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沐川,我家黑牛会说话

25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27章 沐川,我家黑牛会说话

纪元重器,穷奇造化,何其珍贵?

一尊纪元重器往往需要数个纪元的累积铺垫。

难以想象的牺牲,方可成就一方重器。

所以纪元重器也是道君底蕴的一种象征。

说一句不夸张的,一尊纪元重器足以改变当下局势。

无论是万法得到纪元重器,还是茫涯得到,双君同天的局面将会被彻底颠覆。

所以,当两位道君觉察到纪元重器的那一瞬间,双方人马直接剑拔弩张。

不少长存老祖也是内心忐忑,难道这就是最终决战时刻吗?

这要是打起了还能活吗?

不过旁边就是归墟之地,就连收尸也省了。

别说是众位长存战将了,就是两位道君此刻也有些不淡定了。

万法道君心中一直呢喃着度牒二字。

而茫涯则是暗念着道冠。

很显然,两位道君需要的东西截然不同。

毫无疑问的是,无论这尊重器是什么它都将改变未来格局。

这一片星空绝对不能再继续分裂下去了。

于两位道君那期待的目光中,浩宰元央一点点遁出了归墟化道地。

感受着元央之内那股恐怖的波动,两位道君同时出手。

两只大手,裹挟万千道痕,直袭元央而去。

也于此刻,异变突起。

只见浩宰元央猛地一颤,下一刻,一道森白光芒径直一扫。

光芒横贯,悄无声息,迅如雷霆,防不可防。

就这一下,两位道君的手臂直接被那道寒芒无情斩断。

道君断臂化作一道道流转的霞光,直接被浩宰元央吞得干干净净。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茫涯道君神色陡然变换。

“这是!这是浩宰元央的气息!”

“不好!中计了!浩宰元央没有化道!”

“他想诱我来此!他想夺去我的大道之冠!”

“元央那厮肯定是感应到我体内的道脉气息了!”

“我得走!他在算计我!”

“他要杀我!”

于那一瞬间,茫涯道君转身欲退。

其实,茫涯道君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

一个不能为外人知道的秘密。

他曾经效力于浩宰元央。

只不过,彼时的茫涯算不得什么,他连入元央法眼的资格都没有。

茫涯只是参与管理元央祖地的一个小小长存。

茫涯犹记得当年此方星域唤作元央界。

元央一族扎根于此已经很久了。

他们是有祖地的。

那是一片浩瀚的大地。

于那片大地之上,诸天星辰都是点缀罢了。

那片山河啊,璀璨至极,难以言述。

可是一场席卷整个元央界的大战却改变了这一切。

茫涯只看见一轮恐怖黑日径直砸入祖地。

紧接着,一切都毁了,

于那生死之际,为了活下去,茫涯毅然钻入了元央祖地。

茫涯不想死,为了活下去,茫涯不惜分裂道脉,努力向那祖地深处钻去。

最终,他活了下来。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茫涯不仅没死,他还吸收了很多大道痕迹。

再然后,他便凝聚出了一道与众不同的长存道脉。

道脉凝成的同时,茫涯还融合了元央一族的大道之冠。

只可惜啊,元央一族的道冠他戴不上去。

不光戴不上去,他还无法修复。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茫涯最终还是成就了道君之位。

而后的这些岁月里,茫涯一直执着于寻找浩宰元央的下落。

星河牧鲸的大夜摩天便是他座下最卖力的忠犬。

茫涯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更想继承浩宰元央的全部。

他想把大道之冠戴上去。

他想真正主宰这片星河,一如当年元央一般!

如今再次感知到元央的气息,茫涯只觉得这是一个陷井。

顾不得那断掉的手臂,茫涯道君转身就要遁去。

茫涯欲遁之际,万法道君却是立马开口。

【浩宰元央!】

【我乃青木界留守!】

【你我二族共遵渡河之约!】

【我帮你杀了茫涯,你让我离开元央界。】

听到万法这话,不远处的茫涯都愣住了。

什么条约?渡什么河?

该死的!

万法这厮怎么没说过!

此刻的茫涯方才意识到他身上的致命问题。

他原本的地位太低了,很多事情,他根本就接触不到。

等到他成了道君,因为那场大劫,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毁了。

很多事情,他根本就无从知晓。

茫涯这么多年以来,执着寻找元央也是这个原因。

至于万法那厮,茫涯也不清楚他的底细。

万法就好像凭空冒出来一样。

等茫涯发现他的时候,万法便已经是道君了。

如今听到这样一番话,茫涯方才意识到那个可怕的真相。

万法不是元央界的道君!这厮是青木界的!

该死的!狗东西骗我这么久!

