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昔日故人皆作古

24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29章 昔日故人皆作古

极海城前,片刻的死寂之后。

那些沐浴在血雾之中的武夫竟然又握紧了手中之刀。

血雾遮天穹,武夫命中壮,煞气冲云霄,面仙敢拔刀!

看着那一个个扑杀而来的武夫,夏鸣眼中也闪过一道凛冽杀机。

握紧的右手再次张开,那些被武夫吸入体内的纤细血雾直接急速膨胀。

嘣——

嘣——嘣——

极海城前,血雨飘飖。

夏鸣一步步走向极海城内,所有拦路的武夫尽皆崩灭。

杀至城池的中央,夏鸣看到了一个方正的血池。

于那血池之中,一个黑发男人缓缓站起。

看着血池之前的夏鸣,男人的声音很是柔和。

若是只听声音,怕是别人还以为这是一个儒雅读书人呢。

而此人就是那极海城的城主,林无极。

“半步长存?罕见,怪不得能镇住这极海城。”

只此一眼,夏鸣便看出了这林无极的深浅。

夏鸣看清了林无极的实力,但是林无极却没有看穿夏鸣的。

眸光闪烁,林无极脸上陡然升起一抹笑意。

“尊驾杀得好啊!”

“不瞒尊驾,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我林无极一向慈悲为怀。”

听到慈悲二字,夏鸣目光旋即又看向了林无极身后的血池。

“尊驾,此乃龙鲸之血。”

龙鲸与人血的区别,夏鸣又岂会看不出呢?

夏鸣还未言语,那林无极声音又起。

“尊驾此来是要见我呢……”

“还是要见我的父亲呢……”

“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尊驾若是见我,那您已经见到了。”

“尊驾若是想见我的父亲,那就有些麻烦了……”

看着面前的林无极,夏鸣嘴角忽得勾起一抹笑意。

“真的麻烦吗?那我还是不见了吧。”

听到夏鸣这话,林无极立马走出了血池。

眼中掠过一抹猩红血色,林无极旋即说道:

“见!必须得见!”

“尊驾远道而来,岂能让尊驾败兴而归?”

“麻烦虽麻烦,但是为了尊驾,这一点麻烦又算得了什么呢?”

最终,于林无极的盛情邀约之下,夏鸣踏上了寻找长存武夫的道路。

乘着一条漆黑的龙血鲸,夏鸣与林无极漫无目的地游荡在东苍茫之上。

“尊驾放心,这条龙血鲸乃是吾父所养,只有它能闯过迷瘴找寻到吾父的所在。”

微微颔首,夏鸣旋即又多问了一句。

“这东苍茫中是不是有座山?”

夏鸣此话一出,林无极的脸色都陡然一僵。

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林无极笑着摆了摆手。

“尊驾说笑了,东苍茫中怎么会有山呢?”

嘴上这么说,林无极的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找山?

他竟然也是来找山的?

林无极思虑之际,二人身下的龙血鲸也传来了一声长鸣。

缓缓起身,夏鸣看到了前方一座遮掩在迷雾之中的小岛。

“尊驾,还请登岛吧。”

立在鲸头,夏鸣回首又看向了林无极。

“林城主不一起吗?”

“不了,不了,我在这守着龙血鲸,要不然它可就跑了。”

夏鸣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林无极,旋即便一步踏入了小岛之内。

夏鸣踏足岛内的那一瞬间,那林无极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老头子!我给你送血食来了!”

“事成之后!你可别忘了我的好处!”

林无极话音未落,小道之内,迷雾升起。

于那迷雾的深处,一个状若魔神的男人直接扑杀而出。

张开双臂,目光似剑,长存武夫直扑夏鸣而去。

外面的林无极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响声。

似人头落地,又似地脉起伏。

一切都结束了。

下一刻,那黑袍年轻人再次出现在了龙血鲸的头顶。

望着夏鸣手中的人头,林无极立马转身遁逃。

他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

他那长存老爹老是和他吹嘘天下无敌。

即便是面对其他几尊长存大修也丝毫不虚。

林无极刚刚遁身,他的体内便传来了一阵恐怖的震颤。

“不!不!这不可能!”

“这是父亲给我的造化!你怎么能控制!”

“你到底是谁!”

