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轮回道种与常明道种

28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24章 轮回道种与常明道种

于两位道君的攻伐之下。

周遭空间继续崩灭,万法秘境没了。

万法道潭没了,苍茫道君寄生的道种也没了。

至于那化道鱼更是消失得无隐无踪。

游鱼入道渊。

别说是将它抓到了。

它能不能活着都是两说。

目标达成,茫涯直接抽身欲退。

无人得到道果,这样的结局倒也不错。

茫涯欲退,万法岂能让他如愿?

“茫涯道友欲走……”

“我万法岂能不送送你呢?”

背后法相浮现,万法道君直接催动道果。

万法道果,唤曰:常明。

何为常明之道,如日中天也!

催动常明道果,哪怕只是寻常道术也是道君全力一击。

也就是说,任何道术于万法手中都能发挥出无比恐怖的实力。

常明道果,极目璀璨,化腐朽为神奇。

握紧手中木剑,常明道果加持其上。

目光一泠,万法道君悍然斩向那道银色涟漪。

本来那道银色涟漪已经快愈合了。

可是那道浩大的剑芒竟然还是活生生斩了进去。

下一刻,剑光驰骋,茫涯道君所在的银色汪洋世界直接一分为二。

即便是立马祭起荆棘道冠,茫涯道君法身还是后退了数步有余。

就差那么一丝丝,茫涯道君就要跌出自己的道域了。

撑起荆棘道冠,茫涯道君双眸陡然一寒。

“万法!”

“等我修补好道冠!”

“我必斩你!”

茫涯道君话音未落,茫涯道域直接崩溃。

两方道域破灭,这样的事情可瞒不过诸位长存的感知。

感受着虚空之中那股无比恐怖的杀气,一众长存纷纷选择沉默。

法身威压星河,茫涯道君径直看向了下方的赫连老祖。

“赫连,我且问你,攻入元央化道地没有?”

道君神念震颤识海,赫连老祖道躯震颤。

“回禀道君!快……快了……”

深深地看了赫连一眼,茫涯道君下了最后通牒。

“百年之内,攻入元央。”

“你攻不进去,我就让你投胎进去。”

茫涯道君天命下达的同时,万法道君同样督促不断进军。

化道鱼没了,这里还是归墟之地,若是想将其再次钓起,万法需要更多的准备。

亲人之骨血、本命之法器、壮大之道土……这些可是都在元央之内啊。

心之所向,道合一处,两位道君再次通力合作。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个道理两位道君自然是明白的。

其实……

夏鸣道灭已经过了百年。

流光百年,元央之内更是将近千年。

于此千年之内,启与桀借助于夏鸣所留道痕彻底改变了造化道胎。

道痕延展,勾连成域,直至覆盖整个浩宰元央。

启与桀重溯了夏鸣的三天之道。

三层天阙牢牢庇护浩宰元央,由内到外,分别是大苍天、大黑天、大赤天。

这三层天阙,既是道域,又是浩宰元央的超脱秘境。

本来,启还对桀的提议有点反对。

可是当夏鸣道灭于启面前的时候,启便将道域彻底交给了桀。

而他则是手持仙血锚剑毅然守在了元央之外。

启做起了当年夏鸣的事情。

继夏鸣之后,外面的一众道君势力也记住了启的名字。

手持鲜血锚剑,启也曾杀入联绵道域。

若不是启在外御敌争取时间。

桀也不能如此顺利地构筑起三天道域。

启继承了夏鸣的仙血锚剑。

桀则是继承了夏鸣的白骨鹤羽炼魂幡。

而这白骨鹤羽炼魂幡便是统御三天道域的关键。

于元央九野而言,三天道域便是三天秘境。

进入三天,便能超脱!

苍天之上,便是仙王仙庭!

既然想入三天历练,那便得登记真名。

登记真名,传颂九野,便是未来修士的楷模。

试问,几人能够抗拒这样的诱惑?

更让九野感到振奋的是,仙王提拔,不问出身,兼容万道。

妖族、妖修、甚至于魔,也能进入三天秘境试炼。

再然后,一条完整的超脱仙路便搭建了起来。

九鼎渡劫修士,便可接受大苍天接引。

骑鹤登天,真名传颂。

大苍天接引之后,便在那炼魂幡上留下真名。

此刻的炼魂幡,可就不是炼魂幡了,它乃是登仙榜。

登仙留名之后,便可送往大黑天进一步磨炼。

拉大磨,熬自身,蓄血池。

成就超脱境后,直接前往大赤天接战外敌。

即便是死了也不慌,大黑天也能将修士再次拉回来。

实际上,九野的修士已然成为桀手中的历战魔头。

除非修士神魂彻底崩灭,要不然还能满血复活。

炼魂幡内魔头不死,三天之内便不缺战力。

即便是修士死了道痕也能反哺三天。

以战养战,以秘境养魔头。

于不断的厮杀之中,一尊尊魔头也变得愈发强大。

桀直接将三天秘境打造成了一个钢铁绞肉机。

残忍吗?

