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第三枚道果

26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25章第三枚道果

洪烈的女儿便是寒冬儿。

这一世,夏鸣不想再看到她流泪了。

二人成婚,很是恩爱,寒冬儿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夏鸣和别人都不一样,他会在特定的日子送花。

他还会用心准备很多小惊喜。

即便是洪烈也挑不出夏鸣的半点毛病。

而寒冬儿对于夏鸣,自然也是无比喜欢的。

其实早在定亲之前,冬儿便远远地看过夏鸣一眼。

那股冥冥之中的宿命感,让寒冬儿罕见地没有拒绝洪烈的要求。

别看洪烈是结丹大修,可是面对他的这个女儿,洪烈也得好好哄着。

光阴流逝,岁月如梭。

十年之后,何念生大限将至。

青丹大殿之内,何念生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夏鸣。

“那年那日此殿中,你小子是不是对我动了杀心?”

“师尊说笑了。”

眼眸似笑非笑,何念生继而言道:

“说吧,你现在是何境界了?”

“回禀师尊,金丹后期。”

“你修的道不是我青丹峰的道?”

“师尊明鉴。”

“夏鸣,你打算如何处理其余几家?”

“江河湖海、四姓大河,又该何去何从?”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若是他们犯了你呢?”

“那便截江、平湖、填海。”

“好。”

“夏鸣,你可知我当日为何要让你加入青丹峰?”

“弟子不知。”

“夏鸣啊,我时常做一个梦。”

“于那个梦中,我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少年。”

听到何念生这话,夏鸣眸光猛地一凝。

二人对视的那一瞬间,夏鸣眼眸又渐归深沉。

于那瞬息之间,夏鸣心中万千思绪,交织碰撞。

轮回道果不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难道是第二枚道果?

不应该啊?

心念沉渊,夏鸣声音又起。

“师尊,那只是一个梦罢了。”

“是啊,那只是一个梦罢了。”

“只是一个梦……吗?”

“真可惜啊。”

次日清晨,夏鸣走出了青丹大殿。

青丹太上,何念生老死了。

他至死也没突破元婴。

没了化龙之风雨,金鳞也只能沦为池中之物。

九野的何念生能一路走到妖主,便是乘上了大观仙人这道东风。

其实很多时候,贵人提携,胜过自己盲目努力。

何念生死后,夏鸣便顺利接管了青丹峰。

大河宗内,江、湖、海三姓可是对青丹峰虎视眈眈啊。

虽说何念生将夏鸣收为亲传弟子,但是夏鸣也不是四姓子弟。

更关键的是,他联姻的对象也不是四姓子弟。

率先出手的还是江家。

江崇太上的兄弟、江雄死在了何念生的手里。

而江雄那厮便是挟魂崖江良的爷爷。

新仇旧恨,一并了结。

为了防止他们伤害到寒冬儿,夏鸣决定截江。

于真正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已经有些不够看了。

夏鸣已经突破元婴了。

此世轮回,夏鸣凝出了五行元婴。

五行元婴,大道循环往复,极善攻伐。

截江之前,夏鸣也将真相告诉了宗主海国。

其实他就是海老宗主养的一株大药。

一株反哺他那两个儿子的大药。

海氏骗了他。

夏鸣一战功毕,断江成功。

江崇、江良身死,余下的江家人也被贬到山下,管理宗门事务。

由此开始,江氏逐渐淡出大河宗的权力中心,回来之后,夏鸣又与海国切磋了几招。

海家也被海国整顿得差不多了,得知真相,心境通达,海国也如愿突破了元婴。

二人切磋之后,夏鸣便成了大河宗的宗主,而海国则成了大河宗的副宗主。

夏鸣截江,海国填海,那湖家就和没事人一样。

湖长青那厮没野心。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守住自家的大湖峰。

再然后,于夏鸣的手中,大河宗开始不断强大。

当然,夏鸣也一直陪伴在寒冬儿的身边。

此次轮回基于的也不是现实,而是化道游鱼。

毕竟,夏鸣的轮回道果就扎根于化道游鱼之内。

所以,寒冬儿的天赋也不是通明之魂。

她不再是一株魂药了。

她只是一个无比寻常的女子。

即便夏鸣倾尽了资源也只将冬儿的修为推至了金丹境。

金丹可延寿三百,不惜一切代价,夏鸣竭力延长着冬儿的寿命。

寿命可以延长,但是容貌也会不断老去。

为了不让冬儿难过,夏鸣的容貌也在一点点变老。

冬儿其实一直想给夏鸣生个孩子。

但是,夏鸣的轮回道果还未彻底凝成。

况且说了,轮回道果扎根的土壤本就是幻境。

所以,冬儿一直没有孩子。

“夫君,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要不你再纳个妾,实在不行你休了我吧?”

