!

重阳儿并不是吃了香火大道,他是吃了中域的所有生民!

混沌轮回眼的加持之下,夏鸣看到了重阳儿体内的那缕漆黑道痕。

道痕游走,宛若一条扭曲的蠕虫!

面前凶兽根本就不是重阳儿!

那它到底是谁!

……

夏鸣觉察到不对劲的同时。

法潭之前的万法道君也再次绷紧了手中鱼竿。

“不对劲!这不是那小子的气息!”

“这也不是仙的气息!”

“这是茫涯!?”

“狗东西!竟然敢摘我的桃子!”

“茫涯道君道果,唤作【苍茫】,乃是茫种之道,一种尚存,大道不灭!”

“一种尚存便能吞噬诸道,怪不得你要催动咒杀大阵!”

“原来你是要激活那小子体内的寄生道种!”

“瞒天过海,取代原主!”

“狗东西!原来你一直在防备着我!”

“不对啊!茫崖那厮的种子为何会在那小子的体内?”

“难道是那该死的大夜摩天!?”

“大夜一族,死不足惜!”

“该死的虫子!”

目光猛地一凝,万法道君立马猜到了问题所在。

茫涯道君一方消失的大夜摩天,应该便是症结所在。

那厮得过茫涯道君的长存道脉!

“该死的!决计不能让茫涯道种壮大!”

“再这样壮大下去,茫崖那厮就能感觉到具体位置了!”

“不行!我得灭这枚道种!”

“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道种壮大,需要养料,既然这般,我便给你养料!”

“还有浩宰元央!堂堂道君竟然真的化道了!”

“不行!我也得将他的道痕彻底钓出来!”

“没人能惦记我的鱼!”

眼中闪过一抹寒芒。

手持钓竿,万法道君竭力催动道法。

与此同时,于那银色汪洋之内,茫涯道君也若有所感地睁开了眼睛。

茫涯道君指尖触及虚空,一阵银色涟漪也随之悄然荡漾开来。

茫涯道君在等待,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道君博弈,方寸之间。

早了容易出事。

晚了就来不及了。

这个时机可得好好把握。

……

混沌轮回眼催动至极致,夏鸣右目之内更是流淌着猩红血泪。

于那猩红血光的映照之下,夏鸣看到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重阳体内的漆黑道痕之中,竟然藏着一抹刺目银色。

银色不断漫延,逐渐占据重阳儿的整个身躯。

它在一点点取代重阳儿。

它在成为重阳儿。

夏鸣震惊之际,重阳儿也朝着夏鸣威压而来。

“爹,你怎么了?我们得不断强大!我们得走出去!”

“这是囚笼啊!这里都是假的!”

“我们需要的乃是道痕!”

“爹,你的道修得怎么样了?”

“开花了吗?”

“结果了吗?”

“爹,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一边压向夏鸣,一边继续吞噬周遭道痕。

气息不断强大的同时,重阳儿体内的银光也变得愈发璀璨。

将眼前这一幕看在眼里,夏鸣算是彻底明白了。

他眼前的这个重阳儿早就不是重阳儿了。

它是大夜摩天伪装的!

亦或者说,它便是那茫涯道君的道种!

香火大道的壮大,离不开重阳儿的放纵,也离不开囚笼幻境的助力。

他所经历的此方香火杀局,便是两位道君合谋的结果!

万法道君与茫涯道君便是背后的执棋者!

万法与茫涯之后更可能还有元央!

若无遁一点灵,五魔何能成就气候!?

夏鸣思虑之际,重阳儿依旧还在侵吞着周遭的道痕。

银芒闪耀,道痕流转。

最终,重阳儿眼中也闪过一抹刺目银光。

“爹……我懂了。”

“你不是我的爹,你也是道痕!”

“将你吃了!我才能走出此方囚笼!”

“我得出去救我爹!”

“你是假的,你骗不了我的!”

话音刚落,银目重阳便悍然朝着夏鸣杀去。

重阳儿一动,夏鸣亦动。

重阳儿本就是夏鸣的逆鳞,夏鸣岂能让它继续伪装下去。

可是即便夏鸣全力以赴、火力全开、却依旧奈何不了银目重阳。

银目重阳的身躯不断崩灭,继而又吸纳周遭道痕不断愈合。

于此重塑过程之中,刺目银芒不断侵蚀着整个天下九野。

此方九野世界,就要被无尽银芒彻底夺舍了。

而这便是茫涯道君的可怕之处。

……

万法道潭之内,此刻也是波澜惊起。

万法道君大手一挥,幽暗潭水陡然变得清澈。

但见那潭水之下,一条七彩游鱼正在奋力游动。

游着游着,游鱼之上竟然又滋生出了一道道银色的雾气。

似雾非雾,似绸非绸,银色凝结,倒像是一条条细长的线虫!

一点又一点,线虫漫延,逐渐侵蚀整个七彩游鱼。

就在七彩游鱼就要被那银色线虫彻底侵蚀的时候,万法道君出手了。

“等得就是你!”

“你也敢偷我的鱼!”

甩动鱼竿,漆黑鱼钩直接勾住了那一层银色的线虫。

万法道君用力持杆,那一层银色的线虫陡然被提了起来。

就像是扯下来一层蠕动的白皮,白皮蠕动,银丝纠缠,好不恶心。

白皮虽然被扯了下来,但是那些深入游鱼体内的银丝却依旧死死拉扯着游鱼。

目光幽暗,万法道君身后悄然凝出一尊法相。

金光浮动,法相压天。

法相加持之下,漆黑鱼钩直接扯着蠕动白皮飞速上浮。

白皮之后,便是那不断挣扎的彩色化道鱼。

“黄雀,为我护法!”

“加持秘境!”

望着如此万法,小童黄雀此刻也严肃了不少。

凝视水面,万法心中无比清楚。

若是化道鱼此刻出水,他将什么也得不到。

但是于万法而言,坐视化道鱼被夺舍那更是不可能的。

所以,万法只能在化道鱼出水之前,拔出那该死的茫涯道种。

眼瞅着鱼钩就要出水,万法密境陡然一震。

下一刻,周遭涟漪漾起,小童黄雀也猛地吐了一大口鲜血。

鲜血弥散之际,一只缠绕着银色荆棘的大手死死按住了万法道君的鱼竿。

不断上浮的化道鱼,直接被按停了。

于此千钧一发之际,茫涯道君还是出手了。

为了插手此间局势,茫涯道君甚至祭出了荆棘道冠。

望着那条狰狞的银色荆棘,万法道君法相一动,直接拔出了背后的木剑。

金光漫延,剑芒舒展,裹挟万千恐怖,木剑直切茫涯道君的大手而去。

也于此刻,银色荆棘不住震颤,刺目白光,宛若万箭齐发。

二者相撞,周遭碎裂,道痕磨灭。

金银二色相互碰撞。

崩碎光芒,无情地湮灭着此方空间。

此间道痕互相绞杀之际,两位道君都没有注意到。

一只黑气大手猛地捏紧了游鱼上方的银白道种。

黑气触及银丝的那一瞬间,银光陡然暗淡。

再然后,只听得扑通一声!

七彩游鱼坠入道池之中。

消失得无隐无踪。

它没了。(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