或许吧,一旦两大道君势力进入浩宰元央。

九野生民没一个能活。

元央道君牵扯的东西太大了。

大到足以影响两位道君之间的平衡。

凭借着三天道域,启与桀直接挡住了两位道君麾下的入侵。

……

两大道君争夺化道鱼的时候,夏鸣也在生死之际徘徊。

银目重阳不断壮大,二者的战场也从中域打到了天下九野。

战斗越是激烈,那些无边无际的银芒也便愈加疯狂。

道芒闪耀,整个九野都变成了一片银色。

最终,夏鸣倾尽了全力。

祭掉所有一切,换得游鱼一跃。

银芒没了,夏鸣的大道也崩断了,只留下了残破的九野。

九大天野残破地堆叠在了一起,所有的山川河流都被巨力揉聚成了一团。

顺着山河裂隙不断跌落,当夏鸣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掉在了九野乱局的中央。

而这里……赫然正是那东苍茫外的青龙山!

只可惜啊,这里没有青龙道统也没有青龙道主叶青颜。

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死寂。

于此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夏鸣却看到了一线生机所在。

在他那破碎的胸膛之内,夏鸣看到了彼此纠缠的大道痕迹。

万千道痕汇聚一处,最终凝成了一颗细长如竖瞳的道种。

道种之上,隐约可见一道道起伏的浑圆道痕。

看到道种的那一瞬间,夏鸣笑了。

这枚道种,其实起源于第九初代。

而夏鸣后来又于元央之外得了第九初代的所有真灵碎片。

感悟真灵,得此道果,此枚道种,名曰轮回。

轮回不堕真心,大道方能恒昌。

凝实着那枚道种,夏鸣眼中陡然放出一抹光彩。

“轮回道种……青龙道……化道……青龙!”

“筑基百层、结丹百颗也不是终点!”

“我悟了……”

手托道种,夏鸣直接祭了所有。

万千道痕,裹挟一缕真灵,径直遁入了轮回之中。

轮回道种之外,赫然只有一具残破的躯壳。

待夏鸣真灵彻底消失,青龙山的阴影之中,一人一狗缓缓走出。

男人相貌极其俊美,就是那双眼睛,有些破坏美感了。

他的那双眼睛啊,太灰暗了。

里面没有一抹光亮。

而男人身旁的那只狗,更是天生不凡。

双眸凝日月,四爪能撕天。

若是万法道君见到此犬,他一定能叫出此犬的真名。

——吞日真君。

沾上个君字,那可就不得了了。

哪怕是道君,面对此犬也得小心应对。

要不然,到时候被咬下些什么东西,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凝视着面前的这枚细长道种,吞日眼中也闪过一抹滚烫之色。

“君上!道种已现!不妨您亲自出手啊?”

“君上若是出手,一定可以将沐川主人带回来!”

听到沐川二字,男人眼眸又晦暗了那么几分。

“不,我带不回沐川。”

“沐川死于那一族的本命神通之中。”

“我不能将沐川带回来,这是他们对我的报复。”

听到这里,吞日也不由得缩了一下脖子。

那一族啊……可是太可怕了!

连续九个纪元,九位道君皆出自那一族!

所有人都觉得那一族就要蝉联第十位道君的时候。

一个奇迹崛起了。

那一战整个道界都被打崩了。

男人赢了,他也输了。

他成了整个纪元最强大的存在。

而他也失去了那个对他至关重要的人。

为了找回那人,他更是逼着浩宰元央化道归墟。

哪怕颠覆所有,他也要找回那人。

……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话音未落,男人随手便打开了一道通路。

道痕流转,青山震颤,一人一狗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

“夏鸣,你今日解尸得物几何啊?”

看着掀起草帘的江良,夏鸣不由地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成了!轮回道果竟然真的是这么用的!”

按着剧情发展,夏鸣很快便来到了毒害何念生的那一晚。

可是剧情于这里,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孽徒!”

“你竟敢毒害于我!”

“你难道不知道我靠什么起家的吗?”