林无极并没有得到答复。

话音未落,他的身躯直接炸成一团血雾。

在那血雾之中,夏鸣得到了一小块碎裂的石头。

而这块石头便是当初砸穿天下九野的造化之山的碎片。

于夏鸣的掌心,造化碎石不断分解,最终化作缕缕道痕继而又汇入夏鸣体内。

“造化之石……这道痕为什么会给我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且……似乎这道痕还能稳固我的第三枚道果。”

从长存武夫那里,夏鸣也佐证了他的猜测。

九野之内的这几尊长存就是天外豢养的长存大药。

为了他们的长存,他们不惜榨干天下九野的所有造化。

一鲸落,万物生。

一鲸不落,万物不生。

驱使着脚下的龙血鲸,夏鸣朝着记忆中的青龙山驶去。

从长存武夫的记忆之中,夏鸣得知了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

似乎……青龙山早就没了。

它被人带走了。

穿过一道道遮天白瘴,夏鸣最终来到了记忆中青龙山的所在。

白瘴之内,空无一物,祭起混沌轮回眼,夏鸣看到了白瘴之内残留的一缕缕道痕。

“原来青龙山乃是一尊重器,早就该想到的,青龙山大抵便是那浩宰元央的反抗吧。”

“叶青颜能到这里,应该也是浩宰元央的安排,大黑牛啊,大黑牛。”

“是你带走了青龙山……还是秦苍带走了青龙山……”

缓缓握紧拳头,夏鸣眼中杀机涌起。

青龙山乃是桀与启让叶青颜长存的所在。

青龙山没了,也就意味着叶青颜可能也没了。

——【仙法,缩地成寸。】

仙法施展,夏鸣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于那代代轮回之中,夏鸣可是半点也没闲着。

他不光完善了仙路,他还将记忆中的那些神通给修了出来。

所谓仙人,岂能没有仙法呢?

与此同时,九野之外的吞日也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

摊开掌心,吞日于那朦胧圆盘上看到了一抹疾驰而过的白点。

“嗯?这是什么鬼东西!速度怎么这么快!”

“难道是我眼花了?”

再一眨眼,一切恢复如常。

看到这一幕,吞日方才长舒一口气。

“眯一会儿,再眯一会儿,那小子化道还需一会儿呢。”

“造化道盘里面的大药也跑不出来,等将他们炼化,造化道盘又能重新推演了。”

“一切……尽在君上的计划之中,能出啥事?当年的浩宰元央都没逃出来。”

“他夏鸣又能如何?”

……

杀了长存武夫之后。

夏鸣继续寻找破碎的造化之石。

因为造化之石可以帮着他稳固第三枚道果。

而造化之石,大多都掌握在那些长存大药的手中。

借助于造化之石,长存大药大多选择隐遁于苍茫之中。

借助于各自的门下势力,他们依旧可以支配四洲的大势流转。

长存武修之后,夏鸣又找到了隐遁于洞天之内的龙火道人。

龙火道人主修内丹之术。

当年灵气浓郁之时,天地之间善有大药繁衍。

采药炼丹也算得上是堂皇大道。

可是随着灵气不断暗淡,采丹炼药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唯有诸大秘境洞天之内,尚有大药残留。

随着时间无情流逝,就连仙王留下的秘境洞天也没了。

因为秘境洞天都被那些采气士给吞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龙火道人得到了一块造化残石。

龙火道人内心执念太强,所以他通过造化残石悟出的造化也很是极端。

“人乃天地之灵,人未尝不是一株大药?”

于是乎,龙火道人便走上了炼人为药的不归之路。

看着步入火龙洞天之内的夏鸣,龙火道人眼中也闪过一抹惊异之色。

“我知道您……我于那些书中看到过您。”

“您是世间第一位真正的仙人,您也是一个注定被遗忘的仙人。”

“您的很多话,我都曾仔细研读过……”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您走出了仙路,而我走出了内丹之路。”

龙火道人慈眉善目,白发飘飘。

若是别人不说,谁又能知道他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屠夫呢?

望着对面的龙火道人,夏鸣开口了。

“你走错了路。”

“敢问仙人,这世间有对错吗?”

垂垂老矣的龙火道人,眼中满是沧桑。

“于我治下,我之言语皆是对的。”

“所谓对错,只是强者统治的手段罢了。”

“若您的仙是对的,那它又为什么沉沦了呢?”

“您的仙就一定是对的吗?”

凝视着龙火道人那双幽暗的眼眸,夏鸣面不改色。

“你说的对,世上并无对错。”

“但是仙路有我,我和你们不同。”

“我会一直走下去,直至走到这天地的尽头。”

“我要让这仙路铺到那星河彼岸。”

“诸路朝天,大道唯仙。”

口中呢喃着大道唯仙四个字,龙火道人缓缓站了起来。

“仙人啊,出手吧,您为您的路,我为我的路。”

“无关对错,大道不让啊。”

