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一头撞破水中天,双掌推开轮回世。

25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28章 一头撞破水中天,双掌推开轮回世。

向上可抬手擎苍,向下亦可威压苍生。

秦苍大手压下,阿牛的身躯都在寸寸崩解。

肉身苦痛无边,阿牛的眼神却是愈发锐利坚韧。

四目相对,秦苍神色愈发冰冷。

他不喜欢面前的这双眼睛。

很不喜欢。

咬碎牙齿,阿牛倔犟如牛。

“沐川是我的!”

“我们约定好了的!”

“沐川说她要嫁给我!”

轰——

秦苍大手猛地用力,阿牛直接成了一个碎裂的瓷娃娃。

“你们约定好了?”

“我答应了吗?沐川和你有何关系!”

鲜血染红双目,阿牛依旧死死瞪着对面的秦苍。

“你把沐川还给我!”

“还给我啊!”

见此一幕,秦苍也就懒得再多说废话了。

掌心道痕交织,秦苍眼中闪过一道凛冽杀机。

秦苍大手拍下,阿牛也挥拳迎上。

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那副血肉模糊的惨烈景象。

秦苍的大手被一只拳头挡了下来。

眸光淡然,秦苍无比平静地看着阿牛背后的那一道道重叠人影。

他们从过去走来,他们从虚空之中踏出。

一道又一道的人影不断重叠。

一双双眼睛兀自凝视着眼前的秦苍。

道痕交织,最终他们全部融入了阿牛的体内。

黑白流转,道痕累积。

阿牛的那双眼睛也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森白圆环浮动,漆黑漩涡勾起。

阿牛的目光不断变得内敛深邃,于此关键时刻,夏鸣真灵回归了。

秦苍的大手竟然被夏鸣的拳头一点点顶了回去。

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夏鸣,秦苍面色不改:“我倒是小瞧了你,一缕道痕的异常波动,你都能察觉到,你很不错。”

“将沐川的因果道痕还给我。”夏鸣目光冰冷,他的语气可没半点商量的意思。

“你有本事自己来拿。”秦苍话音刚落,夏鸣便直接轰拳杀出。

仙躯重叠,道痕累积,青龙云起。

只此一拳,涟漪漾起,周遭幻境悉数崩灭。

夏鸣的全力一击,秦苍身躯却是巍然不动。

凝视着面前的秦苍,夏鸣眼中也闪过一抹凝重之色。

“你便是元央之内的真正天命是吗?”

“何念生所奉天命,也是你的旨意是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会知道的。”

“元央天命?”

“不,我不止是元央一族的宿命。”

“而我也是你夏鸣的宿命。”

四目相对,二人同时出手。

诸仙道法加持,夏鸣的攻伐好似迭起大浪。

一浪更比一浪高,一浪更比一浪迅疾。

可是即便是如此攻伐,依旧无法撼动面前这尊巍然如山的身影。

“你连你的第三枚道果都没弄清楚,你就敢对我出手?”

“给你的勇气?就你这样也配得上沐川!?”

“你又为她做了什么!”

目光一寒,秦苍的身后直接浮现出一轮湮灭万物的黑日。

秦苍五指张开,一掌按下,夏鸣周身道痕尽归暗淡。

“化道去吧。”

“你便是下一个浩宰元央。”

“这便是你的宿命。”

“你救不了沐川,只有我能救她。”

秦苍一掌拍下,夏鸣直接坠入无边黑暗。

真假界崩灭,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

死一般的沉寂,无边无涯。

一眼望不到尽头。

道痕在不断暗淡,夏鸣的意识也在不断迷失。

秦苍的大手不仅放逐了夏鸣的真灵,他还将那条七彩的化道鱼拍入了九野之内。

浩宰元央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夏鸣便是秦苍的下一个备选。

将簇拥夏鸣真灵的化道鱼融入九野之后,秦苍随手又重塑了元央曲径。

望着三位道君那远去的方向,秦苍眼底悄然掠过一抹寒芒。

“是时候荡清这一切了,元央界的残血也该肃清了。”

“浩宰元央……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你最好给我钓上几条大鱼上来。”

“要不然……”

呢喃之际,秦苍方又召来吞日真君。

“守着那小子,我去去就回。”

“若有什么事情,直接催动道盘莫要犹豫。”

用力朝着秦苍点了点头,吞日立马应承了下来。

“君上放心,吞日一定帮您好好守着造化道盘,一定不会出事的。”

深深看了一眼吞日真君,秦苍径直消失在了星河尽头。

秦苍走后,吞日遁入九野之内,寻个安静所在,直接趴起了窝。

……

黑暗无边,夏鸣能感觉到他的意志正在逐渐暗淡。

夏鸣知道再这样下去,他将成为滋润某物壮大的道土。

他的道躯、他的道果、他的一切都将彻底湮灭。

既然如此,那便将其祭了吧。

不破何立!?