青丹大殿之内,宛若病虎的何念生,一点点站了起来。

何念生虽然肉身衰败,可是他的气息却是依旧凶烈。

凝冰成剑,何念生直接洞穿了夏鸣的胸膛。

与此同时,夏鸣的轮回道种也猛地一颤。

本就有些若隐若现的轮回道种,这下更加暗淡了。

胸口剧痛,寒血凝冰,夏鸣还未来得及反应。

他的耳畔竟然又想起了那声熟悉的问候。

“夏鸣,你今日解尸得物几何啊?”

光晕流转,夏鸣竟又回到了挟魂崖第三十七洞。

敷衍完江良之后,夏鸣愣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回事!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明明都是同样的毒药,为什么之前可以,现在就不行了!?”

“难道……何念生也轮回了不成!该死的!”

不甘心的夏鸣继续推进剧情。

再然后,青丹大殿之内,怒吼响起。

“孽徒!”

废话都懒得说了。

青丹太上直接抬手一剑。

夏鸣又没了。

江良刷新,夏鸣眼中满是错愕之色。

“不对啊,储良那厮没打配合?不应该啊!”

“青丹殿内的香炉里面明明加了东西,怎么可能呢?”

“我特么的卡关了?我还有几次机会?”

光阴流转,日月如梭。

青丹殿外,一人一狗相视无言。

青丹殿内,夏鸣下毒不成,已经和何念生打起来了。

“孽徒!你竟然隐藏修为!”

“老登!你竟然装病!”

“哼!”

“哼哼!”

四目相对,一脉相承。

听着殿内的波动,外面的储良已经惊到双腿发软了。

“师尊装病!夏鸣师弟竟然是结丹境!”

“马马的!合着整个青丹峰就我一个老实人呗!”

“你们才是一脉相承!”

“恶心!”

青丹大殿的阴影之中。

吞日望着身旁的男人一脸无奈。

“君上……”

“咱们要插手不?”

“再这样下去,这小子能把自己玩死。”

“他这样还怎么遇到沐川小主人啊……”

沉默许久,男人还是没有半点动作。

最终,夏鸣还是嗝屁了。

何念生下毒了。

实力碾压,还下毒杀人。

吞日真君看了都觉得后槽牙发痒。

……

“夏鸣,你今日解尸得物几何啊?”

江良固定刷新,夏鸣小脸一白。

解尸?

我特么的想把你江良解咯!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夏鸣还是送走了江良。

没必要死在固定npc手里。

独坐三十七洞内,夏鸣思绪浮动。

“道种轮回,不比之前的道君合谋。”

“万法、茫涯想让我开花结果,他们可能安排了很多东西。”

“之前的经验也不能作为参考了,何念生本就是下毒高手,是我疏忽了。”

“就凭现在的资源,还配不出复杂的混合毒药,下毒不能选,我不能再卡关了。”

“轮回道种需要道痕壮大,而我却是一直在消耗道痕。”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很快,夏鸣便迎来了那宿命一日。

青丹大殿之内,何念生的声音幽幽响起。

“夏鸣,我知道你一直在藏拙。”

“我何氏无后,我想将青丹峰交给你。”

恭敬行礼,夏鸣长长一拜。

“夏鸣,谨遵师命。”

听到夏鸣这话,何念生目光一凝,殿外的储良也是猛地一惊。

“不对啊!师弟之前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

“狗师弟!骗我!老登也骗我!”

这一夜,平安度过。

接下来的几年,何念生耐心教导夏鸣,而夏鸣也表现得无比恭敬。

二十年后,夏鸣结丹,正式接管青丹峰,何念生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了。

何念生知道,一旦他死去,夏鸣可能守不住青丹峰。

所以……

他给夏鸣张罗了一门婚事。

对方的父亲乃是一个结丹大后期的散修。

自身并无根基,一旦娶了他的女儿,夏鸣也算是有了靠山。

夏鸣本来还不愿意,因为他觉得没必要。

其实夏鸣不介意彻底统一大河宗。

可是当夏鸣听到那散修的名字的时候,他忽然又同意了。

因为那个散修叫做洪烈。

夏鸣大婚,十里红妆,举宗欢贺。

夏鸣娶亲,大河宗也能得一大修助力,此乃双赢。

遥遥地,夏鸣便看见一个黑脸的修士牵着一个一身红装的女子缓缓走来。

望着黑脸修士身旁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夏鸣不由得心头颤抖。

那个身影,夏鸣又怎敢忘怀呢?

夏鸣欠她的可是太多了。

重重拍了拍夏鸣的肩膀,洪烈也是红了眼眶。

“小子,你可要好好对冬儿。”

望着一旁头顶红纱的女子,夏鸣缓缓牵起了她那无比紧张的小手。

“会的,此生此世,我都会好好对待她的。”(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