尘烟起,不见路。

龙火道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烟尘之中。

他的路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

龙火道人之后,夏鸣继而又一路向北。

于那极北龙庭之下,夏鸣找到了一条顶着龙角的大蛇。

而那冒充为龙的大蛇,便是长存妖主。

斩蛇取造化,夏鸣又从那大蛇的记忆中找寻到了一个极为特殊的所在。

那是桀利用何念生蜕变道痕,所构筑而出的虬龙洞天。

虬龙亦是囚龙。

大蛇知道囚龙之地的线索。

但是他却进不去。

因为那里有两代仙王的封印。

桀与启的封印自然挡不住夏鸣的脚步。

囚龙之地便是一方独立的小天地。

不过此刻的虬龙洞天有一半都是冰封的。

于那无尽的冰封之中,夏鸣看到了两只缠斗的兽影。

一者状若龙蛇,蜿蜒扭曲,而令一个则是夏鸣无比熟悉的饕餮法身。

这厮杀的二人乃是何念生与破六韩。

他们同归于尽了。

饕餮咬断了九幽寒虬的命脉,而九幽寒虬也爆发了体内的所有寒气。

寒气弥漫,冰封了周遭的一切。

于那囚龙之地的角落处,夏鸣看到了依旧倔强繁衍的生命痕迹。

他们都是凡人,因为囚龙之地已经没有了灵气。

而管理这批凡人的,乃是一只耗子精。

他也不是别人。

他正是一只耳的后代。

当看见夏鸣的那一瞬间,灰玄机立马跪了下来。

“后世之孙灰玄机,拜见二祖爷!”

看着面前的灰玄机,夏鸣好似看见了当年的灰三十七。

“你认识我?”

“不瞒二祖爷,祠堂有您的画像,俺时常去拜。”

“大祖爷那边俺也时常去拜祭,若不是大祖爷,当年俺们也不能活下来。”

一边将夏鸣引入祠堂,灰玄机也和夏鸣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陆沉之战后,幽冥之气疯狂上涌。

九野地脉都出现了波动。

再然后,囚禁在锁龙井中的何念生便挣断了仙王束缚。

而镇守于此的灰三十七与破六韩立马出手镇压。

灰三十七修为不够,自然无法抗衡何念生。

那一战,破六韩彻底化身饕餮。

这才终结掉了何念生。

而后,灰三十七便封存了整个囚龙界。

他要帮着桀与启好好守护这片净土。

说话间,灰玄机已经带着夏鸣来到了祠堂之前。

于那祠堂之中,夏鸣看到了灰玄机的历代先祖画像。

当看见灰三十七的那一瞬间。

夏鸣也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画像之上的灰三十七并不是夏鸣熟悉的那个一只耳。

他老了很多很多,他的眼中更是写满了故事。

目光深邃的灰三十七就这样静静看着。

他在默默地等待着。

等待着一个注定归来的人。

灰三十七知道,那人一定会回来的。

在那一只耳画像的旁边,挂着的也不是他的家人。

而是破六韩与他夏鸣的画像。

于一只耳的心中,他早就将夏鸣与破六韩当成了他的家人。

要不然,灰玄机也不会管夏鸣叫二祖爷。

感受着一旁夏鸣体内波动的可怕气息,灰玄机都差点没站稳。

两股战栗之际,灰玄机还是强撑着身体朝着夏鸣恭敬一拜。

“二祖爷,这祠堂里面还有一个小密室。”

“老祖交代,唯有您能进去。”

轻轻拍了拍灰玄机的肩膀,夏鸣一步便踏入了那个大阵堆叠的密室空间。

于那方密室之中,夏鸣看到了一幅幅巨大的画像,除了画像之外,还有那密密麻麻的留影玉碟。

夏鸣看到了桀与启,他也看到了一只耳与破六韩,音容笑貌,栩栩如生。

于那密室深处,夏鸣更看到了叶青颜与寒冬儿的画像。

一双双眼睛都温柔地注视着此刻的夏鸣。

他们一直在等着夏鸣回来。

道痕游走,那些留影玉碟也纷纷传出影像与声音。

【夏小子,我特意为寒冬儿画了一副画像,你就放心看吧,叶青颜不会知道的!】

【嘎嘎嘎!你小子可是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哦!】

画面之中,一只耳双手叉腰很是得意。

【坏了!夏鸣!叶青颜知道寒冬儿画像了!】

【她要杀我!我得逃!】

……

【唉,夏鸣!你知道吗!叶青颜让我画了五十年!五十年啊!】

【五十年只为选出一副最好的画像!夏鸣,你知道我这五十年是怎么度过的嘛!】

【暗无天日,以泪洗面,生不如死啊!女人的嫉妒简直可怕!】

……

【夏鸣,你快看,启会走路了!】

【夏鸣,启竟然要拜那季蛟为师!季蛟啊!】

【那厮的脑袋什么时候好使过!?】

……

【夏鸣,快看啊,启成为九野唯一仙王了!】

【呜呜呜!马马的!看到启,我就想到你了,他和你真的好像!】

……

【夏鸣,桀这小子可是真的坏啊!】

【我就不明白了,这小子到底是和谁学的?】

……

【夏鸣!你果然没死!桀都和我说了。】

【嘎嘎嘎嘎!我这就好好养病,争取活到你回来!】

……

【夏鸣,你何时能归啊?】(本章完)

关闭