不破釜沉舟怎么取得一线生机!

念头笃定,夏鸣直接催动体内道果。

“轮回道果给我祭!”

瞬息之间,轮回崩灭,恐怖的轮回道痕肆意弥散周遭。

恍惚间,大世幻生幻灭,就连那死一般的无边黑暗也被瞬间点亮。

没等轮回道痕继续扩散,趁着神魂清明,夏鸣直接借着道痕施展仙法。

“仙法!道空轮回!”

轮回道果之后,夏鸣又继续崩灭了体内的真假道果。

“仙法!镜花水月!仙法!水月洞观!”

“我观镜花水月,倒影真我如常!”

数道仙法接连催动,夏鸣面前悄然浮现出一轮银月般的涟漪水面。

没有半点犹豫,夏鸣直接一头撞破水面。

一头撞破水中天。

双掌推开轮回世。

……

呼——

呼——呼——

风中传来粘稠的血腥味。

睁开眼帘,手撑大地,触目所及尸山血海。

夏鸣还没来得及反应,远方忽得传来一声兴奋怒吼。

“吼吼吼!这里竟然还有一个活人!”

“看样子还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呢!”

“你的人头我收了!来吧!来吧!助我修行!”

“能死在我的刀下也算你前世积德了!”

“吼吼吼吼!”

大笑响起的同时,夏鸣也看清了对面那厮的模样。

身骑战马,手持斩马刀,身上更是裹挟着赤红色的铠甲。

感受着赤红铠甲上传来的气血波动,夏鸣差点把眼前这男人看成魔。

于那男人的身后,夏鸣又看见了数十骑红眼持刀甲士。

无一例外,他们的身上都裹挟着非同一般的煞气。

那般的杀气可不是杀一两个人能杀出来的。

很显然,这伙人不是啥好人。

夏鸣眺望远方的时候,那个血甲男人已经奔袭到了他的面前。

就在男人打算好好品味夏鸣眼中惊恐神色之时,他却看到了夏鸣那双无比平静的眼眸。

那双眼睛中没有半点的惊恐之色,有的只有平静,以及一丝淡淡的不屑之意。

“好好好!”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看我的人。”

“这样也好,好好看看谁杀了你!”

“杀了你,我的煞气又能提升一分!”

男人挥刀之际,夏鸣眼中也悄然旋起漩涡。

“转刀!枭首!自裁!”

夏鸣话语刚落,那红甲男人手中的斩马刀便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斩向了他自己的首级。

为了达到彻底枭首的效果,男人更是不惜将自己的双手扭成麻花。

刀芒闪烁,人头落地。

凝视着掉落在面前的这个死不瞑目的人头,夏鸣眉头微微簇起。

“这是谁研究的修行之道?”

“气血养煞气,煞气壮气血,这般杀下去和那嗜血的禽兽有什么区别?”

夏鸣打量之际,远处的那一众着甲骑兵也坐不住了。

好端端的一个武修竟然就这样死了?

死在自己的斩马刀下!

这要是说出去,谁相信啊!

“定是妖修作祟!迷惑心智!给我杀了他!”

为首者一声令下,其后诸位骑兵立马催动气血持刀追随。

远方大地震颤,夏鸣也不慌不忙地抓起了一把地上的碎石。

将碎石掷入断头武修体内,夏鸣催动了仙法。

——【仙法!撒豆成兵!】

仙人语出,道痕游走。

只见那武修肉身颤抖不止。

下一刻,数个血甲小人直接破体而出。

手舞足蹈,捶胸顿足,嘎嘎乱叫。

看了夏鸣一眼,那些小人旋即便朝着远方扑杀而去。

红甲小人袭来,践踏铁蹄陡然大乱。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鬼修!这一定是鬼修的小儿僵!”

“啊!兄长!救我!”

“兄长!它咬我屁股啊!”

“别叫了!它都咬我嘎嘎上了!”

“兄长!我来帮你把它给砍了!”

“你他喵的砍歪了!”

……

片刻之后,风平浪静。

石头归石头,血肉归血肉,那叫一个安静。

眼前危机解除,夏鸣也得以好好打量自身状况。

夏鸣之前开出了三朵大道之花,也就意味着他能结出三个大道之果。

为了不被秦苍化道,夏鸣祭掉了真假道果与轮回道果。

以两个道果为代价施展仙法,夏鸣成功脱离险境。

化虚为实,倒影水月。

夏鸣这才得以重现人间。

内观而去,夏鸣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他那祭掉的那两枚道果,似乎并没有完全消失。

残留道痕晕散在道躯之内,相互纠缠,彼此融合。

它们似乎被某种力量强行拘束在了道躯之内。

“这难道是那第三枚道果的牵制?”