“说什么呢?你陪着我就好了,没孩子不要紧的。”

“别想太多,有你陪着,我已经很满足了。”

扑倒在夏鸣的怀里,冬儿的泪水一点点浸透了夏鸣的衣裳。

渐渐地,冬儿也不提这件事了。

寒来暑往,岁月变迁。

时间一晃,五百年过去了,冬儿已然一头白发。

五百年相濡以沫,双方已然无须太多言语。

岁月无情,寒冬儿大限已至。

望着眼前老迈异常的夏鸣,冬儿的眼中满是笑意。

“夫君,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

“我总觉得我们认识了很久很久……”

“你看着我的眼神也藏着很多很多的故事。”

“这些年来,你将那些事情藏着心中一定很辛苦吧。”

“你可以说给冬儿听听吗?”

听到冬儿这话,夏鸣只觉得心中猛地一悸。

他原以为冬儿不会看出异常,可是他还是低估了冬儿的敏感。

将冬儿的手紧紧握住,犹豫再三,夏鸣最终讲起了那一段往事。

那一株通明魂药的故事。

一个关于牺牲的故事。

静静听完,冬儿依旧一脸笑意地看着夏鸣。

凝视着冬儿的眼睛,夏鸣只觉得心脏被一只大手死死握紧。

那股难以言诉的酸楚骤然袭来,直叫夏鸣喘不过气来。

觉察到夏鸣的异样,冬儿再次将夏鸣抱紧。

“夫君,冬儿已经很满足了。”

“哪怕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也知足了。”

伸出手来,冬儿一点点抚摸着夏鸣的面庞。

“夫君,让我再看看年轻的你吧。”

“其实我知道,夫君一直都在骗我呢。”

“夫君已经突破化神了,你一直很利害的。”

“让我再看看你吧……”

紧接着,于冬儿那期待的目光中,夏鸣的白发缓缓变黑。

而他那苍老的面庞也在一点点恢复年轻。

唯有那双眼睛,依旧深邃异常。

抚摸着夏鸣的面庞,冬儿的眼中满是温柔的光芒。

静静躺在夏鸣的怀中,冬儿小声呢喃着。

“夫君……冬儿真的很喜欢你呢。”

“一直很喜欢,从未改变过。”

“师尊……谢谢你。”

“谢谢你陪我那么久。”

“冬儿……会一直想你的……”

话音刚落,冬儿便悄然闭上了眼睛。

她的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冬儿走了。

冬儿走后,夏鸣于青丹峰上坐观一千载。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

多情自古伤离别啊。

小轩窗,正梳妆。

夏鸣现在算是明白这六个字的威力了。

冬儿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

可是,夏鸣却再也触及不到了。

千年坐观,夏鸣已然成就大乘之境。

坐观也是在观心,自古情劫最难度啊。

到了最后,夏鸣更是封闭了整个青丹峰。

因为这里寄托着他与冬儿的美好回忆。

凝练道痕,夏鸣将其深埋心中。

……

大河宗内,海国也来到了炼虚境。

不过超乎夏鸣预料的是,修为最高的竟然是那湖长青。

那厮一直躺平等死,大河宗不断壮大,给他的资源也就越来越多。

湖长青这货就不存在什么心魔壁垒,他比夏鸣还离谱。

交代完一些事宜之后,夏鸣便离开了大河宗境内。

夏鸣要去的地方乃是东苍茫外的青龙山。

轮回道果的妙用,夏鸣已经知道了。

接下来夏鸣要尝试着修复与凝聚轮回道果。

而修复与凝聚道果的关键,便是那青龙道法。

夏鸣要去青龙山上,验证一个猜想。

青龙道乃是叠加爆发之法。

千层炼气、百层筑基、百颗结丹、都是此道。

而夏鸣想做的事情则是更为可怕。

他要的乃是轮回成仙!