茫涯怒目万法之际,那浩宰元央之内忽得遁出一道刺目白光。

那抹白光之中,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似重器!又似别的!

白光飞遁之际,巨大的反作用力也将元央九野推了回去。

不过此刻,两位道君已经不在乎那元央九野了。

他们能看出浩宰元央的状态很不对劲!

元央道君这是要道灭啊!

刚才的那一击便是他的回光返照!

这厮漏怯了!

他逃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没有半点犹豫,两位道君直接朝着元央追去。

茫涯想杀元央,将其取而代之。

而万法也有理由杀元央。

毕竟,他也不想陷入被动局面。

甚至,万法与茫涯还有合作的机会。

茫涯吞元央,再放万法走,两全其美。

两位道君走了,他们麾下的一众长存却是愣在原地。

这是不跟过去啊……

还是不跟过去啊……

道君争斗,他们跟上去也无济于事啊。

念头通达,双方势力索性守在了元央曲径之前。

其实他们守在此地也是有私心的。

两位道君看不上的东西,于他们而言可是天大的造化。

没有元央道君的加持,那曲径之内的造化,还不是唾手可得?

那可是元央道君的化道地啊,里面的每一寸土地都值得好好研究。

……

与此同时。

夏鸣还在轮回。

这是多少次轮回了?

时间太久,夏鸣已经记不清了。

他不光忘了轮回的次数,他也忘了自己的姓名。

唯有他的那张面庞,依旧能看出夏鸣的影子。

准确来说,他只是夏鸣万千轮回真灵道种中的一个。

若他成仙,坐道真界的时候,他自然便会想起一切。

若他此世不成仙,他也会成为假界壮大的一份子。

正是因为无数个道种的累积,假界才会愈发真实。

假中修真,如此这般,真假道果才能凝聚。

这一世的夏鸣叫作阿牛。

为啥叫阿牛呢?

因为父母早亡,他与一头黑牛相依为命。

靠着黑牛,他才能勉强从江员外手中混个长工的差事。

江员外也不叫他姓名,只是阿牛,阿牛的叫。

久而久之,别人也就这么叫了。

阿牛,阿牛的。

也不知道是叫人还是叫牛。

别看阿牛平时不说话。

其实他心里野心大着呢。

他想成仙。

成那高高在上的仙人。

成仙的世号,阿牛都想好了。

除了成仙的野望之外,阿牛心中还藏着一个秘密。

他喜欢隔壁老秦家的姑娘。

老秦家的姑娘,阿牛从小便喜欢。

只可惜啊,秦家姑娘的哥哥很不喜欢他。

甚至可以用讨厌来形容。

隔壁秦家兄妹二人,相依为命。

秦家姑娘的哥哥,阿牛可不敢得罪。

阿牛总觉得他好像在哪里见过秦家姑娘。

那难道便是传说中的缘分?

命中注定的缘分?

每每思考,阿牛便会觉得脑袋疼。

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往外涌动一般。

就在他将要想起什么的时候,秦家大哥便会及时出现。

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将他打一顿。

打一顿,能管个把月不头疼。

打着打着,阿牛祖传的《大世超脱法》都被打忘了。

阿牛也想过反抗。

他甚至撺掇自家老牛和他一起上。

颇通人性的老牛,犹豫再三,还是和阿牛一起上了。

二牛合力,最终还是死死被摁在了地上一顿爆锤。

想想也是,阿牛怎么打得过秦家大哥?

村里人哪个不知道?

秦家大哥可以生擒虎豹,力能扛鼎。

即便是那江员外,见到秦家大哥的时候也得客客气气的。

每每阿牛被打糊涂的时候,秦家姑娘便会及时出现。

“阿牛哥,你没事吧?”

“哥!你为什么每次都下手那么重?”

“你……你……你是?你是我家娘子吗?”

女子脸红,她背后的灰眸男人已经开始撸袖子了。

“阿牛哥,我是沐川啊,这是我哥哥秦苍。”

秦苍!擎苍!

听到这两个字,阿牛顿觉脑袋一疼。

于他那脑袋的深处,似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

秦苍目光一寒,正欲再给面前那无耻之徒一拳。

所幸,秦沐川及时将她那暴躁的哥哥拉走了。

是夜,牛棚之内,阿牛无言。

阿牛的身旁,双眼乌黑的大黑牛正眯着眼睛吃草。

为啥大黑牛要眯着眼睛吃草呢?

因为肿得已经睁不开了。

阿牛恍惚之际,忽闻耳畔一阵低语。

“以后打他别找我,咱们两个一起上也是送,你要打你自己上。”

“嗯?谁在说话!牛哥!是你在说话不!原来你会说话啊!”