“真假、轮回道痕还在,道果便还有凝聚的希望。”

“仙法道空轮回可以遮掩我的生机,如今秦苍远去,我得抓紧强大起来。”

“元央……应该能牵制秦苍一会儿,我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除了应对秦苍,我还得保护好桀与启……”

“我得彻底坐稳仙君之位!”

抬手一抓,夏鸣直接将那血甲男人的残魂抽了出来。

抽魂夺忆,纵观万年,片刻之后,夏鸣眼中也闪过一抹凝重之色。

“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九野都沉沦了数座?”

“陆沉之战?这也是万法与茫涯的手笔吗?”

“九野之内竟然也有长存了?元央看来是真的不行了。”

“鬼、武夫、内丹、采气、他们修的是天外法吗?”

“还是说……他们乃是大道之药?”

“他们的长存道脉或许可以弥补我体内的道痕。”

“既然武夫第一个找来了,那便从武夫开始吧。”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当年的天下九野,如今就只剩下东南西北四洲之地了。

其余天野要么碎入幽冥之海,要么便彻底沉沦了。

夏鸣要去的所在便是那东洲最东边的极海城。

东极海域盛产龙血鲸。

此物对于武夫修行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从那红甲武夫的记忆之中,夏鸣得到了一道极有价值的情报。

极海城的城主,林无极、和那长存境的武夫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更有传言,那武夫给了林无极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借助于这个东西,林无极稳稳坐镇东极海域。

一路向东,直至无路。

这一路上,夏鸣没有看到半点熟悉的痕迹。

他看到的只有烧焦的房屋,血染的龟裂大地。

赤地千里,了无人烟。

只有那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武夫,肆意寻找着残留的生命。

武夫杀尽了能杀的一切,他们甚至自相残杀。

只为以血养煞,以煞壮血。

大道尽头,血色高墙,似能遮天。

城头之上的那三个大字更是血沁到幽暗。

——极海城。

极海城外,夏鸣看到了更加丧心病狂的一幕。

一个赤着上身的武夫,正在持刀削着肉食,

于武修而言,

这是他们标榜自身强大的手段。

吃什么补什么。

看到步步走来的夏鸣,那赤膊武夫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肉食。

咧开大嘴,赤膊武夫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知道你。”

“你杀了我的六队游勇。”

“那可是整整一百二十条人命啊!”

“不杀了你,我怎么和我的兄弟们交代啊。”

煞气激荡之际,赤膊武夫眼睛都红了。

拎起一旁的染血大砍刀,赤膊武夫一步步走向了夏鸣。

这厮身形极为壮硕,步步压来,气息压人。

动手之前,那赤膊武夫还多问了一句。

“你所修为何?”

“为何我看不出你的根脚?”

“妖?还是鬼?采气的?还是偷丹的?你总不可能是武夫吧?”

缓缓立定,夏鸣嘴角勾起了一抹森寒的冷笑。

“我所修为何?”

“我修的乃是成仙之道。”

听到仙这个字,赤膊武夫笑了。

“成仙?那我是不是该叫您一句仙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兄弟们!你们听说过仙吗?”

“成仙?仙是什么?仙又算什么!此世还有人修仙?”

“谁听过仙!谁又见过仙!?仙已经死了!”

“仙人啊,仙人!您的时代已经没落了。”

“老子倒是想尝尝仙人什么滋味呢!”

“死吧!”

没有半点预兆,赤膊武夫悍然出手。

雷霆轰鸣于刹那。

风声陡起,银芒闪耀。

寒涩刀芒已经来到了夏鸣的肩头。

眼中红光闪耀,赤膊武夫渴望着一道血色喷泉。

这一刀,已经斩出了风雷之声。

挡都不挡,他必死无疑!

下一刻,武夫的刀止步于夏鸣的左手双指之前。

细长的双指直接挡住了武夫的巨刃。

从始至终,夏鸣的发丝都没有晃动一分。

看着面前的武夫,夏鸣嘴角弧度愈发森寒。

“没见过仙人?”

“今日你便见到了。”

撸起袖子,夏鸣朝着那武夫招了招右手。

凝视着夏鸣那修长白皙的手指,赤膊武夫顿觉心头一暗。

一股生死危机直接将其牢牢笼罩。

他很想逃,可是他却做不到。

夏鸣右手握紧,赤膊武夫直接炸成一团血雾。

漫天血沫,兀自朝着极海城吹去。

沐浴于血雾之中,一众武夫静默无言。

极海城前,一片死寂。(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