空荡荡的青龙山,并没有别的痕迹。

或许,是因为叶青颜乃是浩宰元央血脉。

所以,青龙山的道痕,涉及因果太多,无法重现。

盘膝坐在之前的位置上,夏鸣竭力感应着轮回道果的存在。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夏鸣终于感应到了轮回道果。

与此同时,外面的轮回道果也猛地一颤。

恍惚之间,夏鸣的两具身躯开始不断重叠,直至彻底融为一体。

两具身躯融合,轮回道痕不断汇聚于轮回道果之内。

夏鸣的猜想正在一点点实现。

青龙道真的奏效了。

轮回重修所产生的道痕,确实可以弥补轮回道果。

道果不断壮大,夏鸣的轮回也会更加稳固。

两者互补,可谓天衣无缝。

真灵再次回归,道果隐约可见。

夏鸣也开始尝试着掌控体内的轮回道果。

重复的轮回重修,还是无法凝练出足够的轮回道痕。

所以,夏鸣需要体验不同的轮回。

历经轮回,砥砺真我。

不堕不失,方可彻底凝成轮回道果。

于是乎,带着《大世超脱法》,夏鸣再次遁入轮回之中。

这一次,夏鸣重生成为了一个没落古姓的子弟。

他出生于中域,壮大于乾坤山。

夏鸣悟道乾坤山的同时,吞日与那个灰眸男人也来到了乾坤山下。

乾坤山下有一处小小的村落,村落之中,游荡着一个自由自在的小精灵。

她赤着脚,奔跑在田间地头,开心地追逐着一只七彩的蜻蜓。

看到那孩子的一瞬间,吞日真君直接愣在了原地。

“小主人!”

“君上!那是小主人吗?”

吞日真君刚想向前走去,男人却是直接伸手将它拦了下来。

眼中涟漪漾起,男人的心中更是涌起难以言诉的痛苦。

“别过去,你身上有我的气息。”

“你若是靠近她,她便会消失的。”

“我们走吧,让她……让她再壮大些。”

“沐川需要留下她的痕迹。”

即便心中再不舍,男人还是领着吞日走了。

他涉及的因果太大了,那一族对他的恨意也太深了。

数年之后,男人再次回到了村落,那个自由的精灵已经夭折了。

大手一挥,男人带走了所有和她有关的道痕。

小心将那一缕道痕纳入胸膛。

男人最终离开了。

这一世夏鸣登临绝顶。

他成为了轮回幻境中的第一位长存仙人。

仙人世号,建元。

建元仙人不仅开创了世号。

他还创造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境。

秘境名曰:真假界。

其实真假界所在的位置便是东苍茫的青龙山。

于真假界内,夏鸣散尽了这一世的所有轮回道痕。

道痕滋养之下,轮回道果都凝实了不少。

身躯重叠,道脉延展,真灵回归,夏鸣又发现了意外之喜。

在那轮回道果的旁边,竟然又出现了一枚浑圆的道果。

似掌心铜镜,又似空中圆月。

虚影闪耀之际,道果之上,一个个漩涡相继出现。

触及这枚道果的那一瞬间,夏鸣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枚道果乃是真假道果,而这枚道果的源头,便是赵流澈。

千年以来,夏鸣与赵流澈相互纠缠,彼此成就。

真真假假,互为倒影。

镜花水月,精彩纷呈。

凝视着真假道果,夏鸣心念浮动。

念头激荡,夏鸣心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幻中修真,真假倒影,谁又能说得清呢?

假未必不能成真!

心念通达于瞬间,夏鸣眼中陡然爆发出一股无比刺目的光芒。

“万法、茫涯……谁说仙君不是君!”

不敢耽误时间,夏鸣立马投入了下一段轮回。

夏鸣真灵遁入轮回后不久,吞日和那个男人再次出现。

凝视着夏鸣体内的那颗浑圆道果,吞日真君馋得直流口水。

“这个果子好啊!”

“上个果子有点鸡肋,轮回于道君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但是这第二个是真的好!可是,这两个果子配合在一起,似乎又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看不懂啊,看不懂!”

“唉,只可惜啊,这小子未来堪忧,茫涯道果近乎杀不死,而那万法道果更是杀伐利器,这小子估计打不过那两个,君上,要不你把它吃了吧,免得出事……”

吞日真君话音未落,男人便朝着夏鸣缓缓走去。

看着夏鸣体内的那枚真假道果,男人的灰目之中也闪过一抹光亮。

若得此果,救回沐川的把握又能增加几分!

真是好一枚道果!

就在男人一步踏出的那一瞬间。

他的眼中却猛地敛起一道寒芒。

寒芒乍现,周遭空间都为之一暗。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黑痕,陡然密布周遭。

这是男人的本能反应。

在那生死之间磨炼而出的。

于那刚才的一瞬间,男人竟然觉察到了一股淡淡的威胁感。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多少年没人能威胁到他了。

“是那个真假界吗?”

压下周遭道痕,定神再次看向夏鸣。

男人的瞳孔也不由得微微一凝。

“原来如此。”

“你竟然凝聚出了第三枚道果。”

“这枚道果……有点意思。”

“这样也好,你越强大,显露的因果道痕也就愈明显。”

“等我找回沐川,再处理你也不迟。”(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