“不!不是我,我不是你哥,你是我哥。”

阿牛很激动,因为他的牛会说话。

可是无论阿牛如何逗他的牛,那黑厮再也没有吐露一个字。

第二天,阿牛兴奋地告诉隔壁的沐川。

“沐川,沐川,我家黑牛会说话。”

“你要过来看看吗?”

“真的吗?”

眨巴着澄澈的眼睛,沐川并没有半点的怀疑。

非但不怀疑,沐川还想过来看看。

沐川尚未动身,一个高大的黑影便挡在了阿牛的面前。

一把将阿牛推出院中,秦家大哥目光猛地看向牛棚中的大黑牛。

“你会说话?”

声音传入耳朵,大黑牛身躯猛地一颤。

脑袋摇出残影,大黑牛愣是什么也不承认。

见此一幕,阿牛也急了。

“你都听懂了,你装啥呢!”

听到这话,大黑牛立马不摇头了。

低头吃草,这厮两只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余光撇向夏鸣,大黑牛眼中忽得闪过一抹无比复杂的神色。

这件事没过多久,阿牛的大黑牛便出了问题。

大黑牛不吃不喝,日渐消瘦,就连眼神都发散了那么几分。

劳累多年的它,大抵是要死了吧。

唯有看见阿牛的时候,它能抬起头来无力地叫上两声。

“昂……卬……岇……”

大黑牛的叫声很是拖沓,更不像是牛叫。

阿牛听在耳中,更像是元央二字。

元央?

元央是什么?

想起元央,阿牛的脑袋又是一阵剧痛。

阿牛脑袋剧痛的同时,秦苍的身影再次出现。

秦苍随手一拍,阿牛顿觉脑袋立马不疼了。

秦苍大手,妙不可言。

最终,秦苍联系了一个屠夫。

阿牛的大黑牛换了三两又七钱银子。

午夜梦回,阿牛时常记得那老牛的回眸。

阿牛望它觉得有些可怜,劳累一生,只是换了几两银钱。

仔细想想,阿牛又觉得那老牛看他的目光也很是怜悯。

老牛的体弱多病,阿牛如今看来倒像是一面明镜。

明镜之中,倒影着他与老牛那同样的命。

那样的命……阿牛不想认啊。

阿牛还是想当仙人。

阿牛想活出自己的命来。

立于门前,阿牛背后的天空变得愈发阴沉。

道痕流转,似有一道道身影于他的背后开始重叠。

那些身影越来越恐怖,越来越高大。

直至遮天蔽日。

就在那些身影愈发清晰的时候,沐川声音再次响起。

“阿牛哥,来吃个便饭吧。”

“唉!来了!”

沐川一句话,阿牛背后的那一尊尊幻影骤然消散。

秦家大院中死死握紧拳头的秦苍,也缓缓松开了大手。

不到万不得已,秦苍不想出手。

他很珍惜现在的时光。

沐川得在这世界上留下足够的道痕。

更为关键的是,沐川得和他扯上关系。

但是,沐川存在的前提又是与夏鸣的因果。

眼下,夏鸣与浩宰元央已经完成了道痕交接。

此间局面若是能维持住,他带回沐川的把握又能多上一分。

小桌对坐,几多无言,若不是看在沐川的面子上,两人都能打起来。

当迎上沐川那双澄澈的眼睛,二人都会露出无比和善的目光。

当沐川眼神偏移,这二人又立马冰冷对视。

那目光,恨不得将对面嚼烂咽下去。

岁月静静流,日子缓缓过。

很快,沐川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感情这种事情,水到渠成,谁又能拦得住呢?

沐川喜欢对面的傻小子,村里人都知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沐川病了。

她病得很严重。

门前樱花飘落的时候。

沐川的生命也走向了终结。

那一族的诅咒,可不是开玩笑的。

若不是夏鸣,怕是秦苍都不可能和沐川相处那么久。

于阿牛的面前,沐川的身体一点点消散。

最终,她化作一缕璀璨的道痕,凝聚于秦苍的手中。

看到这一幕,阿牛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了。

“你对沐川做了什么!”

“你将沐川还给我!沐川是我的!”

抬手一掌,秦苍直接将阿牛拍飞了。

“将沐川还给你?”

“沐川是你的?”

“你再给我说一遍!”

一步又一步,秦苍的目光愈发冰冷。

“你算是什么东西?”

“我看你是在找死!”

杀机浮动,秦苍缓缓抬起了大手。

他已经想彻底湮灭夏鸣的此世轮回了。

就在秦苍大手拍下的那一瞬间,阿牛的拳头也兀自迎了上去。

没有撼动大手分毫,秦苍大手继续一点点往下压去。

秦苍目光冰冷,他要看着夏鸣寸寸崩灭。(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